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開始拼湊少見的大村鯨神祕的生活:牠們的飲食很特殊。

01rarewhale.adapt.1190.1
在馬達加斯加貝島外海,一隻母大村鯨在牠的幼鯨附近覓食。PHOTOGRAPH BY S. CERCHIO

自從十年前被發現之後,這種被稱為大村鯨的滑溜泳者依然很神祕。關於牠的活體報導含糊且缺乏說服力,使得這種鯨的棲地、甚至是牠的紋理還是一個謎。

如今,科學家開始拼湊這種少見物種的神祕生活。

最近在馬達加斯加外海的考察揭露,這種鯨會吞食微小的蝦類動物,以及大口地狂飲「髒水」——科學家目前還無法解釋這個現象。

「大家看了我們的照片和影片就說,『牠們在吃什麼?我怎麼什麼都沒看到。』」薩爾瓦多・謝爾奇歐說,他是新英格蘭水族館的海洋哺乳動物生物學家,也是記錄這種鯨魚生活的第一支團隊的領導人。「這個嘛,我還不曉得。」

這種鯨魚看似無形的食物來源,只是讓牠更增添神祕感。大村鯨的棲地、生活方式以及社交生活,使牠們在鯨界顯得與眾不同。

 

重要時刻

即便如此,大村鯨一直避免成為焦點。一直到2003年日本研究人員才辨識出牠是自成一家,而非外觀相似的布氏鯨的小個子版本。2006年,基因數據證實這種鯨魚是獨立的物種。

這並不奇怪——至少對科學家而言——約十公尺長的動物能夠躲避探查,法藍辛·克肖說,他是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的海洋哺乳動物科學研究員。

並未參與這項新研究的克肖說,海洋調查所費不貲。而且和愛出風頭、會躍出水面吸睛的座頭鯨相比,大村鯨顯得相對低調。

即使科學文獻揭露了牠的存在,我們還是只能從大村鯨的屍體標本認識牠;有些是被捕鯨船拖拉的,其餘則是在海岸線擱淺。

接著,大村鯨的重要時刻來臨了。

數年前,謝爾奇歐在馬達加斯加附近探查海豚時,看到數隻體型中等的鯨魚。2014年12月24日,在收到DNA分析結果後,謝爾奇歐意識到他無意中發現了大村鯨——「這是很棒的聖誕禮物,」這位《國家地理》探險家說。

02rarewhale.adapt.1190.1
一隻大村鯨在馬達加斯加的貝島外海浮出水面,露出牠「誇張又美麗」的白色斑紋。PHOTOGRAPH BY S. CERCHIO

大村鯨靠著牠們引人注目的深淺花紋與超流線型的輪廓,成為「優雅與美麗」的結合,謝爾奇歐說,他的研究由美國海洋哺乳動物委員會支助。「牠們是令人驚豔的動物。」

在2013年和2014年間,謝爾奇歐的團隊在馬達加斯加外海目擊大村鯨44次;在2015年則目擊80次以上。

 

「非常瘦身湯」

這個小組的第一輪資料,發布在2015年10月的《英國皇家學會開放科學》期刊,提出這些大村鯨至少很戀家。這些目擊經驗也提出大村鯨固定在熱帶和亞熱帶海域出沒。

對鯨魚來說,那無疑地很不尋常。大部分的鯨魚會遷徙,距離也通常很遠;而且大部分的鯨魚一年至少有些時候會待在靠近極地、食物源源不絕的涼爽海域。

另一方面,熱帶海域提供給大村鯨這類鬚鯨的食物較不充足,牠們要透過嘴巴過濾小型有機體。

「我們稱之為非常瘦身湯,」 斯克里普斯海洋學研究所的海洋哺乳動物生物學家麥特・萊斯里說,他並非這項新研究的成員。因此「最大的問題之一是牠們如何存活。」

觀賞影片:抹香鯨讓科學家驚喜

在最近一次登上魟魚號考察時,研究人員得到超大的驚喜!當他們觀看遙控載具「大力士」錄下的影片畫面時,一隻抹香鯨游入鏡頭,而且繞著這台載具游了一圈又一圈。

謝爾奇歐的小組剛在2015年底觀察到這種鯨魚吞下濁水,他們猜測大村鯨是要把魚卵或微小浮游生物這種人類肉眼幾乎看不到的食物過濾出來。

 

冰山一角

新的觀測也顯示大村鯨的社交習慣與眾不同。大村鯨不像許多其他種鯨魚會形成關係緊密的小團體,但也不會孤獨成性。

相反地,大村鯨被看到以最多六隻的鬆散團體形式往來。牠們保持聽得到伙伴聲音的範圍,但給彼此相當大的個體空間。

這種鯨魚唱的旋律低沉且一直重複,可能反覆唱個一個小時,甚至更久。偶爾會有幾隻大村鯨在合唱時提高牠們的聲音。

謝爾奇歐說,這或許是好幾隻公的大村鯨圍繞著母大村鯨,用唱歌來一較高下也說不定。又或者牠們正用歌聲向牠求愛。

接下來,研究小組希望能夠認出大村鯨吞下的海水中究竟有什麼神祕食物,並且了解記劃在牠們的棲地進行的石油與天然氣探勘,將如何影響牠們。

「作為物種的一員,我們認為……我們懂的很多,」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的萊斯里說。

「但我們並非無所不知。關於海洋的一切,我們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

撰文:Traci Watson

編譯:蘇睿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