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於中亞大草原、嚴重瀕危的大鼻羚擁有一個具備卓越能力的大鼻子。

 

2009年,在俄羅斯卡爾梅克共和國(Kalmykia)的Cherniye Zemli自然保護區,一隻雌性大鼻羚在吃草。  PHOTOGRAPH BY IGOR SHPILENOK, WILD WONDERS OF EUROPE
2009年,在俄羅斯卡爾梅克共和國(Kalmykia)的Cherniye Zemli自然保護區,一隻雌性大鼻羚在吃草。
PHOTOGRAPH BY IGOR SHPILENOK, WILD WONDERS OF EUROPE

在中亞大草原上,一種瀕危羚羊正處於滅絕的邊緣。

科學家最近在烏茲別克(Uzbekistan)的會議上宣布,今年春天,一種神祕疾病殺死了全球超過半數的大鼻羚。在哈薩克(Kazakhstan)的大批死亡事件中,有超過20萬隻大鼻羚死亡,成年大鼻羚與幼獸的屍體散布在草原上長達數公里。

儘管大鼻羚外表滑稽,多數人對牠們很陌生。這種體型和山羊差不多的動物有一個可彎曲、怪誕的長鼻,看起來像是縮短的象鼻。

美國農業部國家野生動物研究中心(National Wildlife Research Center)的研究生物學家茱莉•楊(Julie Young)研究過大鼻羚,她表示,由於這種動物的知名度很低,以前她會放幾張大鼻羚的照片在她的錢包裡,以便向人們解釋她的工作。

草原吸塵器

這種大鼻子有什麼功能呢?

一支科學團隊在2004年解剖並掃瞄了大鼻羚的大鼻子,他們發現大鼻羚鼻子裡的大鼻腔可以在牠們將空氣吸入肺之前「清潔」空氣。這讓大鼻羚在群體大遷移時,更有效地呼吸,因為牠們奔馳的蹄會在草原揚起塵暴。

也有證據顯示大鼻子能協助牠們溝通與擇偶。如同雄性吼猿和雄性無尾熊,公大鼻羚響亮的鼻腔吼叫被認為是在宣傳自己的體型,能夠幫助公羚羊吸引母羚羊

 

在中亞大草原,生活於大群體裡的大鼻羚(2009年,俄羅斯的卡爾梅克共和國)。  PHOTOGRAPH BY IGOR SHPILENOK, WILD WONDERS OF EUROPE
在中亞大草原,生活於大群體裡的大鼻羚(2009年,俄羅斯的卡爾梅克共和國)。
PHOTOGRAPH BY IGOR SHPILENOK, WILD WONDERS OF EUROPE

如果吼叫分不出高下,雄性大鼻羚就會用牠們有稜紋的長角為交配權而戰。勝出的雄性大鼻羚能坐擁多達50個妻妾,每一個都可能生下雙胞胎。

大鼻羚的長鼻還有一個有趣的地方──大鼻羚奔跑時,牠們會將鼻子貼近地面。楊說,「以前我們都開玩笑地說,牠們看起來像是穿越草原的吸塵器。」(看看動物會不會擤鼻子?

未來堪憂

過去,在從不列顛群島(British Isles)到北美的育空河(Yukon),大鼻羚很普遍,但現在牠們的未來令人擔憂。在今年春天的大批死亡之前,大鼻羚(Saiga tatarica)就已經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Nature,IUCN)認為是嚴重瀕危物種。

冰河時期的大鼻羚受到威脅 2012年12月13日,在蒙古廣大的平原上,一位國家地理探險家試圖拯救一種古老的羚羊大鼻羚。
根據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的資料,全球的大鼻羚數量從1970年代中期的125萬減少到今日的大約5萬隻。雖然今年春天的不知名疾病對大鼻羚造成了破壞性的傷害,但世界自然保護聯盟指出狩獵仍是牠們的主要威脅:這種動物的肉和角都非常珍貴,牠的角用在中藥中,據稱能退燒和驅邪

最近幾十年來的保育措施讓大鼻羚數量回升,不過猖獗的盜獵雄性羚羊行徑造成了「繁殖崩潰」。換句話說,就是沒有足夠的公羚羊可以繁殖。

更糟的是,世界上最大的大鼻羚圈養計畫在今年稍早因未知的疾病折損了許多大鼻羚,只剩下四隻。這是否和野生大鼻羚大量死亡有關並不清楚。

2009年俄羅斯卡爾梅克共和國Cherniye Zemli自然保護區的三隻雌性大鼻羚。

 PHOTOGRAPH BY IGOR SHPILENOK, WILD WONDERS OF EUROPE

楊表示,僅有的的好消息是,大鼻羚的蒙古亞種蒙古大鼻羚(Saiga tatarica mongolica)沒有發生大規模死亡。蒙古亞種是嚴重瀕危物種,目前只剩數千隻;楊表示,一旦發生類似牠們表親遭受的傳染病,牠們可能無法倖存。

撰文:Jason Bittel, National Geographic (關注作者的 Twitter  Facebook.

編譯:陳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