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鳴是聽力損害的早期徵兆。

想像一下,當你剛想集中注意力讀一篇文章時,耳邊突然有隻「蒼蠅」在嗡嗡叫;或者當你晚上躺在床上想安靜入睡時,耳邊卻發出吱吱的聲音。這種在沒有任何外界刺激下耳內產生的異常聲音就是耳鳴。毫無疑問,耳鳴是讓人厭煩的。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你可能認為耳鳴是老年人的專利,但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出現耳鳴了。

美國一項研究顯示,約有十分之一的成年人患有耳鳴。巴西一項調查發現,11-17歲的青年中,超過一半(54.7%)的人有過耳鳴的經歷。

耳鳴是聽力損害的早期徵兆,需要被重視。

耳蝸毛細胞幫助你聽見聲音

如果把耳朵想像成大海,位於內耳(耳蝸)的毛細胞就如同海水中的水草。

就像海浪傳過來,水草會跟著海浪運動一樣,當聲波傳過來的時候,毛細胞也會隨著聲波反复伸展和收縮,最終通過連接在它身後的神經把聲波的信號傳遞到大腦中。

耳蝸毛細胞受損會導致耳鳴

人類的耳蝸的結構很脆弱,當聲波過大的時候,耳蝸毛細胞會出現暫時性或者永久性的損傷,於是就可能出現耳鳴。以下這些原因可能會引起耳鳴:

噪音

還記得電影裡面的場景嗎,炸彈爆炸後,主角經常有短暫的耳鳴,其實就是因為噪音是引起耳鳴的一個主要原因。這也是為什麼耳鳴是戰場退伍軍人中最常見的症狀之一。

噪音是耳鳴的誘因。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不良生活方式帶來的噪音是耳鳴的常見誘因。每天長時間使用耳機聽音樂,且耳機裡的音量過大;經常光顧舞廳和搖滾音樂會等嘈雜場所,會加重耳鳴的風險。

此外,居住環境周圍的噪音大也會誘發耳鳴,比如住在機場附近,或者周圍有建築工地的噪音等會損壞耳朵裡的微小構造而造成耳鳴。

精神和心理因素

耳鳴與精神因素關係密切,尤其是憂鬱和焦慮。研究顯示,耳鳴和憂鬱有一些重疊的症狀,比如失眠、絕望、煩惱、易怒、注意力不集中、人際問題和社交退縮。年輕人如果工作和學習壓力大,加班熬夜,情緒激動、焦慮的時候更容易發生耳鳴。

焦慮、憂鬱等心理因素也會造成耳鳴。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疾病和藥物

中耳炎、外耳炎等耳部疾病會造成外耳道腫脹,動脈粥樣硬化、高血壓等疾病容易造成血流的變化,都可能導致耳鳴。有些人服用阿司匹林、紅黴素等抗生素也會誘發耳鳴。

五招防治耳鳴

耳鳴容易讓人疲勞、焦慮、憂鬱,還會影響記憶力和注意力,造成精神和情感上的痛苦。嚴重的耳鳴還會損傷聽力,同時讓大腦不停工作、得不到休息。

目前醫學上還不能徹底治愈耳鳴,不過有一些辦法可以幫助你控制和緩解耳鳴。

遠離噪音

尤其是年輕人,不要長時間戴耳機聽音樂。

比如某些面臨考試壓力的高中生,喜歡整夜戴耳機聽歌入睡,但第二天早起突然發覺自己有嚴重的耳鳴了。對於這種情況,醫生通常會給的第一個處方就是不要再戴耳機聽歌了。

預防耳道疾病

注意預防中耳炎的發生,比如游泳時記得帶上耳塞防止內耳進水。控制高血壓和動脈粥樣硬化,少喝酒與咖啡,避免血管過度擴張帶來的耳鳴。

戴耳塞游泳可以減小得中耳炎的風險,從而預防耳鳴。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轉移注意力

俗話說,眼不見心靜,耳不聽也心靜。利用白噪音可以轉移注意力,減少耳鳴給自己情緒帶來擾動。什麼是白噪音呢?可以簡單地理解為是和諧的、不刺耳的聲音。噪音一般都是高頻音,所以聽上去會覺得很吵鬧,而白噪音的頻率是均勻分佈在整個可聽範圍的,所以比較悅耳。如果不好理解,可以想像一下風扇、除濕機和冷氣等,它們的聲音都是有效的天然白噪音。還有一些非人工的聲音比如波浪、瀑布、雨或夏天夜晚的聲音。

讓自己快樂起來

精神因素可以誘發耳鳴,所以憂鬱症或焦慮症會繼發耳鳴。在服用抗憂鬱和抗焦慮藥物後,比如三環抗憂鬱藥、阿普唑侖等,耳鳴會得到緩解。據調查,英國五分之一的耳鳴患者在通過服藥治療耳鳴。

如果你有以上的誘因,並且受耳鳴的困擾較重,可以考慮在醫生的指導下用藥。

接受耳鳴,別和它作對

正面思考等心理學療法可以幫助減少耳鳴帶來的困擾,其核心是教會人們怎樣接受耳鳴,而不是與耳鳴作對。下次當你又覺得有唐僧在耳邊嗡嗡嗡的時候,試著理解它吧。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一兩次的耳鳴其實不用太過擔心,但如果是長期耳鳴,就可能表示你處在聽力受損的前期,可不要去忽視它喔。

 

撰文:華佗3分鐘

編輯:黎小球

參考資料:

  1. Jay M. Bhatt, Harrison W. Lin, Neil Bhattacharyya. Prevalence, Severity, Exposures, and Treatment Patterns of Tinnitus in the United States. JAMA Otolaryngology–Head & Neck Surgery, 2016; DOI: 10.1001/jamaoto.2016.1700
  2. Tanit Ganz Sanchez, Fernanda Moraes, Juliana Casseb, Jaci Cota, Katya Freire, Larry E. Roberts. Tinnitus is associated with reduced sound level tolerance in adolescents with normal audiograms and otoacoustic emissions. Scientific Reports, 2016; 6: 27109 DOI: 10.1038/ srep27109
  3. https://www.nidcd.nih.gov/health/tinnitus
  4. Sara A. Schmidt, Jake Carpenter-Thompson, Fatima T. Husain. Connectivity of precuneus to the default mode and dorsal attention networks: A possible invariant marker of long-term tinnitus. NeuroImage: Clinical, 2017; 16: 196 DOI: 10.1016/ j.nicl.2017.07.015
  5. Laurence McKenna, Elizabeth M. Marks, Florian Vogt. 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 for Chronic Tinnitus. Ear and Hearing, 2018; 39 (2): 359 DOI: 10.1097/AUD.0000000000000491
  6. http://www.mayoclinic.org/diseases-conditions/tinnitus/basics/treatment/con-20021487
  7. Langguth, M. Landgrebe, T. Kleinjung, GP Sand, G. Hajak
  8. Tinnitus and depression.World J. Biol. Psychiatr.: Off. J. World Fed. Soc. Biol. Psychiatr., 12 (7) (2011), pp. 489-500
  9. Kyu-ManHan.Tinnitus, depression, and suicidal ideation in adults: A nationally representative general population sample. Journal of Psychiatric Research.Volume 98, March 2018, Pages 124-132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這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泛科技主題網站,提供負責任、有智趣的科技主題內容,歡迎關注他們。如需轉載請直接聯繫sns@guo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