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成年母暴龍連同三個孩子正在撕咬另一隻恐龍。Illustration by Mark Stevenson, Stocktrek Images, Corbis
一隻成年母暴龍和三個孩子正在撕咬另一隻恐龍。Illustration by Mark Stevenson, Stocktrek Images, Corbis

判斷恐龍性別並非易事。

就全身骨骼解剖來看,公母恐龍幾乎差不多,從骨骸看不出性別端倪;就算是角龍屬、甲龍亞目或其他身上有花俏裝飾的恐龍,帶有刺突、骨板或頭冠等外型特徵,也無法作為性別依據。

但骨架演變並非全貌,至少有兩項驚人發現可供古生物學家辨認某些母恐龍:2005年古生物學家佐藤玉置 (Tamaki Sato)在一份聯合發表的化石報告中指出,某竊蛋龍髖骨間有兩顆恐龍蛋,顯然是母的。

更棒的是,幾個月後分子生物學家瑪莉·史威茲 (Mary Schweitzer)和同事宣布另一種可辨識母恐龍懷孕的方法。他們在編號 “MOR 1125” 的暴龍(另一個恐龍迷比較熟知的稱呼是 “B-雷克斯”)股骨間發現一種特殊軟組織──髓骨;而鳥類分泌雌激素排卵也會形成這種組織。簡單來說,只要看到髓骨,就會知道這是隻母恐龍。

懷孕的母暴龍(右)與沒懷孕的(左)。Art by Mark Hallett.
懷孕的母暴龍(右)與沒懷孕的(左)。Art by Mark Hallett.

然而,不是每個人都同意這個論點。有專家指出這種骨骼組織是因為暴龍生病才會出現,公翼龍或未成年翼龍的下頷中也能找到類似構造,因此拿髓骨作為恐龍性別的判準,不盡可靠。

針對上述批評,瑪莉·史威茲和跨領域專家組成的團隊,在原先的研究線索上提出新的研究:MOR 1125死亡時的確有孕在身。

史威茲和同事以各種途徑重新檢視該骨骼組織,包括以電腦斷層掃描其構造和化學成分。研究團隊表示,由於髓骨的化學成分和其他骨骼不同,這會是解題關鍵。

因為髓骨內比周圍組織包含更高比例的黏多醣,於是研究人員使用染色劑測試這種成分存在與否,結果符合他們原先的推測:色斑顯示這隻暴龍的股骨內充滿這種組織。

MOR 1125體內的髓骨並不是種病狀,而翼龍身上看起來相似的組織一定是其他原因或歷程造成。(史威茲及聯合作者指出:髓骨出現是因為雌激素分泌,因此當動物為雄性或幼年時期體內有這種類似組織,也應該是別種情形)

懷孕母恐龍體內長出髓骨,這項發現也為人們研究恐龍的生存之道帶來更多研究可能;但人們理解恐龍的方式又是另一個微妙之處。

恐龍在地球上經過漫長歲月變成石頭,牠們留下的骨骸和軟組織就是礦化版,但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史威茲及聯合作者指出「原先我們以為恐龍身上的有機物,經過百萬年的埋藏和石化過程後會遭受破壞。……然而,我們已經證明了恐龍的軟組織、細胞和殘缺分子可以熬過千秋萬載。」恐龍並未像北歐神話中的巨怪那樣,一照到太陽就變成石像;時間再漫長,這些動物的身後事依舊亙古長存。

別把這些恐龍看成一堆骨狀石頭,而視之為曾在地球上活過的動物,就可以開始了解牠們了。

撰文:Brian Switek

編譯:袁遙

同場加映>>
【恐龍狩獵者】霸王龍(Tyrannosaurus Rex)
古生物學家大發現:巨獸般的海鱷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