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上開孔治偏頭痛的迷思是怎麼流傳百年的?

她又一次經歷了噩夢般的偏頭痛。不過這次,她決定不再忍受。醫生將在她的額部左側上鑽出一個小孔,打開腦膜,讓邪惡的物質流出來。這樣,她就會從疼痛中解脫了……

這並非發生在中世紀或是某個原始部落,而是發生在20世紀的美國。顱骨穿孔術(靠刮、鋸、鑽、鑿這些方法除掉顱骨上的部分骨頭的技術)的歷史遠早於現代醫學,進行這種詭異操作的最初目的,現在仍沒有定論。

描述顱骨穿孔術的畫作《取出瘋狂之石》,荷蘭畫家Hieronymus Bosch(1450-1516年)繪。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顱骨穿孔術」(trepanation)源自希臘語「trypanon」,意思是鑽孔器。已知最早實施顱骨穿孔術的顱骨來自西元前約1萬年的北美洲。古希臘醫師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寫於西元前5世紀的文獻中,曾有將顱骨穿孔術用於治療骨折、癲癇或麻痺的記載。到了西元2世紀,羅馬名醫蓋倫(Galen)記載了他用於​​臨床研究的動物顱骨穿孔術實驗。

但是大部分時候我們只能看到被開了孔的顱骨,實施顱骨穿孔術的原因一直是個謎。17世紀著名內科醫生威廉.哈維(William Harvey)或許曾提過它能治療偏頭痛,但近來的學者認為並沒有足夠的證據來支持這一點。所以,這個揮之不去的理論究竟從何而來呢?

19世紀的想像:鑽孔術驅魔治頭痛

這個傳說的真實來源似乎比想像晚得多。1902年,《精神科學期刊》(The Journal of Mental Science )發表了一篇托馬斯.勞德.布蘭頓爵士(Sir Thomas Lauder Brunton)的講稿,他是一名倫敦的內科醫生,以藥理學工作和偏頭痛病理上的觀點而聞名。這篇講稿綜合了神經科學的理論和業餘人類學,內容涉及預知、心電感應、催眠術、幻覺,以及癲癇和偏頭痛先兆。布蘭頓在一個引人注意的段落中提出:精靈的幻象和鈴鐺聲不過是「表現偏頭痛先兆的曲折形式,還有神經中樞刺激的聽覺結果。」

布蘭頓提出,石器時代活人顱骨上的開孔是為了治愈這些人的偏頭痛。他的想法可以追溯到1870年代所發現的一項令人興奮的案例。當時,法國內科醫生與人類學家保羅.布洛卡(Paul Broca)聲稱,在祕魯和法國找到的古代顱骨上不僅曾在生前用外科手術般的手法開顱來釋放邪靈,而且這些患者還活下來了。對布蘭頓來說,顱上開孔是應飽受偏頭痛折磨的患者的請求,是為了「把頭痛放出來」,這似乎顯而易見。他寫道:

「當頭痛到達了近乎無法承受的嚴重程度時,會出現一種本能性的願望:不是暴力敲打痛處以試圖緩解疼痛,就是盼著用某些手段把疼痛消除。」

一個新石器時代女性頭骨右上部有顱骨穿孔術痕跡。孔洞邊緣有新骨生長,說明患者並沒有死於開孔。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雖然法國外科醫生佳斯特.盧卡-查彭涅(Just Lucas-Champonnière)在1878年曾經聲稱一些南太平洋海島上的居民仍然採用著類似的操作,但是本質上講,布蘭頓關於鑽孔術的想法就和他對小精靈的想法一樣異想天開。

不管怎樣,布蘭頓的理論獲得了關注和發展。在1913年,世界著名內科醫生、美國的威廉.奧斯勒(William Osler)重申了顱上開孔曾用於癲癇、小兒驚厥、頭痛等多種被相信是惡魔受困引發的大腦疾病。到1931年,T.威爾森.帕里(T.Wilson Parry )在醫學期刊《刺絡針》(Lancet)裡進行論述,因為在法國各地發現的大量有孔顱骨不可能都是癲癇病造成的,所以這個開孔操作肯定也用於驅逐其他病症。他提出這些包括偏頭痛、眼花等「令人崩潰」的頭部症狀,「以及頭腦中讓人分心的噪音」。

她活過了鑽孔手術,頭痛卻並沒有停止

如果19世紀人們對於古人鑽孔治療偏頭痛的理論主要靠猜想,那這裡還有時代更近的證據。在1936年,來自美國田納西州的內科醫生艾爾弗雷德.高特曼(Alfred Goltman)在為一位有偏頭痛的女性患者治療過敏,他觀察到了患者身上的奇怪之處。

在她顱骨的左額區域,有一塊直徑約2.5公分的塌陷,那裡血管密集得引人注目。原來, 在四年前這位女患者曾經受拉斐爾.尤塔司.西門斯(Raphael Eustace Semmes)醫生治療,他是曼非斯第一位神經外科醫生,曾跟隨美國現代神經外科之父哈維.庫什(Harvey Cushing)學習過。在患者一次劇烈頭痛時,西門斯將她局部麻醉,並在她的頭顱上鑽出了一個環形的小開口。當他打開腦外的厚膜「有一些液體因著增加的壓力而從中流出」,但他並沒有發現任何腫瘤。

現在看來那似乎是個有問題的年代,充斥著信奉實驗干預醫療的神經外科醫生。從1890到1920年間,一些外科醫生甚至相信腦部手術可以「治愈」遺傳性的犯罪傾向。青少年法庭送來的兒童會被實施這種手術,以釋放「腦部的壓力」,但這種手術死亡率高達42%。到了1930年代,前額葉切除術(frontal lobotomy)開始成為治療精神疾病的方法。

西門斯的病人活過了手術,但是她的偏頭痛並沒有停止。高特曼注意到,在她頭痛時手術留下的左額凹陷被漸漸填滿,但當偏頭痛發作結束,那塊腫脹處又會消退。高特曼的觀察幫助人們廣泛接受了一個理論,而到了1970年代,這個理論還主導著人們對偏頭痛的理解:偏頭痛的根源一定在於血管,特徵在於發作時血管會擴張。

雖然我們現在認為偏頭痛是神經性的,但關於它的確切病因和機制仍有許多等著我們去探索之處。在某種意義上,顱骨穿孔術對頭部劇痛看似是一個合乎邏輯的處置方法。就像作家安德魯.列維(Andrew Levy)在回憶錄中寫道:「偏頭痛的腦袋想被切開,它期盼著被切開。」當然,這不意味著我們應該這麼做。(編輯:vicko238)

 

撰文:Katherine Foxhall

編譯:vicko238

校閱:Ent

編譯來源:Popular Science, Astronauts lose weight in space, and it might be because their food is literally floating around inside them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這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泛科技主題網站,提供負責任、有智趣的科技主題內容,歡迎關注他們。如需轉載請直接聯繫media@guokr.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