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盲目地「下毒」,帶來的可能是整個食物鏈的巨變!

50年前,以色列人決定給胡狼下毒。

亞洲胡狼(Canis aureus)也叫金豺,是犬科犬屬的動物,達爾文曾認為牠是狗的祖先之一。後來的科學進展推翻了這個想法,但不可否認牠確實在很多方面都很像狗。牠比最小的狼還要小一點,可以和灰狼或狗雜交,第一代後裔常常可育。牠是雜食動物,下能吃水果吃蔬菜,上能偷雞鴨殺小牛,給農民帶來了不少損失。牠還熱衷於翻垃圾堆,所以隨著人類傾倒的垃圾增加,牠的數量也越來越多。當然,牠也是狂犬病的帶原者(雖然很少會直接攻擊人)。

亞洲胡狼(Canis aureus)圖片來源:Pixabay

1964年,以色列政府開始大規模剿殺胡狼,目標是將胡狼的數量減少一半。農業部起初的計畫十分合理:把氟乙醯胺注射到死去的雞體內,放置在農場附近,上面用網遮蓋防止猛禽誤食,掩埋毒死的胡狼屍體,如此等等。

但事實上大部分的毒餌是農民自己放置的,而他們對這些安全措施不是不知道,就是不在乎。重點是把該死的胡狼都殺掉,管那麼多幹嘛?

結果相當成功,甚至是過於成功:兩年的時間裡,胡狼數量從10萬隻減少到了接近0。但是沒人管理毒餌的使用情況,沒人掩埋屍體,沒人回收未被吃掉的毒藥,也沒人在阻止其他動物誤食。原本到處都是的小嘴烏鴉幾乎消失,連喜歡把卵產在烏鴉巢裡的大鳳頭鵑也不見了。狼、叢林貓、紅狐、獴,還有很多猛禽,在毒藥的衝擊下也一同崩潰。

然後兔子爆發了。

在「胡狼戰役」結束後僅僅兩年,以色列的野兔數量就破了歷史記錄。人們發現,兔子給農業帶來的損失常常比 亞洲胡狼更大。畢竟,一隻胡狼消失,就意味著很多隻兔子活了下來。

為了對抗暴增的兔子,有些農民佈設了毒藥丸,結果不但效果有限,還進一步傷害了鳥類。雖然鳥和兔子都會中毒死掉,但兔子發育快繁殖快,很容易把數量補上;鳥類卻多半沒有這麼快,大型鳥類尤其容易遭殃。

本來,吃兔子的除了胡狼,還有埃及獴(Herpestes ichneumon)。這是一種兇猛的小動物,裂肉齒高度發達,專門吃肉。可惜,面對人類下的毒,牠受到的傷害不亞於胡狼。

而埃及獴還有一個更加響亮的身份:捕蛇者。獴是自然界裡不多的會主動攻擊毒蛇的動物,牠皮毛很厚不易被咬穿,又有特殊的乙醯膽鹼受體,令很多毒蛇的毒液效用大減。特別是,實驗證明埃及獴對一種劇毒蛇——巴勒斯坦山蝰(Vipera palaestinae)——擁有極高的抗性。

這並不令人意外,畢竟在以色列,巴勒斯坦蝰是最危險的毒蛇。

同樣並不令人意外的是,隨著獴的離開,巴勒斯坦蝰數量爆發,被毒蛇咬傷的人也連年增加。如今牠依然是以色列蛇咬傷的頭號原因,每年導致100-300例中毒;雖然各大醫院都備有專門針對牠的抗毒血清,依然偶有人得不到及時救助而死。

不知道這些死者中是否有人曾經參與了對胡狼的毒殺——也許會有,因為巴勒斯坦蝰喜歡偏潮濕的環境,農田對牠而言比荒野更宜居。

亞洲胡狼的故事似乎有一個還算好的結局,因為胡狼種群在周邊各國還存在。以色列立法禁止了私下投毒,遷入的胡狼重新建立了種群,大部分其他物種的數量也已經恢復。雖然每年還有數百起小規模的非法投毒,好幾種猛禽物種還在滅絕邊緣,蛇咬傷案例依然比50年前高出好幾倍,損失的財產和死掉的人也不會再回來,但至少大動盪已經停歇。

 

撰文:Ent

參考資料:

  1. Mendelssohn H (1972). Ecological effects of chemical control of rodents and jackals in Israel. In: Favar TM, Milton JP (eds) The careless technology: ecology and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Natural History, New York, pp 527–544.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這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泛科技主題網站,提供負責任、有智趣的科技主題內容,歡迎關注他們。如需轉載請直接聯繫sns@guo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