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服務生,你是不是漏掉我盤子上該出現的漢堡呢?

一盤蔬果近照。
PHOTOGRAPH BY TAYLOR KENNEDY-SITKA PRO, NG CREATIVE

大多數人應該都認同,要改遵從無肉飲食背後有很多非常棒的理由。光是肉食主義對於環境有負面影響這一點就是個例子了。農耕用地占地球表面40%,當中就有高達三分之一的面積是用來種植動物(非人類)的食糧。在美國即有研究顯示,有55%的土地侵蝕、37%的殺蟲劑用量與50%的抗生素消耗量都是畜牧業所造成的後果。以全球的觀點來看,家畜類就是約18%的溫室氣體排放量的罪魁禍首——脹氣的牛隻對大氣層來說根本沒什麼好處——而且食用動物加總起來也一併喝下了全球三分之一的淡水量

既然有許多食用動物都飼養於劣等的工廠化農場中,那吃肉的生活形式就逼得我們非得面對虐待動物的道德議題不可了。 同時,從純個人出發點來看,問題也在於我們自身身心健康是否受此影響。有許多醫學證據指出,飲食中含少量飽和脂肪——在肉類與高脂肪乳製品中常見的脂肪——而攝取多量蔬菜水果的人往往比較健康、長壽。

那為什麼我們不全都吃素呢?畢竟要採取並遵循素食飲食習慣說得容易、做到卻很難。有統計資料就顯示,僅僅2%至3%的美國人是吃蛋奶素或全素,而且就連對這些人來說吃素這回事也常常會變成一種短暫的流行趨勢。有一研究發現,超過一半的奶蛋素與全素食者都在嘗試吃素的第一年內又開始吃肉。而有84%最終仍回到了原本吃肉的生活形式。

然而,那些新年立下誓言要吃素的人聽到這也不需要因此氣餒。肉食削減運動的共同創辦人布萊恩.凱特曼(Brian Kateman)與泰勒.奧特曼(Tyler Alterman)就主張嚴峻的戒斷肉食計畫並不實際,大部分人反而會認同少吃肉還比較適性、好遵從。

一般美國人一年吃上122公斤的肉——其中還包括年均約500億個漢堡——也就是平均一人一週會吃到3個漢堡。就這樣要求習慣吃肉的人馬上丟掉手中的漢堡,立即改吃花椰菜實在是種挑戰,但好消息是肉食削減主義者並不需要完全戒肉。儘管理想上是把肉類的攝取量降到最低,但其實光是減少那少少的、一定的肉食量就能帶來實質的健康與環境效益。也就是說,肉食削減主義者(凱特曼與奧特曼自創的詞彙)就會嘗試削減飲食中總體攝取的肉食量,但也不會因為偶爾犒賞自己吃塊牛排或雞肉沙拉三明治而嚴厲地責怪自己。凱特曼就說:「我們想要鼓勵大家盡力而為並對於自己的飲食選擇感到自在舒適。就算只是小小的嘗試動作也幫得上忙。」

對於那些在嘗試新飲食習慣的路上有擬定計畫需求的人來說,肉食削減運動官網上就有建議幾個嘗試減少肉食攝取量的撇步。肉食削減運動的初步嘗試者也許就可以試試從一週一天不吃肉開始。舉例來說,「無肉星期一」就是個好點子。或是你也可以在週間吃蛋奶素或全素,但週末就可以好好吃頓豬肋排與紅酒燉牛肉。或者單純嘗試在家庭食譜中把肉類的量減少即可。把你最喜歡的辣椒或義大利麵醬汁的肉量減半就是其中一個辦法。

凱特曼也建議想成為肉食削減主義者的人可以看看馬克.彼特曼(Mark Bittman)的書——《6PM後隨意吃:6PM前吃蔬果,有效減重又健康》。書中基本上就建議大家早餐與午餐都以植物為基底,晚餐則看心情吃(前提是要戒吃加工食品並避免糖分攝取過量)。同時,也推薦大家去參與馬修.葛洛弗(Matthew Glover)與珍.蘭德創辦的茹素一月(Veganuary)活動,參與者只要立誓一個月遵照全素飲食就算是個基本的起步了。

凱特曼自己就是個忠實的肉食削減主義遵從者。他說:「我剛開始每週都會吃幾份肉食餐。現在,我已經減到才吃一兩餐了。我的精力指數變得更高,而且我還嘗試了許多之前從沒機會吃過的食物。這是個很棒的個人經驗。而且,以更廣闊的規模來看,我相信肉食削減主義對於減少碳與水足跡來說有所幫助,同時也可強化生物多樣性。」

「肉食削減主義(reducetarianism)」。挑選它為2016年度風雲字(Word of the Year),或許是不錯的選擇。

撰文:Rebecca Rupp

編譯:鄭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