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在非洲的熱帶草原演化而生,然而近幾萬年內,人類各族群突破許多天然限制,散佈到世界各地。有人克服海洋,成功渡過大海;有人學會與寒冷共存,順利深入極區;水平移動以外,還有人往垂直方向發展,高海拔寒冷的缺氧環境,也難不倒人類卓越的適應能力。

位於安地斯山脈的阿提普拉諾高原一景。此處附近住了不少適應高海拔環境的居民。(圖片來源)
位於安地斯山脈的阿提普拉諾高原一景。此處附近住了不少適應高海拔環境的居民。(圖片來源)

住在高海拔的人

在世界各地有好幾個地方的人群,獨立適應了高海拔的生存環境。人類的家鄉非洲東部,有以出產馬拉松選手聞名的衣索比亞高地(Ethiopian Highlands);在歐亞大陸,有夾在中國與印度之間,喜馬拉雅山附近的青藏高原(Tibetan Plateau,或稱作圖博高原);美洲大陸則有南美洲西部的安地斯山區(Andes)。

遺傳學研究顯示,美洲原住民中,除了住在北極區的伊努特人(Inuit)以外,都可以追溯到源於亞洲東北部的同一個來源;遺傳上,他們在2萬多年前與亞洲的親戚分家,向美洲遷徙,至今南美洲年代上能夠確認的最早遺址,位於南美洲最南端,智利的蒙特維德(Monte Verde),距今至少有14600年。

那麼,最早出現在安地斯山高海拔山區的人類,是在多久以前上山的?

當高山黑曜石現身海邊

種種證據表示,人類來到安地斯山附近,沒多久後就往山上發展了。

考古學家柯特.雷德梅克(Kurt Rademaker)在1990年代時,從秘魯海岸13000年前的Quebrada Jaguay遺址中,發現過黑曜石。黑曜石是由火山活動形成的火山岩,正常狀況下不會出現在海邊,遺址周遭又沒有河流,或是其他自然力量能將黑曜石帶到附近[1]。

分佈於安地斯地區,幾個早期高海拔遺址的位置。(圖片來源)
分佈於安地斯地區,幾個早期高海拔遺址的位置。(圖片來源

最合理的解釋是,黑曜石來自附近的火山。分析發現,黑曜石最可能源自安地斯山脈中的Pucuncho盆地,然而這最接近的火山,地理距離至少有160公里之遙,更何況,遺址的年代可是超級古老的13000年前,難道那個時候的古代人,就已經能夠在這麼高的地方活動了嗎?

黑曜石來歷之謎,最近才終於解開。考古學家在安地斯山上,發現2個岩蔭(rock shelter)型態的遺址:海拔4480公尺的Cuncaicha遺址,有人出沒的年代介於11500到12400年前;另一個高度稍低,海拔4355公尺的Pucuncho遺址,則在11500到12800年前有人為活動[2]。

冰河時期的山地生活

地質年代上,最近一次冰河時期大概結束於11,700年前,此後地球邁入全新世(Holocene)。來自2個遺址中大量可供定年的樣本,獲得的可靠結果能讓我們斷定,早在冰河時期還沒結束前,南美洲人已經上山活動。儘管南美洲各地在全新世開始以前,已經有好幾個海拔數千公尺的遺址被發現,但高度都不到4000公尺。

安地斯山區的原駝,至今都還很常見。(圖片來源)
安地斯山區的原駝,至今都還很常見。(圖片來源

安地斯超過4000公尺的環境,氣候寒冷,氧氣濃度又低,古人跑到這麼高的地方做些什麼?除了採集黑曜石外,由遺址中的動物遺骸可以得知,他們必定獵捕過山上的動物。考古學家在遺址中,發現了小羊駝(vicuña)、原駝(guanaco)以及祕魯馬駝鹿(taruca deer),這些草泥馬親戚的蹤影。

冰河時期的人沒有農業,過著採集狩獵式的生活。高海拔遺址中有些跡象,讓學者認為當年此處的人,並不只待在山上短短幾天而已。

短期使用的營地遺跡以外,Pucuncho遺址發現一個製造石器的工作坊,裡頭有幾百件各式各樣的工具,不只有用於狩獵的裝備,也有用來製造衣物、袋子、毛毯這類日用品的石器。這些跡象暗示,當時利用高山工作坊的人,也許不只在山上從事短期的狩獵行程,而是至少在此定居一段時間,過著日常生活[3]。

不過也有學者抱持不同看法。針對另一個也處於冰河時期的12,100到12,700年前,在玻利維亞境內,海拔3933公尺的遺址Cueva Bautista研究顯示,當時安地斯山區高海拔的人類活動,應該是高度移動、短期性,而非長時間的定居 [4]。

充滿神秘感的高海拔早期居民

在高山上辛苦工作的考古學家們。(圖片來源)
在高山上辛苦工作的考古學家們。(圖片來源

是什麼理由吸引冰河時期的人,前往又冷又缺氧的高海拔環境?

也許對大部分物質豐富的現代城市居民而言,高山是個充滿冒險、能鍛鍊心智、更接近神的鬼地方,然而對於冰河時期的古代人來講,高山環境可能沒那麼不堪。安地斯山上有各式讓人賴以維生的資源,像是溫泉、多種食物與水資源、保存食物的天然冰箱,以及豐富的石器原料,例如石英、燧石(chert),還有前面提過的黑曜石。

在秘魯海岸遺址發現的黑曜石,證實海岸與山上有過來往,不過仍不確定兩地間關係如何,是不是同一群人的週期性移動。但從遺傳學的觀點上看,這點差異無關緊要,冰河時期在海拔4300公尺以上活動的人們,勢必是在數千年前,首度抵達附近移民的後裔。

現在住在安地斯山上的居民,就跟其他高地族群一樣,配備一些適宜山地生活的遺傳適應,但發表這項研究的學者們傾向認為,冰河時期的山地居民,應該在還來不及獲得這些有利的DNA變異以前,就已經先上山討生活了。

儘管數千年在演化上看似很短,也許不足以產生有利突變,近年一些研究卻發現,有利適應未必需要多長時間,只要幾千年就能散佈到整個族群。在更多證據出爐以前,這個問題沒有答案。

無論如何,對高海拔地區的古代人為活動,至今了解仍很有限,像是古人為什麼上山,在山上的生活方式,以及遺傳適應是否已經誕生,這些問題的答案仍不清楚。目前只能確認,人類早在冰河時期,就有能力在很高的地方生存。

 

參考資料:

  1. Highest altitude archaeological sites in the world explored in the Peruvian Andes
  2. Rademaker, K., Hodgins, G., Moore, K., Zarrillo, S., Miller, C., Bromley, G. R., … & Sandweiss, D. H. (2014). Paleoindian settlement of the high-altitude Peruvian Andes. Science, 346(6208), 466-469.
  3. Oldest High-Altitude Human Settlement Discovered in Andes
  4. Capriles, J. M., Albarracin-Jordan, J., Lombardo, U., Osorio, D., Maley, B., Goldstein, S. T., … & Santoro, C. M. (2016). High-altitude adaptation and late Pleistocene foraging in the Bolivian Andes. 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 Reports, 6, 463-474.

 

撰文:寒波(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同名粉絲團,歡迎參觀、拍打、與餵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