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狩獵,我採集,和睦相處,互助而生——一萬年前的人類社會,是否過著在伊甸園中一般的神仙日子?才沒有呢。

GDiET9a7rLOlcGj9yaDYqzELqQkoWW52YMrildpzuQIAAwAAAAQAAEpQ
論文作者之一,法蘭西斯·李維拉博士和同事正在發掘其中編號為KNM-WT 71256的遺骸。這具遺骸屬於一位女性個體,她死時平躺於地上,頸部被射中而手骨有多處骨折。圖片來源:Marta Mirazon Lahr

在狩獵採集作為唯一生存方式的時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並不只有許多人想像中的友好協作。近日,發表在《自然》雜誌上的一項人類學研究成果就揭示了狩獵採集時代原始人之間一次的野蠻殺戮。一具具人骨遺骸,為探尋人類戰爭的起源提供了堅實可靠的依據。

 

1萬年前的湖邊殺戮

2012年,來自劍橋大學考古學與人類學系的瑪塔·拉爾(Marta Mirazón Lahr)帶領她的團隊在肯亞納塔魯克(Nataruk)地區開始了其遺址的發掘工作。從地層中出土的大量貝殼等沉積物來看,遺址所在的這一片荒漠原先是圖爾卡納湖綿延的湖岸。碳14與光釋光等測定結果顯示,遺存年代距今可達一萬年,處於更新世與全新世之交。

 

在石器製品之外,研究團隊發現了至少27具人骨遺骸。多數的人骨遺骸埋藏都非常淺,部分骨骼甚至直接裸露於地表之上。令人驚訝的是,所有的屍骨都沒有被人專門埋葬。他們死亡時的姿勢也十分詭異,一些人俯身貼地,蜷曲四肢,而另一些屍骨則手腕交叉,顯然在生前遭受了捆綁。這些現象讓研究者們意識到,眼前的納塔魯克遺址很可能是一處石器時代的戰場。

ugZVQSVVrSG74IYurqPdjyU3eJzanTC2HUif6hDsd9AABAAAAAMAAEpQ
這一男性個體俯身貼地,埋沒於湖泊的沉積物之中。其顱骨前部與左側有多處創傷,這可能是棍棒一類的鈍器砸擊所致。圖片來源:Image by Marta Mirazon Lahr, enhanced by Fabio Lahr
3zEd9KAoHV28LpI-iT2JKdXQyw-GkYTOQqeUiKDeXBoFAwAAAAQAAEpQ
這一女性個體用左肘支撐著身體,膝蓋處骨折而左腳也疑似有骨折現象。其雙手的姿勢顯示其生前可能遭受了捆綁。值得一說的是,她的屍骨周邊被發現有很多魚骨遺存。圖片來源:Marta Mirazon Lahr

被確認的出土遺骸中包括了至少21例成年人與6名靠在女性成員身邊的兒童,以及一個尚未出世的胎兒。

 

觸目驚心的暴力創傷

通過古病理學分析,研究者發現其中10具屍骨上都有暴力創傷的痕跡,而其他死者身上的創傷可能因未觸及骨骼而沒有保留至今。這些骨骼創傷可以分為兩大類,其一為銳器傷,其次為鈍器傷。攻擊者以鈍器猛烈砸擊對方頭部和膝蓋,造成了塌陷性骨折等致命性傷害。而一些死者手腕(手舟骨)、肋骨、足部發生了骨折與異位,這顯然也是暴力所致,但兇器難以推究。

sevefGkA8gUOzd_vTk37yzX7JtdCAA_rNEonpnzkNEWQAQAAvgIAAFBO
上圖為頸椎骨的穿刺傷,由銳器所致;下圖顱骨前額所示的是典型的鈍器砸擊所致塌陷性骨折,其放射狀骨折線可以證明創傷產生於死前或瀕死之時。圖片來源:參考文獻[1]
此外,還有至少五位死者的頭頸部受到了弓箭類拋射物的穿刺,還有三片銳器嵌進了死者的頭骨與盆腔之中。研究人員發現這三片銳器分別是燧石打制的細石器,和黑曜石打製而成石葉與細石器。

e4fNnkOJB4whTdI_0joDio7GWXmPfNGI4MBsRO2JwwmMAgAAdQEAAFBO
嵌在屍骨體內的黑曜石石葉。比例尺為1cm。圖片來源:參考文獻[1]
等一下,黑曜石?

沒錯,這正是問題的關鍵——這片地區的史前人類幾乎不使用黑曜石。這意味著,使用黑曜石進行攻擊的一方並不來自這一區域。

n3rqIZzWLP0yedITEh8CcTgHHGj5AqPCvqB4bRJkB5-ABwAAOAQAAEpQ
在《冰與火之歌:權力的遊戲》中,人類用黑曜石擊殺「異鬼」。而在納塔魯克遺址,近萬年前的黑曜石則是人類對同類施暴的武器。圖片來源:《冰與火之歌:權力的遊戲》

更為詭異的是,在衝突中將黑曜石銳器插進對方體內的案例在鄰近的洛斯葛姆(lothagam)遺址中也曾出現過。而弓箭這類遠端武器的使用,也進一步證明這場衝突是發生於兩個群體之間,而非群體內鬥。換句話說,在更新世與全新世之交的這片湖岸上發生的是兩個狩獵採集遊群(band)之間的戰爭。

 

他們或是為了尋覓食物資源,或僅僅是碰巧而在湖邊相遇。戰鬥隨即展開,一方戰勝,奪走了對方的資產;另一方或是戰死,或是在捆住雙手之後被殺死,這其中也包括了那位懷孕6~9個月的孕婦。這一戰爭行為的規模其實非常小,因為在狩獵採集時代,每一個人類遊群人口不過幾十人。然而,遊群是與部落、國家同一類型的完整社會單位,因而我們所見的,是兩個社會之間的對抗。

 

滄海桑田,戰爭行為至少伴隨人類走過了一萬年。原本那片水草豐饒的湖泊戰場現在已經變成了灰色的荒漠,人類祖先在納塔魯克遺址的小規模暴力衝突也演變成了影響更大的現代戰爭。這種行為究竟從何而起?作為至今為止最古老、最明確的人類古戰場之一,默不作聲的納塔魯克遺址,正帶給人們全新的認識。

 

 

参考文献:

1. Mirazón Lahr, et al. Inter-group violence among early Holocene hunter-gatherers of West Turkana, Kenya. Nature 529, 394–398 doi:10.1038/nature16477 

 

撰文:小明.orinoco

編輯:Calo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這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泛科技主題網站,提供負責任、有智趣的科技主題內容,歡迎關注他們。如需轉載請直接聯系media@guo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