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生活中總有一些聲音能讓人聽了渾身不痛快,比如指甲劃黑板的聲音和尖銳的刹車聲。不過,對某些人來說,當惱人的聲音出現時,他們的反應可沒有一身雞皮疙瘩這麼簡單。他們每天的生活就如行走在危機四伏的雷區,腳步聲,咀嚼聲,乃至鄰座人的呼吸聲,都可能引發一場情緒大爆炸。

你咀嚼的聲音,我無法承受

這種名為恐聲症(misophonia)的異常表現也被稱作「選擇性聲音敏感綜合症」(selective sound sensitivity syndrome,簡稱“4S”)。患有恐聲症的人會對一些特定的聲音產生強烈的負面反應,這一點與另外一個經常也被翻譯為「恐聲症」的聽覺疾病hyperacusis不同。Hyperacusis患者只是對聲音增大的忍耐能力下降,而對恐聲症患者來說,哪怕這些聲音在普通人聽來不過是完全可被忽略的背景音,他們也會感到百爪撓心一般的焦躁。他們在工作時無法集中注意力,也非常容易與人發生衝突,而一塌糊塗的人際關係往往會讓他們走進自閉的牢籠。

打開一個專供恐聲症人群交流的論壇,迎面撲來的便是各種求助文:

「我一聽見周圍人嚼口香糖就會忍不住憤怒,大家都覺得我是個怪人。身邊的朋友越來越少,我到底該怎麼辦?」

「坐在旁邊的同事敲鍵盤特別用力,吃午飯的時候還喜歡大聲喝湯,儘管他本人特別和善,但我還是看見他就來氣。我不得不在工作時帶上耳機聽音樂,然後趁他離席的時候摘下耳機,享受一會兒清靜。」

「因為受不了咀嚼的聲音,我已近4年沒有和家人一起吃飯了,我媽也不能理解我到底為什麼反應這麼大。我們大吵過很多次,她大概快要把我趕出家門了。」

許多深受恐聲症之擾的人在獲取相關資訊管道之前,會因為「為什麼只有我這麼奇葩」而倍感孤獨。然而,2014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在483名大學生受測者中,存在恐聲症症狀的竟然高達20%。

 

是病?非病?

更令人驚訝的是,儘管受波及的人數如此之龐大,恐聲症在主流醫學界的存在感卻異常薄弱。事實上,最早的關於恐聲症病例的描述出現在2000年,作者是著名耳鳴專家賈斯特波夫(Pawel J. Jastreboff)醫生,那篇論文的主題也不是恐聲症,而是治療耳鳴的兩種方法。如今打開Google學術網站,以「misophonia」為關鍵字的搜索結果依舊只有不到300條。

恐聲症為何如此不受待見?答案或許與它那尷尬的地位有關。作為一個問世不過十幾年的新概念,恐聲症目前的臨床定義尚不清晰。一些醫生與科學家認為,這種對聲音的過激反應不過是其他一些精神疾病的副產物,換句話說,恐聲症或許只是一種「症狀」,而不是獨立的「疾病」。相比之下,那些已發現與恐聲症有關的「正牌」疾病便搶眼了許多,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強迫症、抽動性穢語綜合症、泛焦慮症和分裂型人格障礙。不難想見,如果一位患者說自己一聽到別人啃蘋果就有上前拼命的衝動,醫生多半會先從那些已有明確診斷標準的精神障礙入手,而不是只有少量臨床報導的「恐聲症」。

在2013年,一群來自阿姆斯特丹大學的研究者們提出了不同意見。他們招募了42名自我報告稱有恐聲症症狀的志願者,並對他們展開了詳盡的臨床測試。結果表明,志願者們的恐聲症表現具有許多共通的特徵,而且,依照現今流通的臨床診斷標準,沒有任何一種精神障礙能夠完整地將他們的症狀囊括在內。

 

因此,他們提議為恐聲症「正名」,將之立為一個獨立的精神疾病,並且初步列出了診斷標準:

1. 患者會被一些人為製造的聲音激起負面的生理和行為反應;

2. 聽到這些聲音時,患者先是感到煩躁和厭惡,隨後便很快升級為憤怒,有時還會出現失控的攻擊性行為;

3. 患者能意識到自己的反應是不理智的;

4. 患者傾向於主動迴避會出現這些聲音的場合;

5. 患者會因自己的反應而感到焦慮和自責,甚至影響正常生活;

6. 患者的反應無法用其他精神障礙進行解釋。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群志願者中,有12人(也就是近30%)之前已被確診患有其他精神疾病,更是有超過半數的人表現有強迫型人格。看來,恐聲症和強迫症等疾病之間的關係,在短時間內還是只能用「剪不斷理還亂」來形容了呢。

 

與聲音戰鬥

不管恐聲症在醫生那裡的定義如何變化,恐聲症受害者們的痛苦並不會因此而發生改變。而基礎研究方面暫時缺乏有力成果的現狀,也導致目前還沒有針對恐聲症的系統性治療方案。

不過,不用著急,考慮到恐聲症和其他精神疾病你我難分的關係,一些經典的行為及藥物治療在這裡依舊可以派上用場。其中最容易實踐的莫過於改變自己應對聲音的方式:不要因為害怕情緒失控而讓自己與世隔絕,也不要莽撞地直接與人發生衝突,相反,戴上耳塞,聽段音樂,將注意力轉移至自己發出的聲音等等,都是更加積極的解決方案。

SXuYjuH2ojYmU-uQPcCvmk9AwQllqA_pVMeMnb4TFpx0AgAAYAEAAEpQ
YouTube上可以找到一些介紹恐聲症的視頻,圖為紀錄片Fuath na Fuaim截圖。

去年,賈斯特波夫醫生的研究團隊以通用的耳鳴治療法為基礎,設計了一些專門針對恐聲症的干預手段。例如,如果患者討厭吃餅乾的聲音,就讓他一邊聽這種聲音,一邊聞餅乾剛出爐的香氣,就這樣,惱人的聲音和美好的體驗聯繫在一起,也能逐漸變得容易接受起來。與此同時,服用抗抑鬱藥物也能起到一定的輔助作用。根據最終論文的統計,在收治的184名恐聲症患者當中,有83%取得了不錯的療效。

眼下,越來越多的研究者開始加入恐聲症研究的大團隊,也有越來越多的民間組織在呼籲人們的關注,相信在他們的努力下,恐聲症患者能夠重新擁抱祥和安靜的生活。

 

撰文:Alulull
編輯:odette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這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泛科技主題網站,提供負責任、有智趣的科技主題內容,歡迎關注他們。如需轉載請直接聯系media@guo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