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新的國際調查揭開了推動象牙市場消費需求的真正黑手。「白色黃金」的魅力如何持續讓象牙盜獵者有利可圖。

01ivorysurvey.ngsversion.1439841601523.adapt.1190.1

大多數購買象牙製品的民眾表示,他們支持禁止販售象牙。

在國家地理學會與GlobeScan發表的一份新國際調查中,這種矛盾的情緒是其中一項令人意外的發現。

這份研究對於驅使美國及亞洲國家民眾持續購買象牙的動機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儘管多年來各界努力提升大眾的認知:非法交易就是造成象群濫殺的元凶。

調查中發現,大象的悲歌還是抵不過「白色黃金」的吸引力,尤其對中低收入的年輕潮流男女而言,更將象牙視為財富與社會地位的表徵。

觀賞影片:為什麼我們會成為失去大象的世代

「當有人說『我要買象牙』和『我贊成加強管制象牙交易』時,這兩種心態並無關連,」國家地理學會的科學和探索總監泰利•賈西亞(Terry Garcia)表示。「有些就只是將它合理化。他們已設法構成一個論述,說服自己為什麼這是無害的。」

雖然象牙買家是真誠地擔憂動物是否遭到殘酷對待,卻不到三分之一的人認為大象「非常瀕危」。其他人覺得購買一小塊象牙不至於對大象族群造成巨大衝擊。

在美國與菲律賓,對於大象困境的憂心已因體認到政府終究不會讓動物滅絕而抵消;相較之下,由於越南人相信大象數量正急遽下滑,導致出現了最好趕在象牙來源消失前能買多少就買多少的現象。

總歸一句,只要有人想買象牙,就會有人供應;只要買得到象牙,就會有人一直買下去。

「我們得開始處理象牙需求的問題,以及如何抑制這個趨勢,」賈西亞表示。「要如何讓購買非法象牙的行為受到社會的撻伐?」

從另一方面來說,大象的命運將有一部分取決於能否說服民眾象牙其實一點也不稀奇。

 

 

市場力量

國際社會於1989年禁止象牙交易,奏效了一小段期間,遏止大象數量的驟降。但從2007年起,大規模的盜獵捲土重來,大象數量已跌到僅剩41萬9000隻。原因是什麼?「合法」象牙開闢了一條返回全球市場之路。非洲國家得到特殊許可,得以拍賣堆疊如山、價值數百萬美元的沒收象牙。

美國法規允許合法進口視為狩獵戰利品的象牙,而禁令頒布前的象牙也可以在各州間交易。中國政府則許可每年販售一部分的庫存象牙。因此,不肖商人就利用合法交易來洗白自己的非法商品,擺在買家眼前的便成了合法象牙。而多數非洲國家並沒有資源能夠對抗盜獵者

好消息是有廣大群眾支持制裁象牙交易。事實上,中國美國都在近期公布新法,若正式實施,可有效限制象牙的流通量。

 

不過壞消息是,若有人想買,總是有人願意賣,就跟毒品一樣。這也是為什麼現在立法單位和保育團體將重點放在象牙的需求面上。

這個策略的關鍵在於深入了解是誰在購買象牙,和為什麼要買象牙。

GlobeScan耗時八個月進行調查、深度訪談,並鎖定在中國、泰國、越南、菲律賓和美國的國內團體,象牙的需求已知集中在這五個國家。研究指出有22%的受訪者是「可能買家」,他們有意在未來三年內購買象牙,也有夠深的口袋這麼做。

另外28%的受訪者則是「高風險買家」,他們如果負擔得起就會去買。若考慮到在這些調查國裡,有些國家的中產階級正在成長中,這些人當中就有人可能在短期內躍升為可能買家。

在這些受訪國家的象牙迷身上,出現了一些共同的購買動機,其中最值得注意的一項是:他們認為象牙是「完美贈禮」。研究中指出,會產生這種印象是因為象牙「稀少、珍貴、純淨、美麗、帶有異國色彩,而且重要的是它不只將身分地位帶給受禮者而已,還有贈禮人也是。」

不過有些特別的購買動機在某些國家激起的漣漪比其他國家來得強烈。在中國和菲律賓有相當多人(分別占44%和39%)視象牙為福氣之物,對比下泰國和美國分別只有25%和17%的人這麼認為。

而在一些國家中,對於大象的崇敬與尊重灌注了珍稀美麗的意涵在象牙上,成就了象牙無遠弗屆的吸引力,也因此導致更多的大象遭到獵殺。

 

傳遞訊息

從這份調查可以得到的結論是,針對大象苦難的倡導方式雖可維持並提升大眾對限制象牙交易新措施的支持度,但要抑制需求,還需釋出能夠打動象牙買家的訊息。

其他議題的倡導行動已展現了了解目標宣導群的想法有多重要。在美國,勸導年輕人戒菸的Truth運動就達到顯著效果,因為它不靠陳腔濫調的標語(例如「動腦想,別吸菸」)或是關於健康危害這種傳統訊息。市場研究顯示青少年早知道這些害處,但他們就喜歡把吸菸當作一種賦權與反叛的表現行為。而Truth運動便藉由讓這些年輕的吸菸族群看清這是香菸公司的操作手法,翻轉了他們的思維。

反象牙交易的運動已開始把訊息鎖定到買家身上。銷毀沒收的象牙製品就是一種戲劇化方式,不只落實一個國家對抗非法交易的承諾,也呈現出個人的購買行為會如何聚積成一個巨大問題。我們還需要類似的創意策略來打破象牙是時尚珍奇和地位象徵的觀念。

「看哪種論點可以有效抑止需求會很有意思,」賈西亞說。他認為其中一種方式是要讓更多人明白,非法象牙交易會讓大量金錢流向犯罪集團和例如聖主抵抗軍之類的恐怖組織。他說:「有人不在乎動物死活,但若關乎資助恐怖主義呢?」

「讓我驚訝的一面是潛在買家會扭曲年輕人的觀念,」野生生物保育協會的公共事務執行副總裁約翰•卡爾韋利(John Calvelli)表示,「但這也給了我希望,因為有個相對扯上邊的人出現,而我想我們可以用很多不同的方式讓他們理解。」

 

關乎信任

倡導能否成功也取決於找到合適的「有力人士」來傳達訊息。舉例來說,在1980年代日本皇太子公開表明反對象牙交易後,象牙受歡迎程度便一路下滑。

當然,並非每個國家都有皇室存在,更別說還要備受國民愛戴。不過,這份國家地理學會和GlobeScan合作的調查把最能讓象牙買家信服的資訊來源做了一份排行,前三名為非營利的環境組織、科學家或學者,以及家庭成員或朋友。

這個發現提供了一個雙頭策略,一頭是靠環境組織和科學家來傳達整體性的訊息,另一頭則是從能夠影響同儕觀點的草根層面人士來著手。

「這種改變方式是透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讓朋友來開口說買象牙其實沒什麼了不起,」卡爾韋利說,「所以,我認為我們要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找出我們的支持者在哪,然後提供他們工具和資源去教育其他人。」

無論關於何種主題,改變大眾的觀念向來無法一蹴可及,但若國際社會希望終結非法象牙交易,這仍是至關重要。「想阻止盜獵者,就也一定得阻止交易商人,」肯亞總統丹尼爾•阿拉普•莫伊(Daniel arap Moi)於1989年表示,「而想阻止交易商,就要說服最末端的買家別去買象牙。」

 

撰文:Mark Strauss, National Geographic

編譯:洪莉琄

Twitter關注作者Mark Stra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