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紀的大米七香蕉死於單一化種植,同樣的厄運可能在香芽蕉上重演。

這種水果是已知最古老的栽培植物之一,但走出熱帶卻是很晚的事情。曾經的香蕉外觀奇怪,裡面有籽,而且只能在特定的熱帶氣候下生長。許多年裡,香蕉是一種極不可靠的商品,因為它的成熟期太短了;要是在海上遇到風浪或者火車晚點,早期的香蕉銷售員打開的就只能是一箱箱無法出售的腐爛水果。隨著運輸和冷藏技術的進步,香蕉進入市場的時間縮短了,它的受歡迎程度也隨之上升,商家巧妙地把它包裝成超市裡的主食、可供全家人分享的水果。

香蕉到處都是。圖片來源:pixabay

然而,20世紀初的人們吃的香蕉並不是我們今天所知的香蕉。

世界上有幾百種可食用的香蕉,但是為了標準化生產,香蕉公司只選擇了一種香蕉:大米七香蕉(Gros Michel),一種大又美味的香蕉。一直到1950年,大米七香蕉都表現良好。

然後瘟疫到來了。罪魁禍首是一種叫做尖孢鐮刀菌的真菌,它帶來的香蕉黃葉病迅速感染了整個種植園,導致全球香蕉貿易崩潰。香蕉產業很快找到了它的替代品——對黃葉病有抵抗力的香芽蕉(Cavendish)。但是,儘管這一個新品種滿足了消費者日益增長的胃口,香芽蕉有著和大米七香蕉相同的缺陷:單一化種植。

一個種群缺乏遺傳多樣性,患上疾病的風險就會增加。遺傳突變和變異讓一些個體有機會發展對害蟲或疾病的免疫力;但香蕉做不到,因為它們之間沒有遺傳差異。種植園的香蕉不結種子,只能複製;小香蕉植物從大香蕉植物的根部長出,很快便長成一模一樣的巨人。

把一種水果的命運依靠在單一品種上是極其危險的。受到蟲子或真菌的襲擊只是時間問題,許多專家認為威脅馬上就要來臨。亞洲、非洲和其他地區的一些香蕉種植園,已經被黃葉病的一個新變體「熱帶4號」(TR4)橫掃。這種病菌具有很高的傳染性,今年早些時候,澳洲確認TR4已在當地登陸。今天最大的香蕉出口國是厄瓜多爾和哥斯大黎加,而它們距離一場瘟疫肆虐只差一隻沾染真菌的靴子。和50年前不同的是,香芽蕉沒有繼承人,再沒有任何其他香蕉品種有合格味道、便於運輸以及能單一化種植。換句話說,我們熟悉的香蕉產業將會消失。

也許最可怕的事情是,這個問題不僅限於香蕉,而是整個農業的現狀。我們的農業專注於把作物種在一塊塊同質化的土地上,彷彿它們是巨大的室外工廠。這是一個不自然的自然過程。它真的是餵飽世界的唯一辦法嗎?

樹上的香芽蕉。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如果那些擁有香蕉種植園的大公司正在研究新系統,考慮間作栽培、有機方法或複合農林業就好了——但事實並非如此。促進單一化種植的規模經濟同樣與勞動力剝削、環境污染、殺蟲劑的過量使用緊密相關。我常在哥斯大黎加的種植園向工人們打聽他們的家人,許多男人會沉重地嘆口氣,說他們沒有孩子。後來我才發現,歐洲環境局認為歷史上很多香蕉產業曾使用過的化學藥品會導致男性不育(疾病與化學噴霧之間的確鑿關係很難在統計上證明)。我所見的每一個噴灑農藥的工人,唯一的防護就是一條遮住嘴的手帕。

對於消費者而言,一根香蕉的成本可能只有幾毛錢,但是這根漂亮黃色水果的完整成本加在了其他地方——工人、環境、未來農業的穩定性。與之相反,我們應該考慮支持世界各地正在種植其他品種(而且很好吃)的香蕉的生產商,還有他們生產的香蕉片、香蕉泥、香蕉醋。許多這樣的小生產者都以永續的方式種植,支付工人合理的工資,並積極地停用或減少使用化肥來保護環境。他們面臨的最大障礙是無法與瑞士的金吉達(Chiquita)和美國的都樂(Dole)等巨頭競爭。如果消費者改變自己的預期,去購買不同的香蕉產品和品種,這可能會促進整個產業創建更安全的食品未來。事實證明,我們現在該承認,我們買的香蕉太便宜了。

 

撰文:Jackie Turner 

編譯:Amaranth、Ent

編輯:Ent、vicko238

編譯來源:Aeon, Bananas have died out once before – don’t let it happen again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這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泛科技主題網站,提供負責任、有智趣的科技主題內容,歡迎關注他們。如需轉載請直接聯繫media@guokr.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