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潘佳修)
海百合是石炭紀就存在珊瑚礁生態系的常見生物,是海中美麗的花朵。攝影:潘佳修

2014年,由環境學者E. C. M. PARSONS等人選出的海洋71個問題(分為八大類)刊登在《生物保育期刊》(Conservation Biology)。台灣身為海島,周圍的海洋是否也面臨了這71個問題,或是更有甚之?海洋71個問題中的第一大類是「漁業」,因此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第一篇談論的是《台灣是海洋生物多樣性之島》,讓我們重新認識台灣珍貴又豐盛的海洋資源。接下來我們將更仔細的來探討,台灣海洋生物如何快速消失,誰是海洋殺手?

誰殺了我們的海洋(上)

撰文:邵廣昭(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兼系統分類及生物多樣性資訊中心執行長)

台灣雖可稱得上是生物多樣性之島,但卻很少人想過這些曾被發現或記錄到的物種是否仍然還活著。特別是那些多達半數以上的稀有種和那些珍稀的台灣特有種(endemic species)。要增加種數並不困難,只要採到一個個體,能夠正確地鑑種和發表即可,甚至只要有一張生態照片也能算數。但要斷定一個物種是否已經滅絕卻很難,因為缺乏足夠的證據和資料來論斷。因此到底台灣有多少種物種已經消失?牠們消失的速度究竟有多快?就成為一個難解的謎題,也是大家不願意去面對的真相。

物種的消失有如骨牌效應

物種的滅絕都是從族群量的減少開始,一旦減少到「最小存活族群數」(Minimum Viable Population Size,MVP)(註)的個體數以下,該物種就會滅絕。連帶的許多共生或寄生物種也會跟著消失。換言之,一個物種的消失並非全球現生物種種數只有減一而已,而可能是減三、減五或減十,有如連鎖效應,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人們只會注意到全球大型經濟魚類,也就是體型大、數量多的魚種的數量在減少。譬如,目前全球已有超過80%的大型魚類被列入過度捕撈的等級。但那些體型小、數量又少,但種類卻甚多的稀有種,卻早已伴隨著大魚數量的減少,而更先一步在台灣或全球的海洋消聲匿跡,亦即所謂的「區域性滅絕」或「全球性的滅絕」。

地球正面臨每天消失72種生物的第六次大滅絕

生物多樣性公約被倡導及成立的原因,是為了遏止目前地球上的物種正面臨著由「人類世」 (Anthropocene) (註)所造成的第六次大滅絕。其速度遠比過去地球的五次大滅絕還要快,平均約為每小時3種,每天72種,一年27,000種。如再不努力遏止,則可能到了四、五十年後,地球上三分之一的物種會滅絕。其中許許多多生物我們連牠的名字都還不知道,更遑論要去了解牠們在地球生態系中所扮演的角色和功能。長此以往,人類最終勢必要遭到大自然的反撲,而難以苟活於世。畢竟以目前我們的科技能力,還無法創造和模仿大自然的生態系,讓人類可以生活在一個完全和大自然隔絕的人為環境中。

2014年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公布了他們對地球上76,199種物種所作的評估結果,其中22,413種,高達三成,已被列入「易危」到「極危」的等級。生物多樣性公約(CBD)組織在2010年所出版的《第三版全球生物多樣性展望》(GBO3)中警告,即使在過去2000年到2010年的十年目標的努力下,陸地上的鳥類、哺乳動物和兩棲爬蟲類的物種滅絕速率已經減緩,但尚未停止,而人類瞭解最透澈的海洋生態系——珊瑚礁的物種數則仍在急速下降。那一年,CBD締約國在日本愛知縣舉辦的大會中重新訂定了十年目標,稱為「愛知目標」。但2014年《第四版全球生物多樣性展望》(GBO4)對各項愛知目標所做的期中評估顯示,所有與海洋保育有關項目的工作進展,不但不如預期,而且多半是毫無起色,甚至更形惡化。

陳盡川
珊瑚礁生態系中豐富多樣的魚群。攝影:陳盡川。

台灣物種滅絕的速度有多快?我們欠缺十年、二十年以上的長期資料

如果只看三到五年,或十年以上的短期資料,通常無法看出端倪;因為取樣誤差所造成的上下波動,往往會掩蓋了真正的趨勢。因此,至少要有十年或二十年以上的長期的原始資料才能做判斷。然而,遺憾的是過去台灣從未重視過長期生態監測,既使有一些短期或中期資料的累積,也不願意去公開和分享資料。以致於科學家根本沒有長期資料可做分析及佐證。

在此情況下,官方的漁業年報統計資料,大概是目前台灣少數可在網路上公開取得的長期資料。雖然年報資料有類別太少,以及因為「場外交易合法化」造成資料不夠精確的問題,但如就這二、三十年來,上百種經濟魚類的變化趨勢來看,也幾乎都是在一路下滑。有些重要的經濟魚種,如烏魚、黑鮪、鰻苗的產量和產值大概都只剩下過去盛產期的十分之一。

那麼非經濟性的魚類的狀況又如何呢?筆者最近整理了一些長達20至30年的生態監測資料,發現利用幾種不同的採樣方法(刺網漁獲、潛水調查、電廠冷卻水撞擊、潮間帶採集)所得的北部海域魚類群聚變遷的結果,均顯示過去三十年來物種減少的速度的確十分驚人:大約每10到15年,魚種數就會減少一半!如果大家再不去努力推動海洋的保育和復育工作,那麼不要等到2048年,海裡就已經是無魚可吃、無魚可賞,也無魚可做研究的材料了。這就是「不永續」,我們沒有把這一代的財富原封不動的留給下一代。

IMG_8578_resize(湯谷明)
「鶴鱵」體型瘦長,是澎湖四季常見魚種,喜歡在急流區域活動,ㄧ公斤售價約10元。攝影:湯谷明。

各方卸責 大家不願面對的海洋真相

其實海洋生物多樣性及全球之漁產量早在1980年代起,即已每況愈下。這個事實直到2001年科學家在聯合國糧農組織委託的調查下,才被證實及報導出來。原來是中國大陸的漁獲統計數字造假,在修正之後才還原了海洋的真相。造成全球魚類資源匱乏的原因已被公認是:(1) 過漁及誤捕,(2) 棲地破壞,(3) 污染,(4) 外來種,以及(5) 氣候變遷。

但到底何項因子才是頭號殺手,各方為了卸責,也會各有不同的解讀。譬如某種海洋資源的減產,主政者的標準答案多半是怪氣候變遷所造成,也就是老天的錯,或是大家都有責任也就沒有責任了;民意代表為了爭取選票,只會討好選民(漁民),而不會去顧到那些沒有選票的海洋生物的死活;業者或漁民則多半會責怪是污染或開發單位的錯,到頭來說不定還可以爭取到一些補償金或回饋金;民眾也不會去檢討改進自己落後的海洋保育觀念,於是在不知不覺中去傷害了海洋生物;消費者也常只為了逞一時的口腹之慾或是炫富的心態,不知道自己不當的消費才是今天過度捕撈的真正元凶或幫凶。

破壞海洋生物多樣性的外來因素很多,但要從這些錯綜複雜的原因中找到究竟誰才是頭號殺手相當不容易。因為短時間內海洋生物的大量死亡或暴斃,必須要掌握到事發現場各項環境因子的完整資料,才能作出正確的判斷。否則在事過境遷後,通常就會變成懸案。如果是長時間物種或族群量的逐漸凋零,如漁業資源的逐年匱乏,就必須要有長期可靠的資料,才能進行因果關係的分析。否則就有如「瞎子摸象」容易過於主觀,或是以偏概全做出錯誤的判斷。再加上海洋生物本身也會因為疾病、競爭、掠食、遷移、擴散等種內或種間的交互作用,而使物種的族群量呈現消長或振盪。故要釐清究竟是生物本身或者是環境因素所造成,殊為不易。

下一篇將為大家繼續討論「誰是破壞海洋生物多樣性的最大殺手?」

註釋:

最小存活族群數(Minimum Viable Population Size,MVP:一個族群要維持存續,不至於一直下降到滅絕的最小需存活的個體數。

人類世(Anthropocene) :又稱人新世,是指地球的最近代歷史。人類世並沒有準確的開始年份,可能是由18世紀末人類活動對氣候及生態系統造成全球性影響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