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比人」是小說家創造的奇幻生物,他們體型矮小,自成一族,在托爾金的小說《哈比人歷險記(The Hobbit)》與《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中,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人類演化史上,也有一種已經滅絕的古代人種,由於身形矮小而被稱作哈比人。

發現哈比人的佛洛勒斯島,是位於東南亞海域上的小島,即使在冰河時期也獨立在外,不與大陸相連。(圖片來源)
發現哈比人的佛洛勒斯島,是位於東南亞海域上的小島,即使在冰河時期也獨立在外,不與大陸相連。(圖片來源

 

真實世界的哈比人

真實存在過的哈比人,正式種名是佛洛勒斯人(Homo floresiensis),報告他們存在的論文在2004年問世至今,已經顛覆不少人類演化學上本來的認知。今年公佈的幾個研究,讓我們對哈比人的來歷,以及消失之謎,有了更多線索。

發現哈比人的地點,在印尼一個叫作佛洛勒斯(Flores)的島上,佛洛勒斯人也是因此命名。這個島至少在近100多萬多年來,都獨立於海外,沒有與大陸相連,因此島上的生物勢必要渡海才能抵達[1]。

佛洛勒斯人的身高約1公尺,腦容量約400 cc,都和南猿(Australopithecus)相去不遠,若是他們生活在兩、三百萬年前,南猿與巧人(Homo habilis)仍然在世時的非洲,一點都不令人驚訝;然而他們卻是住在東南亞的一個小島上,而且生存年代相當接近現代。

 

佛洛勒斯島上的遺址位置,梁布亞洞穴比較偏西,Mata Menge位於中部。(圖片來源)
佛洛勒斯島上的遺址位置,梁布亞洞穴比較偏西,Mata Menge位於中部。(圖片來源

 

目前世界上的人類祖先,大概是在7萬年內離開非洲,至少4萬年前已經抵達澳洲。較早的研究認為,佛洛勒斯人一直生存到2萬年內才消失,智人等他們消失以後才在佛洛勒斯現蹤,所以兩者應該在附近區域共存了數萬年之久,只是沒有在島上見過面。

出土佛洛勒斯人的遺址,叫作梁布亞洞穴(Liang Bua Cave),今年新的論文發表了重新定年的結果:洞穴中的佛洛勒斯人最早在19萬年前出現,5萬年前消失[2]。如此一來,這個區域的智人與佛洛勒斯人,年代上有沒有重疊就不是那麼確定了。

哈比人,不是智人!

佛洛勒斯人顯然不是在海島上憑空冒出來的生物,他們的來歷至今仍未明朗。佛洛勒斯島上最早的石器距今一百萬多年,代表那時候就已有人居,另一個遺址出土的石器則是80多萬年前,然而這些很久以前的石器製造者,是住在梁布亞洞穴的哈比人的直系祖先嗎?

這個問題今年有了重大突破。魔戒遠征隊奮鬥多年以後,在島上的Mata Menge遺址找到一個殘缺的下顎以及6顆牙齒,7件樣本屬於至少3位個體,距今大約有70萬年[3] [4]。這件下顎比佛洛勒斯人更小20%左右,儘管不確定是人真的更小隻,或只是這位個體比較小,至少都能肯定,在智人於非洲誕生的很久很久以前,佛洛勒斯島上就已經存在著體型矮小的古代人種。

佛洛勒斯人的祖先是誰,至今仍沒有答案。型態比較發現,這批70萬年前的化石,幾個型態特徵,都介於隔壁爪哇的直立人(Homo erectus),以及本島之後的佛洛勒斯人之間,與非洲的巧人差異較大。這個結果表示佛洛勒斯人,可能是由某種接近直立人的人種演化而來。

 

非洲的巧人、爪哇的直立人,佛洛勒斯人,三者的地理位置、身高、腦容量。(圖片來源)
非洲的巧人、爪哇的直立人,佛洛勒斯人,三者的地理位置、身高、腦容量。(圖片來源

 

目前能夠確定,直立人在超過一百萬前,就已經出現在爪哇。有學者因此推論,佛洛勒斯人最早的祖先是爪哇來的直立人;直立人在抵達佛洛勒斯島後,因為資源短缺而島嶼侏儒化(insular dwarfism),體型變小、腦容量縮水,這才演化為矮小的哈比人[5]。

不過即使70萬年前,以及數萬年前的佛洛勒斯人,真的是由直立人演變而來,他們也未必來自爪哇;亞洲還有許多資訊仍很有限的直立人,都可能與佛洛勒斯人有親戚關係。不過離開非洲的直立人中,即使是距今180多萬年,個頭最小的喬治亞直立人,體型與腦容量仍然超過佛洛勒斯人,所以似乎能夠推論,島嶼侏儒化確實發生過。

智人造成哈比人滅絕?

佛洛勒斯人與智人之間有沒有發生過關係,是相關研究的另一焦點。

早期的智人移民大概在4到5萬年前登陸澳洲,要從亞洲大陸前往澳洲,勢必要先穿越一系列東南亞島嶼。在哈比人消失的5萬年前,智人肯定曾經路過佛洛勒斯附近的島嶼,但有沒有登陸過佛洛勒斯島,目前仍不清楚。

智人最早於何時抵達佛洛勒斯島?今年發表的論文指出,梁布亞洞穴中在24000到41000年前這段期間,首度出現用火的記錄;考量到之前住在洞裡的哈比人,從5到19萬年前,漫長的14萬年間都沒有用火的跡象,可以推論生火的多半是新來的智人,這意謂至少在41000年前,智人就已經抵達了佛洛勒斯[6]。

 

出土佛洛勒斯人的梁布亞洞穴。(圖片來源)
出土佛洛勒斯人的梁布亞洞穴。(圖片來源

 

智人登陸佛洛勒斯的年代,也許更早。今年9月在研討會中發表的報告表示,梁布亞洞穴出土距今46000年前,可能是智人的牙齒,若是牙齒化石真的屬於智人,那麼島上智人最早出現,以及哈比人最後消失的年代,差距就只有幾千年而已[7]。

智人到來的其他佐證是,梁布亞洞穴在46000年前之後,再也沒有劍齒象(Stegodon florensis insularis)、禿鷲(Trigonoceps),與巨型禿鸛(Leptoptilos robustus)的化石,頗為符合智人走到哪,動物滅絕到哪的模式;另外還新出現洞中前所未見,但常見於智人遺址的淡水軟體動物,以及新的石器種類。

或許就是這麼巧合,哈比人消失,然後智人順勢入住,兩者從未見過面;但也有可能,智人其實在更早之前就已經登陸,並造成了哈比人的滅絕。智人不需要直接採用暴力,只要照智人的風格正常運轉,消耗島上有限的資源,就有機會導致哈比人間接滅亡。

近期研究讓我們更加確認佛洛勒斯人,是一種與智人截然不同的古代人種;對哈比人可能的來歷,還有智人在佛洛勒斯島上的活動記錄,也所知更多;然而哈比人是否是智人移民的受害者,在佛洛勒斯工作小組獲得更確實的證據以前,仍不宜妄加揣測。

 

參考資料:

  1. Human evolution: Small remains still pose big problems
  2. Sutikna, T., Tocheri, M. W., Morwood, M. J., Saptomo, E. W., Awe, R. D., Wasisto, S., … & Storey, M. (2016). Revised stratigraphy and chronology for Homo floresiensis at Liang Bua in Indonesia. Nature.
  3. Brumm, A., van den Bergh, G. D., Storey, M., Kurniawan, I., Alloway, B. V., Setiawan, R., … & Puspaningrum, M. R. (2016). Age and context of the oldest known hominin fossils from Flores. Nature, 534(7606), 249-253.
  4. van den Bergh, G. D., Kaifu, Y., Kurniawan, I., Kono, R. T., Brumm, A., Setiyabudi, E., … & Morwood, M. J. (2016). Homo floresiensis-like fossils from the early Middle Pleistocene of Flores. Nature, 534(7606), 245-248.
  5. Palaeoanthropology: The dawn of Homo floresiensis
  6. Morley, M. W., Goldberg, P., Sutikna, T., Tocheri, M. W., Prinsloo, L. C., Saptomo, E. W., … & Roberts, R. G. (2016). Initial micromorphological results from Liang Bua, Flores (Indonesia): Site formation processes and hominin activities at the type locality of Homo floresiensis. 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
  7. Human remains found in hobbit cave

 

撰文:寒波(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同名粉絲團,歡迎參觀、拍打、與餵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