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溪上游的台灣杉純林
鹿野溪上游的台灣杉純林

在將近三天的艱苦長途跋涉後,我終於在山花努努溪、近距離看見此行第一棵台灣杉,事實上是3株肩靠肩生長的台灣杉,從清澈的溪谷石塊間聳入天際,很難想像幾乎沒有土層的岩石可以支撐這樣高聳的巨木,臺灣杉筆直穿出山谷間的霧氣,一股難以形容的感覺襲擊我,頓時忘卻沉重的背包、汗濕的襯衫與痠痛的大腿。

辛苦的長途跋涉,只為尋訪台灣杉絕美原始林
辛苦的長途跋涉,只為尋訪台灣杉絕美原始林

這是我朝思暮想的鬼湖台灣杉,88水災後我走過一次雙鬼縱走,難忘這個區域的遠離塵囂與森氏櫟純林,但並未經過鹿野溪上游的本野山區域,後來透過公共電視的報導得知,在鬼湖東北區有成片古老的台灣杉純林,那裡的臺灣杉原始林之壯美鮮有人知,遑論高聳天際的樹冠層,那更是處女地中的處女地,我光用想像的就心癢到睡不著,於是號招了我們福爾摩沙樹冠層探勘小隊,加上對當地瞭如指掌的佳慕村勇士,規劃了將近一年終於成行。

絕美的大鬼湖景致
絕美的大鬼湖景致

透過螢幕與親眼所見果然還是兩件事,坐在螢光幕前,你無法感受到現地濕潤的雲霧、樹脂的芬芳、苔蘚的翠綠與潺潺溪水,鹿野溪上游區域的台灣杉原始林令人眼花撩亂,行前與研究北美紅杉知名的Steve Sillett教授聯繫,他請我們務必要回報此地台灣杉的高度(如果超過70公尺的話),本來我們是想要找棵比較高的台灣杉來進行測量,誰知道一到此地,每棵台灣杉看起來都那麼筆直高大,錯就錯在沒帶到雷射測距儀,雖然在茂密的原始林中無法輕易看到樹梢,不過至少可以測量溪谷中的巨木心裡有個底,加上路途遙遠工作天有限,我們只好就近在營地周邊爬了兩棵巨木測量,沒想到2株都在70公尺上下(69.14和71.71公尺),一下子就超越Sillett教授的期待,樹冠層上長滿了附生植物,光附生蘭就有5種,樹冠層生態之豐富令人難以想像,這只是初次探勘,未來必定得對這個區域進行更深度的調查才是。

位於將近70公尺高空的台灣杉樹冠層,枝條上的百合豆蘭生長繁茂
位於將近70公尺高空的台灣杉樹冠層,枝條上的百合豆蘭生長繁茂

台灣杉與紅檜、台灣扁柏、香杉、台灣肖楠合稱為台灣針葉樹五木,雖然很少形成如檜木般的大面積純林,零星分布在中海拔霧林帶的台灣杉,常一枝獨秀聳立在稜線上,成為突出樹冠層的孤絕大樹,被譽為台灣針葉樹的帝王。

亟待深入探查的本野山區臺灣杉原始林
亟待深入探查的本野山區臺灣杉原始林

事實上若以高度而言,台灣杉的確是東亞最高的樹種,和分布在太平洋對岸的世界最高樹種長葉世界爺(coast redwood, Sequoia sempervirens)各據一方,尤其難得的是台灣杉這種樹的主要棲地臺灣島,不但山勢陡急,土壤薄稀,更是每年夏季颱風的必經路線。令人好奇的是,這種上一紀冰河時期孓遺的巨木,最後為什麼會落腳在台灣這個太平洋上的熱帶小島?

現存的柏科(Cupressaceae)樹木、包含台灣杉,多半是古老地質時代的孓遺物種,台灣杉的化石首見於北極圈格陵蘭東部的Svalbard群島上,其後於中國的東北,及日本本州亦發現化石年代相似或稍晚之記錄,在距離目前500萬年左右的上新世(Pliocene)時期,地球的區域性氣候從相對溫暖轉化為比較乾冷,此時台灣島浮出海面,剛好提供低緯度的棲地,容納南遷的溫帶植物,其後的更新世(Pleistocene)冰河期,台灣海峽成為陸橋,更多植物由亞洲大陸遷入台灣,海島型氣候使台灣即使在冰河期間也不至於過於嚴寒,此外由於台灣的山岳地形發達,間冰期間這些北方的植物在台灣山區上下遷移,造就了台灣目前傲人的植物多樣性,也庇護了許多南遷的溫帶孓遺物種。

臺灣杉樹冠層的毬果,所謂合抱之木,生於毫末,很難想像參天巨木臺灣杉都是由細如芝麻的種子長成的

臺灣杉樹冠層的毬果,所謂合抱之木,生於毫末,很難想像參天巨木臺灣杉都是由細如芝麻的種子長成的

台灣杉的學名是1906年由日本學者早田文藏所正式發表,以Taiwan的拉丁語轉化為屬名,模式標本採集於台灣南投的烏松坑,然而其最早的採集紀錄可以回溯回1868年,是Anderson在雲南騰衝所採的標本,但當初的標本由於不具毬果而被Kew植物園誤認為形似的柳杉,其後在緬甸北部山區及雲南與緬甸邊界也有零星的採集紀錄,當地的中國人長期使用台灣杉為棺木用材。近代(2001年)於越南北部有一小群100株左右的台灣杉被發現,只分布在3平方公里的小區域內,族群岌岌可危,與台灣杉的其它分布地相比,目前台灣山區之族群可說是全球最為豐富的,尤其是雙鬼湖區域的大面積台灣杉純林,是相當難得的世界遺產。

鹿野溪床兩側崩塌地常見台灣杉幼苗
鹿野溪床兩側崩塌地常見台灣杉幼苗

筆者仍在思考雙鬼湖區域台灣杉能形成大面積純林的原因。上世紀初期,英國植物學家者Price在台灣採集時,曾見台灣杉普遍散生於海拔2000公尺左右的中海拔櫟林帶,如阿里山林場過去也常見台灣杉與檜木林混生,但目前台灣西部此區域的原始林幾乎已砍伐殆盡,現存的台灣杉巨木大多在東部罕有人跡的山區,台灣杉是典型的霧林帶樹種,喜歡溫暖潮濕的生育地,它的種子細小,能遠距離隨風飄散,幼苗常見於溪谷崩塌地,或倒木上,是喜陽的先驅樹種。而鹿野溪上游兩側常有大面積崩塌地產生,東向坡則長年受太平洋水氣浸潤,加上位於中央山脈深處,較少受到颱風的侵害,或許是此地成為台灣杉樂園的原因,而當地的魯凱族更以「撞到月亮的樹」來讚頌它的壯美。

鹿野溪床兩側崩塌地常見台灣杉幼苗
鹿野溪床兩側崩塌地常見台灣杉幼苗

 

撰文、攝影:徐嘉君

 

延伸閱讀:夢幻湖的夢幻植物──臺灣水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