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驚人卻鮮有人知的數字——在美國,流浪貓和被允許出門的家貓平均每天會殺死360萬隻鳥,每年至少13億隻。根據史密森尼生物保護研究所候鳥中心的估計,全美陸鳥的數量大約是100億至200億,被貓殺死的鳥類數量極有可能佔據了陸鳥總數的很大一部分。在棲地喪失和氣候變遷給美國鳥類帶來長期威脅的同時,近期有研究表明,戶外的貓殺死的鳥類比其他任何人類造成的威脅都要多。

這個問題並不局限於美國。2011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在全世界的島嶼上,家貓已對22種鳥類的滅絕有直接貢獻,並威脅著另外幾十種。在英國,研究者估計每年有5500萬隻鳥被家貓捕食,而在澳洲,由於瀕危動物所面臨的威脅,政府官員發布了對200萬隻野貓實施安樂死的計畫。

R67blPST4SG_P0QGFmrgDfHoI3a_xkl_rHhB2GC_IJSoAgAAwgEAAEpQ
對鳥類、小型哺乳動物甚至昆蟲來說,貓都是可怕的高效獵手。圖片來源:http://conservationmagazine.org/

換言之,貓捕食野生動物已成為了一個全球性問題。但另一個現象也同樣跨越國境:人們都愛貓。美國有大約8400萬隻寵物貓,其中約4600萬隻都能在室外遊蕩,此外,據估計還有3000萬到8000萬隻野貓。這可是一大堆貓,而且其中許多每天都在做著和9000多年前第一批被馴養的家貓一樣的事——捕殺小動物。人類最初把家貓當作高效的捕食者,來保護儲存的食物免受害獸侵擾。但現在,人們幾乎不再需要貓工作了,大多數人只把牠們當作溫柔的伴侶,以及網上的熱門圖片。但牠們的天性並沒有跟上我們不斷演化的需求——貓依然是高效的隱形獵手。這麼多貓在我們身邊,就意味著鳥類的困境。

zhPch8N3zI7-GZ-PyMPIz9Xiap-JlbpARWxiGuV0yl70AQAADQMAAEpQ
在中世紀手稿中,貓就扮演著獵手的角色(頁尾還有抄寫員塗鴉的貓)。畫中的貓肌肉發達,身形矯健,與毛團狀的現代寵物貓截然不同。圖片來源:http://www.douban.com/note/319161107/

一些貓主人並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另一些知道問題存在,但認為比起他們在這個大問題上所帶來的小小影響,還是寵物帶來的陪伴更重要些。但也有一些愛貓人士同時熱愛著鳥類。其中兩個人,賞鳥人南西•布倫南(Nancy Brennan)和鳥類生物學家蘇珊•威爾遜(Susan Willson),認為她們已經找到了一種解決方案。

布倫南今年57歲,她的大部分職業生涯是在從事生態保護和環境規劃工作。她成長在新英格蘭地區的農村,在那裡,室內室外都有貓的蹤影。她與丈夫住在弗蒙特州的林區,綠山國家森林公園附近。他們的愛貓喬治也可以自由出入戶外。但他們住所附近的捕獵資源十分豐富。在搬來幾個月後,喬治將一隻又一隻捕到的鳥兒帶回家中,布倫南也因此越來越不安。

_JL-8m-N2YcZJY_zL4tJp318FPOjMXNfIJiA8rBKjTnYAgAAPwIAAEpQ
作為愛鳥人士,每天得面對這樣的場面。圖片來源:http://assets.inhabitat.com/

據布倫南回憶,轉捩點發生在2008年開春的那一天,當時,她聽到「一陣喧鬧」從屋子外傳來。那是喬治正努力將一隻披肩松雞(一種小雞大小的獵鳥)從貓門中拉進屋裡。就在那個早晨,她發誓,要麼想辦法停止喬治的捕獵習慣,要把牠送去動物保護協會。

布倫南早就知道喬治無法成為一隻待在室內的貓,但她過去讓牠遠離鳥類的嘗試都失敗了。她曾試過在牠的脖子上多繫幾個鈴鐺,但貓的動作太隱蔽了,鈴鐺沒法對獵物起到任何警示作用。

接著,她想起了一件自己讀到過的關於鳥類的事——牠們有極佳的色覺。鳥類的眼中有四種視色素,而靈長類只有三種,其他哺乳動物只有兩種。布倫南意識到,這種適應特徵既能説明鳥類找到食物、選擇顏色明亮的配偶,而且或許還能用來實現其目的。她拿起縫紉工具,找了一些圖案多樣的布料,縫了一個顏色鮮豔的伊莉莎白項圈。她把它繫在喬治平時的項圈上,並讓牠出門。

喬治回來時果然沒抓到鳥,而且接下來的幾天也都沒有帶鳥回家。春夏過去,喬治一隻鳥都沒帶回來,於是,布倫南開始相信自己的做法或許也適用於別的貓主人。她改造了原版項圈,取名為「鳥安」(Birdsbesafe),還建了個網站出售。在接下來的幾年中,她通過顧客回饋來確定哪種顏色和圖案效果最好。

JphfczoFQsQc7hbhXDs5i2A-Syx8WcDAX04Zl3q-H0ngAQAAaAEAAEpQ
「鳥安」網站出售的項圈樣式。圖片來源:birdsbesafe.com

儘管貓項圈的銷量十分穩定,但直到2013年,它的功效都未經過科學證實。2013年,在搜索如何控制她的貓「猩猩」狩獵習慣時,蘇珊•威爾遜碰巧看到了「鳥安」項圈的網站;她是一位在聖羅倫斯大學研究熱帶鳥類的生物學家。威爾遜把猩猩帶回家後不久,牠就開始把死鳥帶回家,通常一週就有兩隻——她認為,這是牠流浪時期留下的行為習慣,那時,牠靠捕食鳥類為生。「我是一個鳥類生物學家,這並不是一件好事,而且這非常讓人害怕。」她說。她被「鳥安」網站上的軼事證據深深吸引,並預訂了一個貓項圈。猩猩最終輸給了貓項圈——他還能抓到田鼠,但卻再也沒把死鳥帶回家過。

威爾遜對貓項圈的成功大感興趣,她聯繫了布倫南,並向她解釋了自己的實驗想法。她招募了一群住在她家(位於紐約州坎頓市)附近、困擾於家貓狩鳥習性的養貓人。她把貓分為了兩組,一組戴上了貓項圈,另一組沒戴。每兩個星期,項圈組和對照組都會互相交換位置。在一整個秋季,沒戴「鳥安」貓項圈的貓比戴時多帶回了3.4倍的鳥。第二年春天,貓項圈的功效甚至更大了——對照組裡沒有戴項圈的貓比戴項圈的貓多殺死了將近19倍的鳥。

「這是非常驚人的,」威爾遜說。她推測,春季的差異更大,是由於春天鳥類的激素(比如睾丸素)水準較高,導致牠們更專注於繁殖行為而非躲避天敵。貓項圈在鳥類最不警惕的季節給了牠們額外的警告。

2015年1月,威爾遜的研究結果發表在了《全球生態和保護》雜誌上。幾周後,澳洲的研究人員在《應用動物行為》上發表了類似的研究。第二篇文章發現,「鳥安」貓項圈並不僅僅對鳥類有用——與對照組相比,戴項圈的貓少殺死了47%的擁有良好色覺的動物——這個類群中包括爬行動物。

目前為止,「鳥安」項圈在美國的16個州及其他四個國家的一些寵物店和鳥類用品商店都有銷售。布倫南說,論文發表之後,貓項圈的銷售量比前幾年加起來的都要高。

然而,對於貓項圈能否在大範圍內解決貓狩獵問題,一些動物專家仍表懷疑。「鳥安」項圈有一定的價值,約翰•卡羅爾(John Carroll),一位來自內布拉斯加大學生物學家說道,他的研究領域也是貓的捕獵行為,但「它沒有抓住問題的根本」這個問題,就是自然放養的貓帶來的環境破壞。這不僅僅是殺死其他動物那麼簡單——放養的家貓會與當地的捕食者競爭食物,將疾病傳染給其他物種,給鳥類和其他獵物帶來壓力,與野貓交配,這可能會給脆弱的生態系造成巨大傷害。澳洲的研究也表明,儘管「鳥安」項圈能保護鳥類,但它並不能很好地保護瀕臨滅絕的哺乳動物——牠們更依賴嗅覺來躲避捕食者,而非鮮亮的顏色。

布倫南說,她並不認為貓項圈是一張允許貓主人自由放養的通行證。相反,她把貓項圈視作一種解決方案,為家貓沒法好好待在室內的貓主人提供了答案。「這是另一個解決方案,這樣我們就能一點一點解決問題。」她說。

威爾遜相信,「鳥安」貓項圈也可以用在野貓聚集地。她說,比起家貓,野貓能殺死更多的鳥類,而且數量也十分龐大。目前,威爾遜正準備在法國以及其他一些國家測試貓項圈。不久前,紐西蘭的生物學家也宣布了測試貓項圈的計畫。

與此同時,從更小的範圍上來說,貓項圈至少解決了一個問題:布倫南的貓開始「在家過夜」,而不是在外追捕野生動物了。

「一些貓乾脆因此退休了,」布倫南說。「以前牠每天清晨都會出門狩獵,直到戴上項圈大約一年後才就此甘休。牠大概是在想,嘿,拉倒吧』。」

e0_tOeqEZ95F01gzFpv67FWjriVlR5c_Jms9P7OMDKPgAQAAaAEAAEpQ
反正什麼都抓不到_(:з」∠)_圖片來源:birdbesafe.com

編輯:Stellasun

編譯:Vicky W

編譯來源:How to Stop a Bird-Murdering Cat, The Atlantic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這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泛科技主題網站,提供負責任、有智趣的科技主題內容,歡迎關注他們。如需轉載請直接聯系media@guo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