當一頭鯨魚殞落,其屍體將成為深海綠洲。成為許多生物賴以維生的食物與養分,變換成「深海食物的來源」之一,供養着海洋生態整套生命系統,生物學家將這個過程稱為──「鯨落(Whale Fall)」。

圖片來源:Isaac Kohane。CC BY 2.0

陸地上環境多變,高聳山脈、起伏丘陵、寬廣平原。「有光的世界」讓擔任生產者的綠色植物結合「光」、「二氧化碳」及「水」將「無機的碳」轉化成「有機的碳」,提供生物消費。而光線照射不到的深海世界,這些固碳作用無法進行,海底生物究竟靠什麼維生?

如同一棵倒樹倒下後,不久就很快會被蜂擁的微生物分解;而當鯨魚在海洋中死去,因鯨屍太龐大,食腐動物又無法順利撕裂之下,最終將沉入數千米的海底。但死亡的鯨魚屍體宛如海洋荒漠中的綠洲,成為許多生物賴以維生的食物與養分,變換成「深海食物的來源」之一,供養着海洋生態整套生命系統,生物學家將這個過程稱為──「鯨落(Whale Fall)」。

當一頭鯨魚死在淺海區,各種腐食者會迅速將有機物瓜分殆盡。圖片來源:Joyce cory。CC BY 2.0。

由鯨落形成的海洋生態整套生命系統,起初進入移動清道夫階段(mobile-scavenger stage),由移動的食腐動物,如:盲鰻、睡鯊、深海魚類等先會吃掉90%的軟組織、拆解屍體。

大型腐食者離去後,接著為機會主義者階段(enrichment opportunist stage),輪到多毛類和甲殼類小型生物等寄生在殘餘鯨落身上,此外,還有許多肉眼看不到的微生物也會蠶食殘渣。對這些分解者牠們而言就是一場美食盛宴,這頓饗宴依照鯨魚體型的大小,可以持續幾個月甚至幾年。(►►►探險直擊:海豚屍體孕育生態新樂園

最後鯨屍只剩骨架的鯨屍,即進入化能自養階段(sulphophilic stage)釋放硫化氫,並開始提供能量給化能自養生物(chemoautotroph),而這個階段可以持續好幾十年。化能自養類似植物行光合作用方式,生物可以通過化學反應自己生產食物,海洋中有些生物如:蛤蚌、蠕蟲都是這樣的通過化學反應可以自己生產食物稱化能自養。鯨骨中含有60%的脂肪;科學家發現深海有大量特殊厭氧細菌,這些細菌會吃掉鯨魚的骨頭,進入鯨骨分解脂類。

隨後,溶解在海水中的硫酸鹽,產生硫化氫(一種有臭雞蛋味道的化學物質),創造出類似深海熱泉口的富硫環境。過量的硫化氫雖對大部分陸地、海洋中的動植物造成毒害,並破壞臭氧層,但有些化能合成細菌可自海水中的氧氣氧化得到能量來源,成為一些海洋共生生物的能量供給生養與繁殖。

抹香鯨頭骨。鯨骨中含有60%的脂肪且分解緩慢,而深海有大量特殊厭氧細菌,這些細菌會吃掉鯨魚的骨頭,進入鯨骨將脂類分解。攝影:瑭芯

海洋生物學家艾莎·德沃斯(Asha de Vos)曾在一場演講提及,為什麼拯救鯨魚對保證海洋的自我調節很重要?有兩項重要的關鍵,鯨魚糞便和腐爛遺骸。鯨屍是從海面落下最大的腐質之一。1988年,夏威夷大學研究人員也發現,在北太平洋深海洋中,至少有43個種類的1萬多個生物體是依靠鯨落生存。鯨骨體型巨大,富含脂類且分解緩慢,一頭大型鯨落形成,開始供給養分給大洋裡上百種無脊椎動物,到完全被分享殆盡,可長達幾十年甚至上百年。

鯨魚也是遷徙距離最長的哺乳動物之一。美國海岸外的灰鯨每年遷徙1萬6千公里,在營養物豐富的捕食水域和營養物缺乏的繁殖水域間來回移動。而全世界鯨目物種只有達到30噸級別的大型鯨,才能真正形成繁盛的鯨落;因此在200多年的捕鯨期間,當我們忙著獵殺及從海洋中移走這些遺骸時,我們很可能改變這些應下沉至深海的鯨落產率和地理分布,而導致專門仰賴遺骸為生的物種滅絕。

艾莎·德沃斯表示鯨魚遺骸也能運輸約19萬噸的碳,深海即所謂的「碳匯」(指從空氣中清除二氧化碳的過程、活動、機制),能捕捉及儲存大氣中多餘的碳,藉此幫助減緩全球暖化。有時這些遺骸也會被沖上岸,為陸地上一些獵食物種提供食物。我們該省思的是大型鯨類數量越來越少,若沒有鯨魚屍體,對深海的生命意味著什麼?永續海洋生態,保育鯨豚,不僅為鯨魚,也是為自己。

深海通常是個低能量的環境,因此出現一條完整的鯨魚遺骸,就代表有大量食物湧入。艾莎·德沃斯演講影片:Why you should care about whale poo

撰文:瑭芯(路殺社志工暨公民記者)
本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