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大多數心腦血管疾病患者,服用阿斯匹靈的收益明顯大於風險。

「阿斯匹靈」(Aspirin)這個名字在1899年被註冊,但這種化學物質的應用卻能追溯到至少公元前1534年。這期間很多藥物出現又被淘汰,留存下來的也更新了好幾代,阿斯匹靈卻仍然是世界上服用人數最多的藥[1]。

圖片來源:PxHere

如此經久不衰,是因為它的經典作用難以被其他藥物取代,並且這種老藥的新療效也不斷被發現。阿斯匹靈最初用於止痛和消炎,20世紀進入心腦血管疾病領域,並成為預防及治療的基石,近年還發現它能降低結直腸癌等腫瘤的風險[2]。

不過,長期服用阿斯匹靈的心腦血管疾病患者,常常因為擔心藥物的副作用、依賴性等,陷入「要不要停藥」的考慮中。實際上,絕大多數心腦疾病患者,服用阿斯匹靈的收益是大於風險的,因此不可隨意停藥。

阿斯匹靈廣泛用於心腦血管疾病領域

人體的各個器官都需要動脈供給富含營養的血液才能正常運轉,心腦血管疾病發作往往是因為動脈血管內形成血栓堵住血管,相應部位組織因缺血而壞死,堵在心臟就是心肌梗塞,堵在腦子裡就是腦梗塞。

心肌梗塞發作。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目前阿斯匹靈應用最廣泛的領域就是心腦血管疾病。風險高的人規律服用阿斯匹靈可以預防意外的發生和復發。

服用阿斯匹靈可預防心血管意外

阿斯匹靈主要用於預防心腦血管意外的發生,對於已經確診心腦血管疾病的患者作用更為顯著,可將疾病發作的風險減少五分之一[3]。

妊娠期高血壓風險較高的孕婦,如有子癇前症史、胎盤疾病史及腎臟疾病等,應在妊娠三個月後開始服用阿斯匹靈以預防高血壓對孕婦重要器官、胎盤及胎兒的損害[ 4]。

圖片來源:Pixabay

75歲以上的老年人,心腦血管疾病和出血風險都升高,但其中已經確診的心腦血管疾病患者多數服用阿斯匹靈有益[5]。

服用阿斯匹靈整體上利益大於風險

很多人提起吃藥,習慣先問有沒有副作用、會不會產生依賴。不可否認,服用阿斯匹靈也可能出現不良反應,包括消化道損傷、出血、過敏及胎兒畸形(妊娠前三個月服用)等[6]。其中最常見的是消化道損傷,通常在開始服藥時出現,風險較大的情況包括曾經有過胃腸道潰瘍或出血、同時服用其他容易導致出血的藥物、高齡、吸煙及飲酒等。

不過,有些人雖然不良反應風險較高,但獲益依然明顯大於風險,總體來看服用阿斯匹靈還是對健康有益處的。這就像站在即將沉沒的船上,跳進水裡有十分之一的概率被鯊魚吃掉,不跳的話有一半機率隨船沉至海底,那總不能因為怕鯊魚就不跳吧?

總體上來說,服用阿斯匹靈收益大於風險。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而且長期服用時,也有一些方法可以降低出血風險,如選用腸溶製劑,不要剝開或咬碎藥片,這樣可以減少藥物對胃黏膜的刺激[7]。胃腸道容易出血的人,可以同時服用抑制胃酸分泌的藥物降低出血風險[8]。實際上,即使發生出血,如果是皮膚黏膜等風險較小的少量出血,也不必停藥[9]。如果因胃腸道出血暫時停用阿斯匹靈,在病情穩定後也應恢復服藥,這樣可以明顯降低出現血栓的可能,並且一般不會造成再次出血[10]。所以醫生會根據個人當時的具體情況,權衡收益和風險,然後決定是否需要服用阿斯匹靈。

提到依賴問題,大多數藥不能停是因為疾病伴隨終身,需要持續治療,而不是人體對藥物產生依賴,阿斯匹靈也是這樣。停用阿斯匹靈不會出現類似戒菸戒酒時的不舒服。但擅自停藥會明顯增加心腦血管意外的風險。

不要隨意停用阿斯匹靈

第一次拿到阿斯匹靈處方,很多人會想「現在沒什麼不舒服的感覺啊,我沒倒霉到會心梗塞腦梗塞之類的吧」,於是猶豫要不要吃藥。一番心理鬥爭之後,一部分人終於開始吃藥,但他們又會聽到「你在吃阿斯匹靈?副作用很大,會胃出血誒!」這類的話語,便又糾結要不要停藥。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對於很多人來說,阿斯匹靈要吃一輩子,幾十年的時間裡很容易出現因為某些原因不想繼續服藥的情況。即使是已經診斷心腦血管疾病的患者,規律服用阿斯匹靈的人還不到一半,其中部分人甚至從未服藥或完全停用。

至於停藥的原因,多數是害怕藥物的副作用,或認為沒有服藥的必要[11]。副作用方面前文已經做了解釋,對於多數心腦血管疾病患者,規律服用阿斯匹靈獲益遠大於風險。至於服藥的必要性,阿斯匹靈的作用是預防心腦血管意外的發生,很多人服藥後覺得症狀沒有緩解,於是認為沒有必要繼續服藥,或是感覺症狀好轉就認為病已經治好了,不需要再繼續用藥,這都是不對的。

實際上,除了特殊情況,比如要接受手術或嚴重出血等,停用阿斯匹靈會使心腦血管意外的風險明顯增加。剛停藥時的風險甚至比未開始服藥時還要高。這是因為停藥後體內的阿斯匹靈逐漸減少,當濃度很低時,其促進血栓形成的作用強於抑製作用,所以意外發生的風險反而升高。這不是停藥後的反彈,而是體內仍殘留少量阿斯匹靈的表現[12]。已確診的心腦血管疾病患者,停藥後風險是繼續服藥的1.5~3倍,做過冠狀動脈支架手術的患者風險可升高近百倍,並且風險是在停藥後立即上升[13, 14 ]。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作為一種流行至今的百年老藥,阿斯匹靈在心腦血管疾病領域的地位無法被取代,並且它價格低廉,可以說是效價比最高的藥物。服用阿斯匹靈時需要警惕不良反應的出現,但也不要因噎廢食,擅自停藥會帶來很大風險。

 

撰文:Mira 

編輯:黎小球

參考資料:

  1. Fuster V, Sweeny JM. Aspirin: a historical and contemporary therapeutic overview. Circulation. 2011;123(7):768-778.
  2.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Bibbins-Domingo K, Grossman DC, Curry SJ, Davidson KW, Epling JW Jr, García FAR, Gillman MW, Harper DM, Kemper AR, Krist AH, Kurth AE, Landefeld CS, Mangione CM, Owens DK , Phillips WR, Phipps MG, Pignone MP, Siu AL. Screening for Colorectal Cancer: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Recommendation Statement. JAMA. 2016;315(23):2564-2575.
  3. Berger JS, Brown DL, Becker RC. Low-dose aspirin in patients with stable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 meta-analysis. Am J Med. 2008;121(1):43-49.
  4. 中華醫學會婦產科學分會妊娠期高血壓疾病學組. 妊娠期高血壓疾病診治指南(2015). 中華婦產科雜誌. 2015;50(10):721-728.
  5. 海峽兩岸醫藥衛生交流協會老年醫學專業委員會. 75歲以上老年抗栓治療專家共識. 中國循環雜誌. 2017;32(6):531-538.
  6. 中華醫學會老年醫學分會, 《中華內科雜誌》編輯委員會, 《中華老年醫學雜誌》編輯委員會. 阿斯匹靈在動脈粥樣硬化性心血管疾病中的臨床應用: 中國專家共識(2016). 中華內科雜誌. 2017;56(1):68-80.
  7. 中國醫師協會心血管內科醫師分會, 中國醫師協會心血管內科醫師分會血栓防治專業委員會, 中華醫學會消化內鏡學分會北京神經內科學會, 急性冠狀動脈綜合徵抗栓治療合併出血防治多學科專家共識組. 急性冠狀動脈綜合徵抗栓治療合併出血防治多學科專家共識. 中華內科雜誌. 2016;55(10):813-824.
  8. 中華醫學會老年醫學分會, 《中華內科雜誌》編輯委員會, 《中華老年醫學雜誌》編輯委員會. 阿斯匹靈在動脈粥樣硬化性心血管疾病中的臨床應用: 中國專家共識(2016). 中華內科雜誌. 2017;56(1):68-80.
  9. 中國醫師協會心血管內科醫師分會, 中國醫師協會心血管內科醫師分會血栓防治專業委員會, 中華醫學會消化內鏡學分會北京神經內科學會, 急性冠狀動脈綜合徵抗栓治療合併出血防治多學科專家共識組. 急性冠狀動脈綜合徵抗栓治療合併出血防治多學科專家共識. 中華內科雜誌. 2016;55(10):813-824.
  10. 抗栓治療消化道損傷防治專家組. 抗栓治療消化道損傷防治中國專家建議(2016·北京). 中華內科雜誌. 2016;55(7):564-567.
  11. 段英偉, 宋建敏. 阿斯匹靈不合理停藥的原因及乾預探究. 中國病案. 2011;12(7):62-63.
  12. Doutremepuich C, Aguejouf O, Desplat V, Eizayaga FX. Paradoxical thrombotic effects of aspirin: experimental study on 1000 animals. Cardiovasc Hematol Disord Drug Targets. 2010;10(2):103-110.
  13. Sundström J, Hedberg J, Thuresson M, Aarskog P, Johannesen KM, Oldgren J. Low-Dose Aspirin Discontinuation and Risk of Cardiovascular Events: A Swedish Nationwide,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 Circulation. 2017;136(13):1183- 1192.

Biondi-Zoccai GG, Lotrionte M, Agostoni P, Abbate A, Fusaro M, Burzotta F, Testa L, Sheiban I, Sangiorgi G.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n the hazards of discontinuing or not adhering to aspirin among 50,279 patients at risk for coronary artery disease. Eur Heart J. 2006;27(22):2667-2674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這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泛科技主題網站,提供負責任、有智趣的科技主題內容,歡迎關注他們。如需轉載請直接聯繫sns@guo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