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Tim Zimmermann
Photo: Tim Zimmermann

撰文:Dan Gilgoff, National Geographic

 

上週末,日本太地町的漁民把估計有200多隻的瓶鼻海豚趕入當地一處因為2009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血色海灣》(The Cove)而聲名狼籍的海灣。根據監視太地町獵捕行動的「海洋守護協會」(Sea Shepherd Conservation Society),一個週末下來,約有51隻海豚被挑選出來賣到海洋公園展示。

 

該團體表示,其他的海豚有許多或大多數現在都可能已經遭到屠宰。

 

這次被捕捉且稍後遭到屠殺的海豚數量之大相當罕見,引發了全球媒體關注,影星克莉絲蒂.艾莉、歌手布萊恩.亞當斯、演員艾莉莎.米蘭諾等名人紛紛在推特上加以譴責,此外小野洋子也發表了一封公開信

 

最值得注意的是不久前才就職的美國駐日本大使卡洛琳.甘迺迪表達出擔憂,她在推特上說:「我為驅趕並殺害海豚的不人道行為深感憂心。美國政府反對驅獵漁業。」

 

到目前為止,日本漁業界沒有絲毫退讓。

 

太地町所在的和歌山縣官員對任何問題都不予理會,但是一位日本漁業官員告訴法新社:「我們也要過日子。我們無法就這樣(向抗議者)點點頭,終結我們千百年來的傳統……如果你們要說殘忍的話,那牛啊、豬啊,還有其他活的動物都不能吃了。」

 

的確,每年9月到隔年4月在太地町進行的海豚驅獵活動雖然受到愈來愈多來自全世界的監督與關注,卻還是留存了下來。根據國際鯨豚保育協會(Whale and Dolphin Conservation),自2000年至今已有分屬七個不同物種的超過1萬8000隻海豚在太地町的獵捕活動中遭到屠殺或捕捉。

 

傳統上,日本的鯨豚驅獵是一種取得肉類的方式。海豚肉長久以來一直被視為太地町的地方美食,而且在太地町捕獲的海豚肉也銷售到日本全國。獵捕鯨豚也一直是太地町的一項經濟支柱。

 

「我們是一個捕鯨社會,我們不想失去這個傳統,」太地町會議長三原勝利曾在2008年時對《紐約時報》這麼說。「在這裡,男孩子從小就夢想捕鯨。」和歌山縣也針對《血色海灣》的內容,極力為太地町的獵捕傳統辯解,以下是一段節錄:

 

「太地町的捕豚業成了國外激進動物保護組織再三變態騷擾和干涉的目標。當地的捕豚漁民只不過是以他們的傳統方法進行合法的漁業活動,完全合乎相關法規並受到中央政府與縣政府的監督。所以我們認為沒有理由批判太地町的捕豚業。」

 

但是近年來,對海豚肉中汞含量的擔憂在日本引發了以海豚肉為食物來源(特別是在學校營養午餐中)的爭議。海豚肉也不再是主要食物來源,驅獵在取得食物上的實用價值因而降低。

 

於此同時,把太地町驅獵活動捕到的海豚賣給海洋公園展示(透過太地町立鯨豚博物館等中間人)所獲得的利益則穩定增長。海洋哺乳動物保護團體表示,2000至2005年間,每年平均有56隻海豚被賣做圈養展示。2006到2012年,這個平均值增長超過一倍,來到137隻,而2012到2013年則有247隻海豚被出售供圈養展示之用

 

當前的驅獵季到目前為止,已經有137隻海豚被挑選出來讓海洋公園展示,包括上週末挑出來準備出售的40隻瓶鼻海豚。根據海洋守護協會,上週末首批從太地町被移走的海豚中,有一隻是罕見的白化症小海豚,牠可能特別具有為海洋公園吸引人潮的價值。

 

國際鯨豚保育協會記錄了將海豚銷售至日本的海洋公園一事在驅捕活動中,角色日益吃重的情形。根據曾經參與《血色海灣》拍攝、現正致力於透過「海豚計畫」終結太地町獵捕活動的瑞克.歐貝瑞(Ric O’Barry)所說,從沒有人記錄過太地町漁民出售活海豚的價錢。

 

但是貝瑞說,有文件能證明太地町立鯨豚博物館負責訓練與中介許多在太地町捕到的海豚,過去曾經以高達每隻15萬美元的價錢把海豚賣到國外。

 

一共擁有大約600隻海豚並買下許多太地町捕獲海豚的超過50座日本水族館,還有許多國外的水族館都不會付出這樣的天價。(根據國際鯨豚保育協會的寇特妮.維爾,價格範圍多在4萬到8萬美元之間。)然而隨著中國的海豚需求日漸升高(中國已有35座展示海豚的水族館),銷售太地町驅趕捕獲的活海豚顯然已經變成極為有利可圖的交易。

 

日本海洋公園對太地町捕獲之海豚的穩定需求引起三個日本保育團體──艾爾莎自然保護協會(Elsa Nature Conservancy)、幫助動物協會(Help Animals)和終止殘殺與剝削動物協會(Put an End to Animal Cruelty and Exploitation, PEACE)再次呼籲世界動物園暨水族館協會(World Association Of Zoos and Aquariums, WAZA)擔保日本動物園暨水族館協會(JAZA)的成員不會再購入驅捕所捕獲的野生海豚。

 

WAZA為全世界加入該組織的海洋公園訂定標準,過去曾經聲明:「以所謂的『驅捕』方式捕海豚,是令人無法接受的捕捉方法之一。」但是該組織也一直不願意為購買日本驅捕(包括在太地町)所捕獲的海豚一事,向日本的海洋公園施壓,因為擔心會侵犯文化習俗。

 

前述三個團體在他們給WAZA的公開信中引用了一段由太地町在1979年公布的歷史,質疑WASA的顧慮和太地町獵捕活動是一種長期歷史與文化習俗的說法:「第一次有記錄的海豚驅捕發生在1933年,後來在1936年及1944年也有後續的獵捕活動。1969年開始,海豚驅捕開始大規模進行。這個活動的歷史並不是像他們說的持續了400年,而是只有45年。」

 

我們並不清楚停止出售海豚給海洋公園是否能終結太地町的驅捕活動,但是此舉會大幅降低獵捕海洋哺乳動物的獲利。瑞克・歐貝瑞確信這對太地町的獵捕活動會有重大影響。

 

「海豚的銷售就是獵捕得以持續的原因。那就是屠殺行為背後的經濟支撐,」他說。「我認為賣海豚肉已經沒有利潤可言了。一切都是為了錢,大筆大筆的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