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的「酒桌文化」源遠流長,酒桌上談合作,似乎來得更容易一些。近日一項研究也發現,小酌之後,人們在博弈中會更願意與他人合作。

東亞素來有「無酒不成席,無酒不成禮」的文化,無論是親朋聚會還是紅白喜事,中國人都愛擺上幾瓶白酒;而日本人上了酒桌就容易酩酊大醉、流露真情;韓國人則喜歡在下班後一家又一家地轉戰酒館,好像不把所有酒都喝一遍,就不過癮。

鄧小平就曾讓前美國國務卿季辛吉(Henry Alfred Kissinger)領略過「酒文化」的魅力,當討論到能源與原料危機時,酒桌上的季辛吉甚至調侃道,「我想我只要喝了足夠的茅台,我們就能解決一切問題。」 [1]。經常作陪公務飯局的朋友,對上面的套路應該不會陌生。談商務?談貿易?先把酒滿上,一切都好說。

喝酒感情好 (2)
你對避無可避的「酒桌文化」是愛是恨?/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在我們的經驗中,酒桌上似乎更容易達成合作。近日,發表在《經濟行為與組織》期刊(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and Organization)上的一項研究[2],便首次為上述經驗找到了科學證據。該研究的作者是西南財經大學的張吉鵬副教授和南洋理工大學的歐柏雄(Pak Hung Au)助理教授。他們發現,小酌之後,人們在博弈中會更願意與他人合作。

喝杯小酒做博弈

研究者設計了一個博弈,用來模擬現實中的商務洽談情境。在該博弈中,兩名參與者隨機匹配,他們每個人在博弈前都能隨機獲得1~10美元(初始資金)。接下來,他們要考慮是否拿出自己所有的資金,合作投資一個公共項目。如果達成合作,那麼兩名參與者所投資的總資金將增加20%(投資增值),並平均分給他們倆(投資分紅)。然而,如果其中任何一方拒絕合作,則該輪博弈結束,雙方維持自己的初始資金。在這個博弈中,理性的策略是當自己初始資金較少時選擇投資,而當自己初始資金較多時不投資。

實驗在南洋理工大學內進行,研究者總共招募了114名不同專業背景的研究生,他們須年滿21周歲,並且身體條件允許攝入一定量的酒精。實驗用到的啤酒都裝在一個無標籤的塑料杯中,其中一部分學生被安排在酒精組,他們在博弈前需要喝一鋁罐量的高濃度啤酒(酒精度8.8%,市面上常見啤酒的酒精度為3.3%~3.8%)。而另一部分學生則作為非酒精組,他們只需要喝一鋁罐量酒精度微乎其微的啤酒(酒精度在0.5%以下)。

在學生喝完啤酒後,每個人都要進行20輪博弈,研究者會隨機抽取2輪博弈的結果作為學生的實際報酬,以此激勵他們認真考慮自己的決策。除了完成博弈外,學生還要進行一項有關利他傾向(altruism)的測試,以及另一個有關風險規避(risk aversion)的測試。因為有研究提出,飲酒之後人們可能會變得喜歡帶風險的博弈,也願意在交易中「成人之美」 [3]。因此,設置這兩個測試,研究者便可以檢驗利他與風險態度的改變是否在「飲酒—合作」這對關係中發揮了作用。

喝酒感情好 (3)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小酌之後好辦事

從總體上看,喝了高濃度啤酒的學生要比非酒精組的學生更傾向合作,他們在博弈中選擇投資的次數要多一些。為了拿出更可靠的證據,研究者還對個體的博弈行為進行了分析。在考慮了初始資金以及年齡、性別、社會經濟狀況、飲酒歷史等個人因素後,研究者發現,飲用了高濃度啤酒的學生,其合作次數平均要比非酒精組學生多9.29%~14.9%。由於合作能實現投資增值,因此這些酒精組的學生在博弈中也能掙更多的錢,可謂是最後的贏家。張吉鵬教授得到的結果與我們的日常經驗一致:喝酒後容易達成合作。

然而,酒精組和非酒精組的學生,利他與風險態度卻沒有什麼區別,因此這兩個因素在「飲酒—合作」之中並沒有什麼作用。張吉鵬與歐柏雄在藉鑑行為經濟學大師馬修.拉賓(Matthew Rabin)的經典理論[4]後,對他們自己的結果提出了一種新解釋。由於博弈中充滿了未知,因此決策者需要盡可能地收集訊息以供自己決策,其中一個重要的訊息來源便是對手的行為表現。實際觀察上面的實驗,學生首先需要考慮對手的初始資金是高還是低,進而判斷對手是否會選擇合作。然而,飲酒卻會干擾學生「抓取」對手訊息的過程,使得他們高估對手合作的可能,因此自己也傾向於合作。

對於實驗結果,研究者的解釋是,由於酒精干擾了決策者收集和評估對手的訊息,因此反而促成了合作。

喝酒感情好 (1)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不少人都有過酒桌上辦事的經歷,對很多人來說,喝酒不僅能營造一個輕鬆融洽的氛圍,還能夠迅速拉近大家的距離,正是在這些社會因素的「潤滑」下,事兒才好辦成。那麼,這些因素是否會干擾實驗結果呢?答案是否定的,張吉鵬教授的研究是在實驗室內進行,而且博弈雙方均為匿名隨機配對,啤酒也是在博弈前就喝完了。因此,實驗中並沒有摻雜多少社會因素,飲酒自身就能提高人們的合作傾向。

雖然研究發現,小酌之後人們更可能拿出合作的姿態對待夥伴。但需要注意的是,學生在實驗中攝入的酒精量僅僅是中等水平(大致為2.5鋁罐普通啤酒的酒精量,約30克),因此我們可以說,適量飲酒有利於彼此合作,而不可將結論貿然推論至放歌縱酒上。就目前而言,過度飲酒會損害神經系統,抑制大腦感知覺以及處理問題的能力,進而會導致邏輯思維能力下降,出現決策困難[5]。因此,如果喝酒喝過頭的話,其對經濟決策將是百害而無一利。適量飲酒雖然可以促進合作,但它不應成為我們醉酒的藉口。

少量喝酒有益健康是個可疑的說法,過量飲酒則顯然會損害健康。要不要為了可能達成的合作而犧牲健康,坐上酒桌之後可要想清楚啊!

參考文獻

  1. Burr, W. (1999). The Kissinger transcripts: the top secret talks with Beijing and Moscow. New Press . First edition.
  2. Au, PH, & Zhang, JP (2016). Deal or no deal? The effect of alcohol drinking on bargaining. 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and Organization . In Press.
  3. Corazzini, L., Filippin, A., Vanin, P., 2015. Economic behavior under the influence of alcohol: an experiment on time preferences, risk-taking, and altruism. PLoS ONE 10(4): e0121530.
  4. Eyster, E., & Rabin, M. (2005). Cursed equilibrium. Econometrica , 73(5), 1623-1672.
  5. Witt, ED (2010). Research on alcohol and adolescent brain development: opportunities and future directions. Alcohol , 44(1), 119-24.

撰文:性感的小腳脖

編輯:odette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這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泛科技主題網站,提供負責任、有智趣的科技主題內容,歡迎關注他們。如需轉載請直接聯繫media@guokr.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