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藍眼睛的郊狼(coyote)從未在別處出現過,現在卻有五隻在加州被人拍到──顯示這種罕見特徵正在激增。

雷斯岬國家海岸公園內一隻罕見的藍眼郊狼,該區至少有五隻藍眼郊狼。科學家認為這種藍眼突變正在擴散。PHOTOGRAPH BY BRAD HYLAND

去年春季,北加州雷斯岬國家海岸公園(Point Reyes National Seashore)的一名攝影師兼嚮導丹尼爾.迪特里希(Daniel Dietrich)發現一隻不同尋常的動物:一隻有著藍色眼睛的母郊狼。對於郊狼而言,藍色是非常稀有的眼睛顏色,可能由隨機突變導致。

如今,這種特徵似乎正在擴散。在過去數月裡,至少有其他四隻藍眼郊狼被人發現及拍攝,範圍都在該海岸方圓大約160公里內。

迪特里希剛好在4月的一個晴朗早晨見到最先現身的藍眼郊狼,他起初不覺得牠有什麼特別之處。牠擁有瘦長的腿、具偽裝效果的銀褐色毛皮,還有大大的三角耳,能協助牠用聽覺找出藏在草叢的囊鼠(gopher)。

不過,雖然幾乎所有郊狼都有金褐色虹膜,這隻郊狼的虹膜卻是冰藍色。國家地理於2018年6月調查迪特里希的發現,認為那隻郊狼可能是「萬中無一」的特殊動物。

從那時起,開始有人發現並拍到有淺藍眼睛的郊狼,範圍東至沙加緬度(Sacramento)附近,南至聖塔克魯茲(Santa Cruz)郊外。有兩隻藍眼郊狼目前已知生活在雷斯岬──第一隻有眼部創傷,讓攝影師大衛.克萊莫(David Kramer)能確認第二隻的存在。

在加州聖塔克魯茲,可能是手足的兩隻藍眼郊狼於黎明前在田野覓食。跟牠們在一起的第三隻郊狼具有深褐色眼睛,但並未出現在照片中。PHOTOGRAPH BY CARTER KREMER

藍色旋風

由於這種現象的局部地域性,且在該國其他地區完全沒出現,所以科學家目前假設,可能在數個世代前,控制眼睛顏色的基因出現突變,而這些新記載的犬科動物就是一隻「萬中無一」的突變郊狼所留下的近期後代。

郊狼通常花一或兩年搜尋新領地,然後從出生地向外分散,牠們常跋涉約15到30公里,或者更常經過都市地區,並穿越危險的馬路──甚至是舊金山的金門大橋(Golden Gate Bridge)。所以160公里的遷徙距離往往需要幾個世代才能完成。

雖然這種突變的發生率很罕見,但另一個假設──經由與家犬混種而引入基因──卻更不可能發生。

郊狼與狗能雜交繁殖,形成「科伊狗」(coydog)。史坦.格特(Stan Gehrt)說,這些動物通常具有顯著的毛色變化、面部結構與比例的改變。他是俄亥俄州立大學(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的野生生態學家,也是國家地理探險家。但格特從未見過眼睛顏色的變化。

郊狼透過數百萬年的演化,經由天擇選出了金棕色眼睛。專攻動物眼睛顏色的科學家胡安.涅格羅(Juan Negro)說:「這種顏色最適合牠們的環境及生活方式。」

因此,涅格羅說,藍色虹膜對於這些動物幾乎是必然不利的,甚至可能有缺點,例如干擾偽裝效果,或提高光敏度。

在其他動物例如狗,藍眼已透過人工繁殖被選出來育種。而以狼為例,牠們並沒有藍色虹膜。

在許多方面,郊狼現在有藍眼總比過去有藍眼好。人類已在很多地區殺死或驅除郊狼的許多天敵,例如狼及山獅(甚至還包含更久以前的掠食者,如恐狼與劍齒虎)。因此,郊狼承受的天擇壓力跟以往不同──也更輕鬆了。

涅格羅說,因為缺乏這些頂級掠食者存在,所以藍眼或許較不容易從基因庫中淘汰。根據那些攝影師的說法,被觀察到的五隻藍眼郊狼似乎都很健康,也能成功捕獵,代表這種基因可能會留存下來。

缺乏研究

郊狼的疾病控制與其對於囓齒類動物的生態角色都很不受重視,而藍眼郊狼是令人讚嘆的郊狼大使。對於牠們而言,生存的最大威脅似乎與其他郊狼相同:車輛、獵人、美國政府。

在北美洲,每年估計有50萬隻郊狼被殺,其中大約8萬隻淪為致死性控制方式的犧牲者,包括由聯邦官員利用稅收進行的空中射殺。雖然有這些控制活動,但郊狼仍頑強生存。

而且根據卡蜜拉.福斯(Camilla Fox)的說法,牠們大多依然缺乏研究。她是當地非營利組織「郊狼計畫」(Project Coyote)的創辦人兼執行總監。

她說,郊狼是唯一一種僅棲息於北美洲的犬科動物,藉由更了解郊狼,「我認為我們能深入了解適應性與彈性……在面臨生態與社會變化時的作用。」

研究人員計畫透過科學方法研究這些神奇的突變種──藉由放置項圈來追蹤牠們的行動並分析DNA。在那之前,當地攝影師會以一次一張照片的速度,持續拼湊出這個現象的全貌。

 

撰文:Callie Broaddus

編譯:涂瑋瑛

延伸閱讀:有匹狼從核輻射禁區跑了出來,牠會傳播突變嗎? 美國政府的關門,讓國家公園遭受重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