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盜版從未遭受良心譴責?可能是因為良心不認識什麼叫盜版。

人人愛盜版。即使是靠版權吃飯的藝人,也不介意偶爾享受一下網路分享的便利。著名饒舌歌手肯伊.威斯特(Kanye West)就曾在推特上不小心暴露了自己正在瀏覽海盜灣(盜版資源分享網站)頁面。

饒舌歌手自己也違法下載
Kanye West打開了一個音樂合成軟體的子頁面 / 圖片來源:thehackernews.com

人們一般不會掩飾自己看了盜版的電影或書籍,如果存放這些資源的網站出了問題,還會義憤填膺地表示不滿。但是盜版不也是一種偷盜行為嗎?為什麼人們指責盜取錢財的小偷,卻對盜版態度如此曖昧呢?

近日,《社會神經學》期刊刊登了一篇澳洲蒙納許大學心理學家羅伯特.埃雷斯(Robert Eres)等人的論文,他們給出的解釋是:人們在下載盜版時不容易產生罪惡感,因為大腦不承認網上那些無形的訊息是一種財產。

問題的關鍵在於有形還是無形

下載盜版的理由有很多:正版軟體的價格太昂貴了,盜版資源在網上唾手可得,這些電影不知道去哪兒買只能下載盜版了,我身邊的人都用盜版,網上的東西可以無限複製,我偷偷下載一下也不會給誰造成損失……那麼,如果排除了這些影響,人們就不會下載盜版了嗎?

埃雷斯等人設計了一份調查問卷,對這些外部原因都加以控制。他們發現,在行為後果、生產成本、易得性和資源的可替代性都相同的前提下,相比偷盜實體的書籍或音樂製品,人們仍然更願意下載盜版。而且一旦進行過盜版行為,今後將更容易再次進行。

人們對盜版無感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在面對有形或無形的財產時,道德出現雙重標準。埃雷斯等人認為,由於無形資產在人類歷史出現的時間非常晚,人類大腦還不承認無形物與有形物是同等重要的東西。如果要偷的是一個實體物,大腦會自動產生罪惡感,而如果是無形的,人們很難下意識地認出來這是什麼,需要理智地思考之後主動告訴自己這是錯誤的。這種猜想稱為「先天性知覺假說」(Manesh,2006),將前者定義為一種直覺性的不道德行為反應,後者為有意識非道德行為過程。

通俗點說,我們的大腦天生就不承認摸不到的東西可以和有形的物品一樣重要,一把斧頭一定屬於什麼人,但是做斧頭的方法屬於誰呢?因此,在道德和法律體系中,都對竊盜和侵權這兩個概念加以區分。後者聽起來顯然要輕量得多。

為了驗證這個猜想,埃雷斯等人做了兩組實驗。

大腦認識無形的東西更吃力

「請想像一件文娛產品,」 埃雷斯在接下來的實驗中這樣要求受試者,「可能是實體形式,像是書本、CD或DVD;也可能是非實體形式,比如pdf、mp3或avi。 」同時,腦部核磁共振記錄下受試者進行想像活動時的腦部狀態。結果發現,想像非實體形式的產品更吃力一些,此時,大腦中一個稱為「背內側前額葉」(dmPFC)的區域明顯更為活躍。

大腦對盜版反應 (2)
想像無形物品時大腦的活躍區域。 / 圖片來自論文

背內側前額葉是自發、自主處理語義訊息的區域。背內側前額葉愈活躍,說明理解相應的詞語需要動用愈多資源,也就說明這項任務愈難。當受試者被要求想像一個《傲慢與偏見》的pdf時,大腦需要努力理解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盜取」無形的東西難以產生罪惡感

從書店偷一本書,或從唱片行偷一張光碟,大腦會自動產生罪惡感。而從網上「偷」一部電影,內心可以毫無波瀾。第二組腦部核磁共振實驗發現,下載盜版電影這種行為沒辦法像真正的竊盜一樣有效激活大腦負責道德譴責的區域。

他們讓受試者想像四種不同的場景,分別是合法或非法獲得實體文娛產品(如一本《魔戒》的實體書),以及合法或非法獲得非實體的文娛產品(如《魔戒》的pdf文件),同時感受兩種行為帶來的罪惡感。整個過程同樣在腦部核磁共振的監控下進行。

結果顯示,當想像的場景是非法獲得無形產品,即下載盜版文件時,大腦負責罪惡感的區域沒有被顯著激活。這是一處稱為「眼眶前額皮層」(OFC)的區域,普遍認為與獎賞和懲罰有關。它的中部負責獎賞;側面負責懲罰,還與不開心的事情有關,並且對道德比較敏感。當受試者想像自己竊取實體產品時,眼眶前額皮層被強烈激活,而非實體產品的情況下該區域的活躍度明顯較弱。

大腦對盜版反應 (1)
想像非法獲得過程時大腦的活躍區域。 / 圖片來自論文

需要指出的是,實驗並沒有真正讓受試者施行這些行為,但是前人的研究顯示,想像和真正實施激發的腦部活躍區域是一致的。當你想像傷害他人,和真正傷害他人,都會在眼眶前額皮層產生罪惡感。而且罪惡感愈強,這個區域活躍度愈高。

面對無形的財產,人們不太容易受道德約束。但不管是有形還是無形,都是人們的勞動果實。偷盜實物就很嚴重,偷盜網上的東西就沒問題?如果下載盜版時沒有感到特別內疚只是因為大腦對財產的理解還停留在原始階段,這時是不是不能過於信任自己的道德感了呢?

PS,被論文內容搞暈的同學們,作者幫你們畫了一個小漫畫

盜版罪惡感

參考文獻

  1. Eres R, Louis WR, Molenberghs P. Why do people pirate? A neuroimaging investigation[J]. Social Neuroscience, 2016: 1-13.
  2. Manesh M. Immorality of Theft, the Amorality of Infringement, The. Stan. Tech. L. Rev. [J] , 2006: 94.

撰文:王劈柴

編輯:Mo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這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泛科技主題網站,提供負責任、有智趣的科技主題內容,歡迎關注他們。如需轉載請直接聯繫media@guokr.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