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世界建築文物保護基金會發佈的報告中指出,遍及36國共50處文化遺址正面臨著氣候變遷、掠奪、自然災害、商業開發等各種威脅。

01worldmonuments.ngsversion.1444935605705.adapt.1190.1 (1)
在玫瑰色石壁上鑿建的約旦古城佩特拉,呈現希臘、埃及、羅馬、敘利亞,還有北非各地文化和建築的影響。炒短線的觀光業、突發的大洪水、落石和侵蝕,正在威脅此地。Photograph by Gordon Wiltsie,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世界建築文物保護基金會(The World Monument Fund, WMF)每兩年一次列出文物守護名單,希望提高大眾的保護意識,並籌備資金以保存瀕危的偉大文明遺址。這項守護計畫已有20年的歷史,遍及135國共790處遺址,籌集約3億5千萬美金(113億臺幣)資金來支持世界各地的珍貴寶地。

2016年列出的50處遺址名單中,從義大利二次大戰集中營,到近5000年歷史之久的海底城——希臘南部伯羅奔尼撒外海的帕夫洛彼特里。其中,臺灣屏東魯凱族石板屋也出現在2016年的守護名單裡,這是繼澎湖望安中社村(花宅)成為首項入選2004年的文化遺址後,我國第二個入選的文化資產。

Country: Taiwan Site: Kucapungane Caption: The rest of the settlements are either partially damaged or collapsed. The stone slab house of Clan Varukuvuku’s Xu Fu Ming. Image Date: 2015 Photographer: Qi-Ya Zhu/World Monuments Fund Provenance: 2016 Watch Nomination Original: from Watch team
屏東霧台鄉魯凱族舊好茶部落的石板屋受到恣意生長的植被威脅。Photograph by Qi-Ya Zhu/World Monuments Fund

橫跨歐洲、非洲、亞洲和美洲,這些遺址涵蓋了人類多元的成就:蘇丹區的石器藝術、古巴悠久歷史的教堂、印度佛教壁畫、還有其他遺址好幾十個。

來自考古學界、都市規劃、歷史、人類學及文化遺產法的七位專家,從250個被提名的遺址中選出50處遺址。世界建築文物保護基金會理事長寶尼•伯恩漢表示,評選的三個主要條件為:受到威脅的緊急程度、遺址的重要性、減緩威脅的可行性。

 

無名的遺址

中東極端份子蓄意破壞人類遺址的情況,在這兩年激起國際社會的怒吼,各大媒體廣泛報導。2016年守護名單將政治和社會動盪區域發生難以估計的損失稱為「無名的遺址」。

04worldmonuments.ngsversion.1444933801509.adapt.1190.1
這座辛巴威東南方古城建於11至15世紀期間,曾經有高達1萬8千多人居住於此,也是辛巴威國王的權力中心。雜草叢生、恣意生長的植被及管理不當讓這裡受到了威脅。Photograph by Walter Meayers Edwards, National Geographic
06worldmonuments.ngsversion.1444933801997.adapt.1190.1
昔日曾是坦尚尼亞斯瓦希里海岸繁華的商城,瓊尼島(Joani)上的庫瓦(Kua)城如今已成廢墟,此地正面臨文物掠奪、嚴峻氣候的雙重威脅。Photograph by J. Marshall, Tribaleye Images/Alamy

不過,還是有很多較未受到大眾關注的威脅,也是相當迫切,例如:大型船隻與海洋汙染危及帕夫洛彼特里海底城、落石及突發洪水使佩特拉古城暴露於危險之中、經濟開發的壓力威脅英國19世紀和東京20世紀的歷史性建築。

由於今年四月的尼泊爾大地震摧毀或動搖該國多處遺址,使得尼泊爾在守護名單上單獨列出。

03worldmonuments.ngsversion.1444933803617.adapt.1190.1
英國伯明罕的莫斯利路游泳池,這個標誌性的歷史建築至今仍在營業。然而,缺乏資金將使這個19世紀愛德華時代的建築面臨關門的命運。Photograph by Simon Webster, Alamy

良心遺址

除了面臨掠奪、植被化、戰爭、忽視、侵蝕與其他危險因子外,2016年守護名單的遺址有時還得面臨另一種障礙。良心遺址,例如,義大利集中營、獅子山奴隸交易所,通常經費不足,因為它們揭露出人類歷史上黑暗困頓的一面。

02worldmonuments.ngsversion.1444933801122.adapt.1190.1
良心遺址——18世紀英國人在邦斯島設立這一處交易站,監押數千名抓來的非洲奴隸,隨後運至美洲。獅子山這裡的熱帶型氣候加速建築結構的惡化。Photograph by Joe Penney, Reuters/Corbis

世界建築文物保護基金會執行副總裁麗莎•艾克曼表示,「我們正加緊努力正視那些令人不快的歷史遺址。」

雖然世人熟悉的約旦和羅馬遺址都出現在名單中;然而,精通歷史保存、曾協助今年名單蒐集的義大利建築師法蘭西斯柯•希拉夫強調,基金會對重要性持有廣泛的定義。

07worldmonuments.ngsversion.1444933803187.adapt.1190.1
羅馬雅努斯拱門是屠牛廣場唯一尚未修繕的紀念碑,屠牛廣場是古羅馬的牲畜交易市場。拱門需要洗淨、穩固,還有為遊客與當地居民解說其意義的告示。Photograph by Tino Soriano,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我們對於文化遺產的價值界定正在擴大,」希拉夫說。「歷史久遠且有名的遺址不是唯一有助於我們對世界和地方的認識,較新的遺址也是有價值的,而且通常更為脆弱。」


觀賞影片:國家地理考古學家弗雷德•希伯特探討古文物和歷史遺址被ISIS破壞的情況。

 

撰文:Nick Romeo, National Geographic

編譯:秦郁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