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科技的結晶

生活在現代的人類,都有各式各樣方便的工具可以利用,別說生活機能便利的城市,即使是遠離繁華的鄉間,也只是科技沒那麼先進而已。與最聰明的動物相較,任何人都算得上是聰明伶俐,但兩百萬多年來,人類與其祖先最依賴的工具都只是簡單的石器而已。

石器,兩百多萬年來都是尖端科技的結晶,石器是巧人的霹靂車、尼安德塔人的智慧型手機。以現代的眼光看來,簡陋的石器不算什麼,然而考慮到除了人類與其已經滅亡的親戚們(hominin)以外,都沒有第二種生物懂得製造石器,就連聰明的黑猩猩也不行,就能體會製造石器並不簡單……事實上,是很難的事。

巴西的捲尾猴,用石塊敲打時的英姿。(圖片來源)
巴西的捲尾猴,用石塊敲打時的英姿。(圖片來源

 

最近卻有科學家報告,在巴西觀察到一種叫作捲尾猴(capuchin monkey,學名Sapajus libidinosus)的猴子,也會製造「石器」,使得製作石器不再是人類的專利[1]。這件事的意義為何,莫非捲尾猴即將步入石器時代,如「猩球崛起」一般,成為下一世代的人類預備軍?

別擔心的太早,目前連捲尾猴是否算是製造石器,都還有得爭論。

戳戳、敲敲、捲尾猴

人類是最聰明的動物,與人類同屬靈長目的動物,像是猩猩、猴子這些吱吱,也多少具備一些聰明才智。在世界各地種類眾多的靈長目動物中,捲尾猴算是特別引人注目的一種,牠們主要居住在南美洲,有靈巧的手指會操弄樹枝,用來挖鼻孔或驅趕小動物。

會使用樹枝的動物並不是太過罕見,像是黑猩猩與新喀里多尼亞烏鴉,也會利用環境中的樹枝;然而捲尾猴除了細長脆弱的樹枝外,也懂得控制沉重堅硬的石頭,牠們會挑選前端平滑、形狀合適的石塊,作為榔頭使用,把堅硬的果殼敲開。

▶捲尾猴敲打石塊的影片:唯一會用石頭砸破果殼的猴子

最近一項研究發現,捲尾猴用石塊敲開果殼這項行為,至少在幾百年前已經產生[2]。學者在巴西的Serra da Capivara National Park找到14個石塊,形狀與磨損特徵,都跟被現代吱吱拿去當榔頭敲打果果的石塊類似,這批石頭的年代約介於600到700年前,那時附近區域還沒有人類,因此捲尾猴敲打石塊的行為,不可能是向人類學習而得,而是獨自摸索出來的結果。

無疑,捲尾猴很聰明,有能力使用工具(tool),也會利用石頭作為工具,但這卻不等於,牠們已經懂得製造與使用「石器」。

加工過的石頭-石器

一般人看到陳列在博物館中展示的石器,常有的問題是:「這跟石頭有什麼不一樣?」

史前石器(stone tool)最基本的條件之一是,把石頭加工處理後,至少有一個鋒利的邊緣。話雖如此,要判別一件樣本到底是不是石器,還是要訓練有素的專家才能辦到,各位讀者若是不信,可以自行找個石器的圖片實測看看。

幾件距今330萬年的史上最早Lomekwian石器。(圖片來源)
幾件距今330萬年的史上最早Lomekwian石器。(圖片來源

 

目前已知最早的石器,是2015年論文報告,在肯亞找到距今330萬年,被稱作「Lomekwian」的幾件樣本[3]。這批「石器」與石頭差異很小,真的是只有部分鋒利邊緣的石頭,最重的一件重達15公斤,看這架勢,應該是置於地上,而非手持使用,不過確切用法仍是個謎。330萬年前這個年代,還沒有任何已知的人屬(Homo)存在,因此可以斷定,這批石器不是由「人」創造的。

接下來的石器,由於最早在坦尚尼亞的奧杜維峽谷(Olduvai Gorge)發現,因此被稱作奧都萬(Oldowan)石器,在Lomekwian重見天日以前,簡陋的奧都萬石器長期被學者視為最早的石製工具。最早的奧都萬作品距今260萬年,儘管很不起眼,卻從非洲傳播到整個歐亞大陸,還佔據全世界最尖端科技的寶座將近90萬年,要等到176萬年前,更先進的阿舍利(Acheulian)石器才宣告問世。

奧都萬石器中,其中一種是打製而成的石片(flake),藉由敲打石頭,創造出鋒利的邊緣加以利用。有了這款方便攜帶、能隨時隨地使用的工具以後,人類超越所有動物,有了切割這項技能。捲尾猴用來敲打的石塊,單純是拿來用,沒有經過處理的銳利邊緣,自然不能算是石器。

然而這回卻觀察到,捲尾猴也打出了石片。

無意間製造的石器,不能算是石器

科學家最近觀察巴西野外的捲尾猴發現,牠們除了用石頭敲果果以外,還會用石頭砸石頭,但原因不明。砸碎石頭以後,捲尾猴會用舌頭舔舔,由此可以推論不是無意義的亂砸,或許是為了攝取石頭中的石英,或是地衣。

重點是,有些砸碎石頭敲出來的石片,石器專家竟然無法判別,究竟是來自古老人類遺址的高科技產物,亦或只是捲尾猴無心之作。

古代人類與捲尾猴製造的石片,外形一模一樣,無法區分。(圖片來源)
古代人類與捲尾猴製造的石片,外形一模一樣,無法區分。(圖片來源

 

捲尾猴製造了專家認證的「石器」,但即使牠們與古代的hominin創造出一樣的產品,背後的目的仍截然不同。Hominin敲打石頭是希望獲得可以使用的石片,但捲尾猴沒有利用石片的跡象,也就是說,牠們沒有製造工具的意識。在這個脈絡下,捲尾猴即使做出跟人造石器一樣的產物,也不能算是「製造石器」。

一如《Nature》社論的標題:「讓一邊鋒利,不等於製造石器(One sharp edge does not a tool make)」[4]。

知道不只人類會製造石器以後……

對人類演化的研究而言,此一發現有許多意義。

在人類演化史上,開始使用石器是件相當關鍵的事,這代表hominin脫離動物的層次,有了更高超的認知能力,是了不起的行為進步。然而這回才知道,製造簡單的石片這類「石器」,只要會砸石頭就有機會出現,未必需要多高深的心機,這暗示最早使用石器的行為剛誕生時,不一定已經有多麼複雜的動機。

類似捲尾猴的表現,或許在過去也發生過,這讓古人類學家未來判斷時,又要多一層考量。所幸許多非洲的早期遺址中,不只發現石片而已,還有切割過的遺骸等等,能證實古代人是有意識的使用石片,與捲尾猴不同。

捲尾猴位於巴西,這令人想到,至今能確認人類抵達美洲的年代,頂多是兩萬多年,但美洲,特別是巴西一帶,有些報告卻認為更早之前,就出現過人為活動的跡象[5]。假如相關研究的定年是正確的,會與捲尾猴有關嗎?

也許打出夠多石片以後,未來某一天,有位叫作凱薩(Caesar)的捲尾猴終於會拾起石片,將捲尾猴帶進石器時代……

 

參考資料:

  1. Proffitt, T., Luncz, L. V., Falótico, T., Ottoni, E. B., de la Torre, I., & Haslam, M. (2016). Wild monkeys flake stone tools. Nature.
  2. Haslam, M., Luncz, L. V., Staff, R. A., Bradshaw, F., Ottoni, E. B., & Falótico, T. (2016). Pre-Columbian monkey tools. Current Biology, 26(13), R521-R522.
  3. Harmand, S., Lewis, J. E., Feibel, C. S., Lepre, C. J., Prat, S., Lenoble, A., … & Taylor, N. (2015). 3.3-million-year-old stone tools from Lomekwi 3, West Turkana, Kenya. Nature, 521(7552), 310-315.
  4. One sharp edge does not a tool make
  5. Behavioural biology: Stones that could cause ripples

 

撰文:寒波(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同名粉絲團,歡迎參觀、拍打、與餵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