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研究發現,男性不僅更易感染流感,而且症狀也尤其嚴重。不過也有不少人對這個結論不買帳。

本文介紹的研究來自《英國醫學雜誌》(BMJ)2017的 聖誕特刊,這個特刊是《英國醫學雜誌》多年的傳統,上面刊登的研究題目都令人啼笑皆非,但都使用了科學的研究方法。

《哈姆雷特》(Hamlet)裡那句「脆弱,你的名字是女人」,早已被進步的社會觀念唾棄,但在某些健康問題上,性別歧視卻一時消除不了,只不過歧視的對象是常以身強體壯自矜的男性。譬如,「男性流感」(man flu)便有可能是其中一例。

根據牛津詞典對「男性流感」的解釋,該詞專門用於諷刺那些打個噴嚏就號稱罹患流感,並且要求特別照顧的男性。不過在加拿大紐芬蘭紀念大學(Memorial University of Newfoundland)健康科學中心醫學博士凱爾.蘇(Kyle Sue)看來,男性流感可能並非男性的自怨自艾,面對流感病毒,男性不僅更易感染,而且症狀也尤其嚴重。可以說,在流感面前,男人才是脆弱的。

 

圖片來源:123rf.com.cn正版圖片庫

男性流感或許確有其事

蘇博士的綜述發表在最近出版的《英國醫學雜誌》聖誕特刊上。近年來,這本影響係數高達20.786的學術期刊每年聖誕節前後時都會推出一期特刊,上面刊登的論文選題常常令人傻眼,但研究深度可並未灌水。

談及撰寫這篇綜述的緣由,蘇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他本人就是「男性流感」的受害者。有幾次因為罹患流感而抱怨病情時,就曾被指責在誇大症狀,故而感到有必要進行這方面的檢索和研究。

蘇希望能夠搞清楚,流感對人體的影響究竟是否存在性別差異,如果真的存在差異,其中是否存在一定的演化依據。為了確保研究結論有足夠的說服力,蘇對PubMed/MedLine,EMBASE,Cochrane,CINAHL,Web of Science,Scopus和Google Scholar等數據庫進行了全面的檢索。

蘇在幾項基於實驗小鼠的研究中發現,在暴露於流感病毒時,雌性小鼠擁有高於雄性的免疫反應。這不由得令研究者假設,性激素或許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進一步的研究表明,雌二醇(一種雌性激素)能夠幫助雌性小鼠的肺部富集更多對抗病毒的免疫細胞,同時還可以減少免疫應答對機體造成的傷害。

小鼠中觀察到的現象畢竟難以直接推論到人體。也有一些科學家在人類細胞水平開展了相關研究,不過針對的是普通感冒。研究者從健康志願者體內提取到單核細胞(一種免疫細胞),並將其暴露於鼻病毒(引發普通感冒的主要病毒之一)環境當中。結果發現,停經女性的單核細胞對鼻病毒的免疫反應要強於同年齡段的男性,而停經女性與同年齡段男性進行比較時,未觀察到這種差異。這意味著,在細胞水平,男性的確對鼻病毒易感,而且性激素在其中發揮了作用。

在一些基於人類群體的研究中,科學家也觀察到了流感的性別差異。比如在2004至2010年間,香港的季節性流感流行病學數據表明,成年男性因流感入院的風險要更高。而一項1997至2007年間在美國開展的觀察性研究發現,與同年齡段女性相比,男性因流感而死亡的比率更高

另外,男性和女性對流感疫苗的反應也有所不同,後者的接種反應更加敏感。在問卷中報告局部和全身反應的案例中,女性佔據了大多數。對此,有科學家認為,這或許是因為女性體內的雌二醇會促進免疫保護作用,而男性體內的睾酮有免疫抑制的作用。

從演化中尋找答案

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和聯合國人口部門(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Division)多年的調查統計表明,在世界範圍內,男性平均壽命普遍要比女性短5至10年。現在,根據蘇的這篇綜述,連流感都要「欺負」男性。男性為何如此悲慘,在演化上能否找到答案?

根據蘇的檢索,既往已經有不少研究者對此提出了各種各樣的看法。一直以來,男性之間存在強烈的性內競爭,第二性徵的顯著與否會很大程度上影響到一名男性能否贏得這些競爭。這其中,睾酮扮演了重要角色。由於競爭獲勝的收益大於睾酮抑制免疫帶來的損失,故而這一特徵一直遺傳到現在,男性也不得不時常面對疾病帶來的「性別歧視」。

有研究者認為,免疫力下降對於史前男性而言其實並不重要。那時人類生活在艱辛,男性的主要任務是漁獵與征戰,獲勝並得到更多食物與地盤是更加重要的事。在感染疾病之前,更多男性是因為創傷而斃命。這樣的生存壓力使得機體需要投入大量資源來構建和維護第二性徵。此消彼長之下,對免疫系統所投入的資源自然會相應減少。

另有科學家猜測,男性疾病的增加可能是一種重要的生存策略。這不但會減少能量的消耗,而且還降低了遭遇捕食者的風險。

不過,上述研究者的看法目前仍屬猜想,尚未得到研究實證的支持。蘇也承認,男性流感究竟是心理因素在作祟,還是生理因素在發揮作用,仍需更高質量的對照研究加以證實

要不要根據這篇綜述,對家裡生病的男人好一點兒呢?圖片來源:123rf.com.cn正版圖片庫

鑑於證據相對薄弱,科學界對蘇的觀點不無反對的聲音。就職於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彭博公共衛生學院( 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的塞布拉.克萊因(Sabra Klein)認為,在青春期或老齡時,男性罹患流感的風險可能的確大於女性,但人到中年,女性的風險反而會更高。因此總體而言,流感並沒有「性別歧視」的效應。英國皇家全科醫學院(Royal College of General Practitioners)理事會主席斯托克斯.蘭帕德(Stokes Lampard)對此乾脆就表示:「大部分強有力的科學證據顯示,沒有『男性流感』這回事兒。」

如果你有耐心看到這裡,不知道會不會和我一樣有幾分失望的情緒——又是一個沒有結論的研究。不過,科學探索從來都是這樣,從現像到結論,中間的路徑堪稱一座迷宮,只有通過一個個堅實的證據作為敲門磚方能抵達出口。更何況流感究竟是否存在「性別歧視」的現像還沒下定論。我們還是耐心點,等待更多研究吧。

 

撰文:日色提

編輯:odette

參考資料:

  1. Sue K. The science behind “man flu”[J]. BMJ, 2017, 359: j5560.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這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泛科技主題網站,提供負責任、有智趣的科技主題內容,歡迎關注他們。如需轉載請直接聯繫media@guokr.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