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瓜多政府為防止過度捕撈、保育海洋生態多樣性,在加拉巴哥群島一帶設立新的保護區。

雙髻鯊
在達爾文島(新建海洋保護區一部分)雙髻鯊隨處可見。/ PHOTOGRAPH BY ENRIC SALA

厄瓜多加拉巴哥群島一帶的獨特海洋生態(同時也是全球鯊魚種類最豐富之處),如今受惠於新成立的保護區。

厄瓜多總統拉斐爾.科雷亞(Rafael Correa)於3月21日宣布建立海洋保護區,範圍涵蓋21個散落在這火山群島的小型保育區,超過47,000平方公里大的地區相當於加拉巴哥群島周圍大約1/3水域。光是新建保護區就有40,000平方公里大,一路向北延伸至加拉巴哥群島中的達爾文島(Isla Darwin)及沃爾夫島(Isla Wolf)。

該群島獨特的生物多樣性,啟發了達爾文演化論,因此躋身世界遺產。主導《國家地理》原始海洋考察計畫的安立克.薩拉(Enric Sala),去年12月進行到該區時表示,97%陸地被列為國家公園保護,周遭水域受到完整保護的比例卻不到1%,造成合法與非法捕撈數字逐年增長。

加拉巴哥群島
LAUREN C. TIERNEY, NG STAFF SOURCE: MINISTRY OF THE ENVIRONMENT, ECUADOR

但如今薩拉說:「透過保護海洋珍貴地帶,厄瓜多凸顯作為保育先驅的野心。」

在新建保護區與保育地帶內,捕魚不再合法;儘管近來無工業有意出手,採礦或石油探勘同樣遭到禁止。

科雷亞在保護區初建時說:「加拉巴哥群島有獨一無二的生態與經濟價值,厄瓜多政府建立海洋保護區,就是希望盡量為後代子孫留下物種豐富的美好世界。」

豐富海洋生態

海獅與魚群
水中舞蹈:海獅在加拉巴哥群島的伊莎貝拉島沿岸水域中追著一群北美異石鱸(Salema fish)。/ PHOTOGRAPH BY ENRIC SALA
花斑裸胸鯙
岩石間藏匿的掠食者:花斑裸胸鯙(Fine spotted moray)在加拉巴哥群島的沃爾夫島一帶數量豐富。 / PHOTOGRAPH BY ENRIC SALA
笛鯛魚
生命的搖籃:費爾南迪納島附近的紅樹林是笛鯛(snapper)幼魚的棲地。/ PHOTOGRAPH BY ENRIC SALA
綠蠵龜
水中花園:綠蠵龜(Green Sea Turtle)在群島附近有豐富的海藻可食。/ PHOTOGRAPH BY ENRIC SALA
海馬
海馬:這些辨識度高的魚類常在海草附近出沒。/ PHOTOGRAPH BY ENRIC SALA
弱翅鸕鶿
鳥類天堂:弱翅鸕鶿(Flightless cormorant)在火山小島上歇息, 周遭水域中的獵物不虞匱乏。/ PHOTOGRAPH BY ENRIC SALA
海獅
好奇寶寶:幼小的加拉巴哥海獅接近鏡頭那一刻,萌翻了。/ PHOTOGRAPH BY ENRIC SALA

薩拉說,加拉巴哥群島海域擁有豐饒的生態體系,這一切都要歸功於四大海流交會與湧升流所帶來的高度養分。以鯊魚棲息地來說,達爾文島與沃爾夫島附近蘊含種類特別多,從雙髻鯊到烏翅真鯊都有。

根據厄瓜多達爾文研究中心(Charles Darwin Research Station)的佩雷歐.薩林那斯(Pelayo Salinas)與夥伴共同發表的新研究報告指出,那兒的魚類生物量,平均每公頃有15.9公噸。這數值可是哥斯大黎加科科島國家公園的兩倍,而科科島已是科學界已知魚類生物量排名第二的區域了。

然而,非法捕撈業者不僅影響該群島的生態多樣性,也是常把魚翅賣到亞洲黑市的罪魁禍首。鯊魚在群島一帶有數量減少的跡象,石斑魚與海參同樣難逃毒手。

薩拉表示,保護自然資源亦即「保障了厄瓜多的重要經濟來源。」

為證明此論點,國家地理學會原始海洋考察計畫與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最新共同研究報告表示,由於潛水業與觀光業,加拉巴哥一帶的鯊魚,每隻在有生之年身價約新台幣1.7億元;死掉後對漁夫而言卻貶值到新台幣6,745元。加拉巴哥群島逾1/3就業機會都來自海洋觀光業,每年可望帶來新台幣57.6億元的營收。

達爾文島
達爾文島(遠景)與達爾文拱門(近景)一帶,物種豐富多元。/ PHOTOGRAPH BY NEIL GELINAS, NATIONAL GEOGRAPHIC

而且,這塊幅員遼闊的保護區可使區外合法捕魚的漁夫獲利。薩拉說:「強化禁捕區法律效力,可望造成區域外漁獲量大增,進而增加漁夫收入。」基於上述種種情形,設置保護區可謂「雙贏」。

撰文:Brian Clark Howard

編譯:鄭惟心

說到鯊魚,我想大家第一反應都是想到電影《大白鯊》裡頭的可怕噬血猛獸吧,但其實大家都誤會鯊魚了,鯊魚攻擊人類的機率非常低。我們該做的反而是要認真想想該怎麼樣才能保護鯊魚,除了拒吃魚翅,也要做個「有道德」的觀光客!延伸閱讀>>餵鯊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