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曾經在大街上迎面遇到一個我們「似乎認識」的故人,但發現那實際上那只是長得很像的另一個陌生人而已――就像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威爾‧費雷爾(Will Ferrell)與恰得‧史密斯(Chad Smith)的相遇一樣。他們分別是有名的演員,以及紅辣椒樂隊的鼓手。

qqqPgXHELKg71laoOsd4g4BOlqOTtlklsP9ZzdsrNHFYAgAAkAEAAEpQ 雖然長得很像,但威爾‧費雷爾(左)與恰得‧史密斯(右)兩人並不是同卵雙胞胎。其實仔細看的話,你也能看出一些不同:比如鼻子的寬度和眉毛的形狀等等。圖片來源:loudwire.com

 

不過,是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在世界上的某個角落裡找到一個長得和自己很相似的人?如果你不是同卵雙胞胎的其中一個,那麼從概率以及人口基數上來看,你也有些機會:感謝基因吧,因為影響面部特徵的基因數量是有限的。

 

調控「顏值」基因多,然而也是有限的

「基因多樣性雖然不少,但也只有那麼多。」康奈爾大學神經生物與行為學的副教授邁克爾‧西恩(Michael Sheehan)主要研究的是生物外觀的多樣性,以及黃蜂與家鼠的基因遺傳。他繼續說道,「比如,如果你洗牌的次數足夠多,那麼某個時候你總能拿到兩次相同的手牌。」不過邁克爾補充道,就「基因」而言,這幅「牌庫」會相當龐大。

-EhoPTjhgNoMoeqkpMEsUr5Tm-spoAVguLJIxAo0tSCQAQAAOAEAAEpQ 因為這一對兒長得太像,曾經造就了一個十分有名的「打錯人」段子(誤)……圖片來源:yokamen.cn

 

科學家們目前還不知道具體有哪些基因在塑造面部形狀時起了作用,比如塑造人臉,或者人兩眼之間的立體形狀。「肯定有十分龐大數量的基因對面部構建起到了不同的作用,當然,還有頭髮、眼睛以及皮膚的顏色等等,這些都是高度可變的。」休士頓貝勒醫學院分子和人類遺傳學教授亞瑟‧柏德特(Arthur Beaudet)說道。

演化似乎在人的面部上有相當程度的獨特性。邁克爾和他的同事們去年曾經在《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雜誌上報導過,人類臉部尺寸的差異性比手的長度與寬度的變化要大。而且,研究者們發現,相比其他地方,人的長相需要更多的基因調控。

「人臉可比身體的其他地方具有更多的多樣性。」邁克爾說道。

CGyN489ewyIYwtCd314lkBmrlHeeUDOkrMYG7ddWjLP0AQAAxwAAAEpQ 「長得像」並不一定只能出現在同性之間……圖片來源:cztv.com

人類具有可變的面貌,原因之一可能和其他的社會性動物一樣,用來在種群裡區分不同的個體。這樣的話,成員們就能區分那些樂(ㄧㄢˊ)於(ㄓˊ)助(ㄏㄣˇ)人(ㄍㄠ)的人和舉(一ㄢˊ)止(ㄓˊ)奇(ㄏㄣˇ)怪(ㄉㄧ)的人,從而有選擇地接近或者回避他們。「你總要區分誰是誰的。」邁克爾說。(譯注:對這個看臉的世界絕望了……)

 

長得像我的那個人,你哪兒?

當然,父母和子女的長相是比較相似的,畢竟是遺傳所致。而同卵雙胞胎之間的長相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大家也都知道,他們來自同一個受精卵,基因是一樣的。基於這個原因,有些人可能會認為長得完全一樣的兩個陌生人――就像費雷爾和史密斯――也許有某種更密切的聯繫。但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現支持這種假設的有力證據。

另外,和其他人相比,同一個「種族」的人們會有更多相同的基因。就像東亞人通常有黑頭發和黃皮膚,而斯堪的納維亞人一般是金色頭髮以及白皮膚。「一般你很難找到一個長得幾乎完全一樣的亞洲人與歐洲人,」柏德特說道,「不過如果兩個人有類似的血統,那他們更可能會長得相似。因為他們共用的基因更加多一些。」

ImtEIQwkc7NMVNR7NL9Xo6NxWE8XcB7a3h_ei_dN2yD0AQAANgEAAEpQ 按照基因和概率,理論上你的確更難找到亞洲人和歐美人長得像的例子,然而這並不代表沒有。圖片來源:kaixin001.com

 

儘管「種族」是一個相當複雜的概念,除了基因,它還會涉及到語言以及文化等非遺傳的方面。而更小意義上的種族,或者「民族」――如果考慮到他們是一群親密的、有更多基因層面聯繫的人群――理論上會有更多的機會出現兩張完全一樣的臉孔。

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民族是漢族,人口大概是13億。而第二大的民族則是印度斯坦,數量可能高達12億。如果你屬於其中一個民族,理論上你更有可能遇到和你長得一樣的「ㄊㄚ」。

這些人不僅分享更多基因,而且一般在地理上也很接近。不過在全球化的當今,「血統」已經變得有些混亂起來。過去由於在地球上距離太遠而幾乎不可能有後代的兩個人,現在也能比較容易地相遇並且產下小寶寶了。

「以前人們並不能經常地去世界各地,」柏德特說道,「而現在,兩個相隔遙遠地大陸上出生的人也能順利結婚。」如今在人類的相互聯繫中,調控「顏值」的基因也不停地相遇,有些性狀可能增強,也有些可能稀釋。對於我們所有人來說,這種混血更可能增加兩個人臉相似的可能性。無論怎樣,二十世紀初,地球還只有10億人,如今可是足有70億了。

「如果人口基數足夠大,」邁克爾說道,「你肯定會找到和你長得很相似的那個人。」


P.S. 如果同一個鏡頭同時出現兩張「熟悉的面容」……

o1yrpeduyU_RFbbBwvFxYLS1N3JjBOFBQB7v_zv5yh_lAQAASQEAAFBO

 

撰文:Adam Hadhazy, Live Science
編譯:郵菜菜
編輯:Jerrusalem
編譯來源:Does Everyone Have a Look-Alike?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這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泛科技主題網站,提供負責任、有智趣的科技主題內容,歡迎關注他們。如需轉載請直接聯系media@guo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