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在中國的老虎、猴子和熊,因為少了動物福利相關法律的保障,成了被迫害的對象。

2012年中國蘇州。一隻獼猴被鐵鍊拴在牆上,以訓練他的腿力來為馬戲團表演。在最近的一份調查中發現,相同的訓練法也被用在熊身上。PHOTOGRAPH BY JIANAN YU, REUTERS
2012年中國蘇州。一隻獼猴被鐵鍊拴在牆上,以訓練他的腿力來為馬戲團表演。在最近的一份調查中發現,相同的訓練法也被用在熊身上。PHOTOGRAPH BY JIANAN YU, REUTERS

 

在中國為數眾多的私人馬戲團中,遊客們可以看到猴子踩高蹺、大熊走平衡木、獅子、狗、老虎和其他動物表演各種非天生就會的伎倆。

但台下虐待和粗心對待動物的方式,卻是觀眾看不到的。2015年八月,PETA(善待動物組織)調查員公開拍攝的紀錄片顯示,這些中國蘇州馬戲團的動物們遭到訓練師毆打,並存活在極度髒亂擁擠的地方。

根據PETA報告中的細節,才出生一天的虎崽被強迫帶離母親身邊,猴子們出現了像是咬自己手臂的自殘行為,小熊們脖子被鐵鍊栓在牆上持續數小時無法坐下,以此來訓練他們只使用後肢來行走。PETA的報告中也指出,這些動物皆未得到足夠的食物、水和醫療照護。

來自PETA亞洲區的符魯諾(Ashley Fruno)說「不幸的是,這些不當的照顧和對待,在我們每個造訪的地方無一例外。」調查員拜訪了蘇州三百多個登記在案的馬戲團中的其中十間。

PETA調查中國的馬戲團(影片由PETA提供)。警告:此影片可能會引起不適。影片所拍攝到的幕後片段包括,冒著被絞死風險以雙腿站立的熊、被關在鐵籠中痛毆的猴子,以及遭鞭打的獅子。

中國並沒有動物福利法,因此PETA所記錄到的對待動物方式全都是合法的。有些城市在對待動物方面有少許規定,但通常只針對狗和貓或非強制性的法規。

北京當局最近修訂了《野生動物保護法》——這也是中國第一個動物保護法,該法主要著重於人類對野生動物資源使用的規範,並未提及任何動物福利法規。這條法律允許動物被宰殺作為藥物、營養品、食物、酒和其他商品。舉例來說,在作為娛樂、虎皮和虎骨買賣的情況下,養老虎是被允許的。

最近的修訂案中,在私人動物主題園區、海洋公園、水族館和馬戲團進行動物表演是被特別允許的。這對動物保護人士來說簡直是個莫名其妙的決定,因為2011年中國國家林業局才對境內三百個省立動物園,發布了動物表演禁令。

在2011年,中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頒布了類似指示後,許多動物園的動物表演節目喊卡,並將其合法性公諸大眾。但根據香港非營利組織亞洲動物基金會動物福利處處長尼爾(Dave Neale)的說法,該法律並沒有被嚴格執行。他說:「許多動物園直接忽視這條法規,我相信官方也對持續進行動物表演的園區視若無睹。」

林業局和城鄉建設部都未針對該評論做出回應。

 

改變中的社會

中國由於某些國民對待動物的方式,而飽受各界抨擊,但虐待動物並不能完全反映中國文化,來自國際人道協會(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的中國專家和休士頓大學城中分校(the University of Houston, Downtown)教授李彼得如此表示。他說「在中國發生的虐待動物行為,和文化以及傳統遠遠扯不上關聯。」並補充動物馬戲團總是充滿爭議,且經常成為遊行抗議的對象。

 

2012年蘇州,一群四個月大的小獅子被關在籠子裡。在蘇州有超過三百個馬戲團,其中許多都有動物表演部分。PHOTOGRAPH BY JIANAN YU, REUTERS
2012年蘇州,一群四個月大的小獅子被關在籠子裡。在蘇州有超過三百個馬戲團,其中許多都有動物表演部分。PHOTOGRAPH BY JIANAN YU, REUTERS

不同城市的青年行動人士率領著持續進行的動物福利活動。他們的行為已經成功禁止了從加拿大進口海豹製品、禁止美國在北京進行動物表演,並成功中止了江西省鵝肝醬工廠的建設等。

李彼得說,由於更多人住在都市,使得人們脫離了在農村屠殺動物為食的生活,許多人更有著養寵物的習慣,這解釋了為何關心動物福利的意識會抬頭。人們「對虐待動物的容忍度更低了,」他說。

非營利組織國際動物福利基金會(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亞洲分會會長加比爾(Grace Ge Gabriel)說,外國對中國對待動物的方式提出的苛刻批評,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這會被視為種族歧視或是帝國主義,」她說。指著其他文化大罵、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只會產生更多怨恨,而非鼓勵做出改變。「我想強調的是,對任何非政府組織和愛護動物的人們來說,假使你真的希望做出改變,你必須和中國內善待動物的人們一起合作,」加比爾說。

雖然在中國的馬戲團仍然沒有任何保護動物的法律,一般民眾仍然能夠給予幫助。符魯諾說:「欲叫停這一切,人們就得停止光顧馬戲團;不只是中國,全世界任何其他地方亦然。因為每張入場券都是在付錢讓這些動物持續受苦。」

 

撰文:Kristin Hugo

編譯:林品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