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表示,十歲蘇琪的離開,是對蘇門答臘犀「致命性的一擊」。

照片裡是極度瀕危的蘇門答臘犀「蘇琪」,於2013年在辛辛那提動物園拍攝的。攝影:JOEL SARTORE
照片裡是極度瀕危的蘇門答臘犀「蘇琪」,於2013年在辛辛那提動物園拍攝的。攝影:JOEL SARTORE

一隻世界上僅存無幾的蘇門答臘犀Sumatran rhinoceros在3月30日於辛辛那提動物園(Cincinnati Zoo)離世。動物園管理員表示,這對這支風雨飄搖的物種無疑是「致命性的一擊」。

就如大家所知,「蘇琪」是所有犀牛物種中最稀少的蘇門答臘犀。蘇門答臘犀在野外的數量已不到100隻,幾乎全生活在印尼的蘇門答臘島上(見地圖),很可能也是地球上最瀕危的大型哺乳動物。

伐木、棕櫚油農業,以及盜獵犀牛角作為中藥等因素,造成了蘇門答臘犀棲地流失,也引領牠們走向滅亡。

辛辛那提動物園是第一個在圈養環境中成功繁殖這種極危物種的機構。園方已與印尼相關單位合作了25年,致力於將這個物種從滅絕的邊緣帶回來。(閱讀《國家地理》雜誌英文版篇章〈犀牛之戰)。)

而得年十歲的蘇琪死後,全世界僅剩九隻圈養的蘇門答臘犀。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ldlife Fund),蘇門答臘犀在圈養環境中平均可活35至40年的壽命。(在《國家地理》雜誌10月號篇章〈打造現代方舟〉可閱讀蘇琪的故事。)

辛辛那提動物園治療蘇琪的血色素沉著症(hemochromatosis)已好幾個月了,這是一種會在體內沉積過多鐵的遺傳疾病。但牠的病情在週末時大幅惡化,蘇琪的母親「艾咪」也是在2009年死於同樣的疾病。

「蘇琪是牠整個族群的希望象徵,牠們正在大自然迅速消失中,而牠的離開也在我們心上留下難以彌補的缺憾,」動物園的瀕危野生動物保育與研究中心(Lindner Center for Conservation and Research of Endangered Wildlife)主任泰莉.羅斯Terri Roth)說。

「國際社會要面對極大的挑戰,」她表示。「如果我們不迅速並大膽地行動,失去這種美麗動物就會是我們這個時代的莫大悲劇。」

「滅亡就是這樣發生的」

國家地理攝影師喬.沙托瑞Joel Sartore),曾在蘇琪還是小犀牛時拍過牠,當他聽聞這則消息時直稱「心碎了」。

「滅亡就是這樣發生的,」他說。「蘇門答臘犀的數量衰減這麼多,每失去一隻都具有毀滅性。」

「在蘇門答臘犀這麼少的數量下,辛辛那提動物園為牠們的存續所做的努力已經很值得肯定,」拍攝上圖的沙托瑞表示。

沙托瑞在他的「影像方舟」(Photo Ark)任務裡選了蘇琪作為拍攝對象,這個攝影任務旨在為動物園裡的瀕危物種留下影像。(欣賞更多沙托瑞的作品,可至〈璀璨影像:全球十種稀少動物〉。)

他認為蘇琪的死亡就表示了「我們無法全方面地保護動物」。

蘇琪在沙托瑞的記憶裡是隻「迷人的動物」,既溫順又溫柔。

「只要拿出飼料,」他說。「牠就會靠過來。」

 

Twitter  Google 關注克莉絲汀.戴勒摩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