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構類似的故事,時常以各種版本、不同語言,流傳在文化相似的環境,歷久不衰,例如耳熟能詳的《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就廣泛流傳在使用印歐語的各個社會。故事跟生物一樣都有自己的生命傳承,追蹤這些故事的源流,能幫助我們認識社會的演變。

很久很久以前的超自然民間故事

印歐語系包含英語、法語、凱爾特語、羅馬尼亞語、梵語等眾多語言,歷史悠久,分佈範圍十分廣泛,從歐洲到伊朗、印度都有。像《美女與野獸》這類的故事還有很多,大家都知道它們出現在很久很久以前,卻沒人知道流傳多久。這個格林兄弟本人也很好奇的問題,顯然不容易回答。

浮士德與魔鬼交易的芭樂劇情,歷來故事中一再出現。(圖片來源)
浮士德與魔鬼交易的芭樂劇情,歷來故事中一再出現。(圖片來源

所幸比起格林兄弟1812年出版童話集時,21世紀的資料齊全許多,科學方法也今非昔比。一項新研究從一個叫作「Aarne Thompson Uther」的民間故事系統中,挑出275個與超自然力量,或說與魔法有關的故事,分析它們的親疏關係,嘗試解答故事的起源[1]。

分辨親疏遠近是演化學家的專長。從共同祖先分家以後,隨著時間經過愈久,會累積愈多差異,因此比較差異的多寡,可以回推共同祖先的年代。除了演化學,這套方法也被語言學借用,用來研判各種語言間的關係,所以語言學家已經知道印歐語系幾個分支間的關係,還有它們各自在多久前誕生。

接下來,只要建立語言與故事間的對應關係,例如某個故事存在於幾種語言,那幾種語言的共同祖先可以回推到3000年前,就知道這個故事至少三千高壽。

人類與魔鬼交易知識,也許已經六千年之久

但故事不只有代代相傳這種「垂直傳遞」的方式,一個故事存在於一種語言也可能單純是因為,從別人家聽來的故事好棒棒,大家都愛聽又愛講,所以直接以「水平轉移」的方式傳入,而非直接源自祖宗的遺產(對基因熟悉的讀者,應該不難聯想到「水平基因轉移」)。

275個故事中,只有76個較為符合代代相傳的模式,當中4個可以一路回推到印歐語系誕生之初的「原始印歐語」(Proto-Indo-European language),也就是「原始印度伊朗語(Proto-Indo-Iranian language)」與「原始西印歐語(Proto-Western-Indo-European language)」尚未分家的古早年代。其中機率最高的達到87%,是從印度到歐洲廣泛分佈的《鐵匠與魔鬼(The Smith and the Devil)》。

印歐語系流傳的眾多超自然故事,可能起源的階段。(圖片來源)
印歐語系流傳的眾多超自然故事,可能起源的階段。(圖表來源

 

《鐵匠與魔鬼》故事原型,是鐵匠用自己的靈魂與超自然力量交易,以靈的轉移換取某些能力,後來又耍詐欺騙對方。這樣講大概很多人沒聽過,不過說到中世紀的名人浮士德,知名度想必不差,像是馬羅的《浮士德博士悲劇史》、歌德的《浮士德》都取材自於此。它的雛形可能在6000年前已經誕生。

印歐語系起源的兩個假說:農業或遊牧

如何得知《鐵匠與魔鬼》誕生在6000年前?前面提過,語言學家已經知道印歐語系旗下分支間的關係,也能估計各個分支誕生與分化的年代。然而學界對印歐語系確切的起源時間與地點,目前仍有兩派不同的主流論點:「安那托利亞假說」及「草原假說」。[2]。

安那托利亞假說主張,印歐語系起源於現在土耳其的安那托利亞,語言隨著8000多年前新石器時代的農夫移民一起擴張。草原假說則認為,印歐語系最初在6000年前左右,誕生於黑海與裏海北方的東歐大草原(Pontic–Caspian steppe),再被此處的遊牧民族傳往各地。

解釋印歐語系起源的安那托利亞假說與草原假說。(圖表來源)
解釋印歐語系起源的安那托利亞假說與草原假說。(圖表來源

兩個假說對原始印歐語的年代估計有出入,各個分支的估計也跟著受影響,比方說原始印度伊朗語與原始西印歐語的分家年代,根據安那托利亞假說是約7000年前,草原假說卻是5000多年前[3]。這篇研究民間故事的論文作者,支持草原假說,因此採用《鐵匠與魔鬼》誕生在6000年前的說法。

不過爭論已久的兩個假說,最近也許已經分出勝負。

語言、金屬、DNA

2015年有兩篇論文,直接從數千年前的古代遺骸取得DNA,研究歐亞大陸的族群遺傳史,發現安那托利亞的農夫從8000多年前起,的確帶著農業大舉向歐洲移民,或許也將他們的語言傳入歐洲,意謂安那托利亞假說確實有其道理。然而5000年前左右,源自東歐大草原的遊牧族群迅速向各處大舉遷徙,包括歐洲與中亞的遺傳血脈,都被這波超級移民潮永遠改變[4][5]。

有意思的是,草原移民潮的DNA前進方向,也跟現在印歐語系散佈的模式一致,這是草原假說十分有利的佐證,使得一些學者認為勝負已分。即使伊朗與印度欠缺古代遺傳學資料,讓這個方向的傳播仍有疑問,至少也能確定,歐洲的印歐語並非來自土耳其,而是由草原傳入,本來農夫的語言被新來的取代,然後它就死掉了。

 

草原假說認為,起源自草原的族群學會使用馬匹與輪子後,青銅時代的騎士得以散居四方,連帶將他們的語言──原始印歐語帶往各地,造成的影響直到今日。(圖片來源)
草原假說認為,起源自草原的族群學會使用馬匹與輪子後,青銅時代的騎士得以散居四方,連帶將他們的語言──原始印歐語帶往各地,造成的影響直到今日。(圖片來源

考量到歷史脈絡,《鐵匠與魔鬼》六千大壽的意義,將不只是故事很古老那麼單純。存在這麼久遠的故事暗示,曾有一個講原始印歐語的社會創造出這個原型,後來隨著語系擴張與分化衍生而成各種版本。《鐵匠與魔鬼》正是原始印歐語社會存在過的證明。

這個草原上的遊牧社會有什麼特徵?草原假說另一論點是,歐亞大陸在5000多年前進入青銅時代後,印歐語系擴張與金屬技術的傳播密切相關。假如《鐵匠與魔鬼》真的起源於最初的印歐語社會,那麼還真是充滿了時代感,畢竟「鐵匠」與魔鬼交易「金屬技術」的劇情,聽起來就不是新石器農夫的風格。

 

參考資料:

  1. da Silva, S. G., & Tehrani, J. J. (2016). Comparative phylogenetic analyses uncover the ancient roots of Indo-European folktales. 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 3(1), 150645.
  2. Steppe migration rekindles debate on language origin
  3. Pagel, M. (2016). Anthropology: The Long Lives of Fairy Tales. Current Biology, 26(7), R279-R281.
  4. Haak, W., Lazaridis, I., Patterson, N., Rohland, N., Mallick, S., Llamas, B., … & Fu, Q. (2015). Massive migration from the steppe was a source for Indo-European languages in Europe. Nature.
  5. Allentoft, M. E., Sikora, M., Sjögren, K. G., Rasmussen, S., Rasmussen, M., Stenderup, J., … & Malaspinas, A. S. (2015). Population genomics of Bronze Age Eurasia. Nature, 522(7555), 167-172.

 

撰文:寒波(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同名粉絲團,歡迎參觀、拍打、與餵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