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們還得持續糾結一段時間。

家長們曾擔心電視對孩子的影響,很早以前甚至還擔心過收音機。如今,隨著電腦、手機、平板和電玩的氾濫,家長們又有了新的擔憂:自家孩子花在螢幕上的時間總量。

對於家長們來說,這種擔心似乎有著一定的道理。畢竟在青春期階段,孩子們沉浸於螢幕的情況陡升;也是從這個階段開始,大腦的發育速度加快了,在向成年的轉變過程中,神經網路被修剪和鞏固。於是,很多人提出「螢幕上癮」一詞,認為過度使用螢幕設備會改變孩子的大腦。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改變大腦」這話沒錯,但孩子們參加的其他活動也能這樣:睡覺、做作業、踢足球、爭吵、在貧困中長大、讀書、在學校後門抽煙。青少年的大腦不斷變化,或「重新連接」,以應對日常的經歷,這種適應持續到20歲出頭至35歲左右。

當然,這個答案並不足以讓家長信服。他們更擔心的是,孩子的大腦是否真會受到危害。最近的一項大型研究就對該問題做了調查,發現部分被試的能力傾向測試得分和大腦發育等方面的確有一些差異。但這些只是初步的結果,科學家們還不能給出有力的解釋。看來,家長們還得持續糾結一段時間了。

大腦究竟變了沒?

科學家們想知道,在一定的門檻內,螢幕時間是否會導致青少年大腦結構或功能的任何可測量的差異,以及這些差異是否有意義。它們是否會導致注意力不足、情緒問題、閱讀上的延遲或解決問題能力的延遲?

這方面的研究尚無令人信服的結果。有超過百餘份科學報告和調查研究了年輕人的螢幕習慣和幸福感,尋找情緒和行為上的差異,以及態度(如身體形象)的變化。2014年,貝爾法斯特女王大學(Queen’s University Belfast)的科學家回顧了43個實驗設計最佳的此類研究。研究發現,社群網路可以拓寬人們的社交圈,可能帶來好的影響,也可能帶來壞的影響,比如讓年輕人接觸到虐待性內容。

該述評的作者總結道,「關於社交媒體對年輕人心理健康的影響,缺乏強有力的因果研究。」簡而言之:結果形形色色,有時甚至相互矛盾。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心理學家還研究了玩暴力電子遊戲是否與攻擊性行為有關。在已有的200多項這類研究中,有人發現了其中的聯繫,也有人沒有。研究這一點以及螢幕時間的其他方面的一個挑戰是確定因果關係的方向:玩大量暴力電子遊戲的兒童會因此變得更具攻擊性嗎?還是他們被這些內容所吸引是因為他們從一開始就更具攻擊性?

即使科學家們發現了強有力的證據,證明有一種單一的、可測量的影響──比如說,每天看電視三小時與被診斷為註意力缺陷多動障礙的風險增加有關──如此明確的聯繫並不一定意味著在大腦結構上有任何一致的、可測量的差異。

個體差異是大腦發育的規則。大腦特定區域(如前額葉皮層)的大小、這些區域編輯和鞏固其網路的速度,以及這些參數在人與人之間的差異,使得解釋研究結果非常困難。為了解決這些障礙,科學家需要大量的研究對象,並對大腦有更好的理解。

有新的發現嗎?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目前正在進行一項「青春期大腦的認知發育研究」。研究人員將對1萬1800名青少年進行跟踪調查,每年對他們做一次核磁共振成像,看看大腦的變化是否與行為或健康有關。這項研究始於2013年,招募了21個學術研究中心,最初主要研究藥物和酒精對青少年大腦的影響。從那以後,這個項目擴大了範圍,現在包括了其他目標,如腦損傷的影響、螢幕時間、基因和一系列「其他環境因素」。

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C San Diego)的研究團隊參與了該項目,他們分析了4500多名青春期前兒童的腦部掃描結果,並將掃描結果與孩子們的螢幕時間(孩子們自己在問卷中報告的時間)以及他們在語言和思維測試中的得分聯繫起來。調查結果好壞參半。一些重度螢幕使用者的大腦皮層在比預期年齡更小的時候就顯示出變薄;但是這種變薄是大腦自然成熟的一部分,科學家們並不清楚這意味著什麼。一些重度使用者在能力傾向測試中的得分低於曲線,另一些則表現良好。

圖片來源:Pixabay

但是自我報告估計的螢幕時間的準確性很難確定。而大腦結構上的細微差異與人們實際行為之間的聯繫則更加模糊。因此,研究人員實際上是將一種不確定的關係乘以另一種,需要進行統計調整。要得出明確的結論是極其困難的,而腦部掃描只不過是一個時間上的快照,這一事實使結論變得更加複雜:從現在起一年後,觀察到的一些關係可能會逆轉。

作者也承認這一點。他們總結道:「這些不同的發現提供了一個重要的公共健康信息,即螢幕媒體活動不是簡單地對大腦有害,或對大腦相關功能有害。」

換句話說,測量到的效果可能是好的,或者更有可能根本沒有意義,直到進一步的研究證明並非如此。

螢幕成癮可能好壞參半

螢幕成癮可能對大腦既有好處也有壞處,這取決於個體及其觀看習慣。由於受到虐待,有些個人怪癖,或者存在亞斯伯格症候群(Asperger syndrome)這樣的發育差異,許多人在社交上處於孤立狀態,他們通過螢幕建立社交網絡,但很難通過面對面交流建立這樣的聯繫。對於這樣的兒童來說,依賴於螢幕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考慮到潛在的許多其他影響因素:大麻的使用、飲酒和吸煙的影響、遺傳差異、家庭或學校的變故,以及整個青春期的情緒風暴,要把對大腦發育的負面影響從正面影響中分離出來是極其困難的。

大多數家長可能已經意識到了螢幕時間的最大弊端:它會在多大程度上取代其他童年經歷,包括睡覺、翻圍牆、精心設計惡作劇和惹麻煩。事實上,許多家長──也許是大多數家長──年輕時每天看幾個小時的電視。他們的經歷可能比他們所知的更像他們的孩子。

 

撰文:Benedict Carey 

編譯:Ent

翻譯:球球

校閱:EON

編譯來源: The New York Times, Is Screen Time Bad for Kids’ Brains?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這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泛科技主題網站,提供負責任、有智趣的科技主題內容,歡迎關注他們。如需轉載請直接聯繫sns@guo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