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動物保育團體預測,酷暑可能奪去上千隻蝙蝠性命。

 

前段時間當北半球正苦於極地渦旋、暴風雪與寒冬氣旋之時,南半球則遭遇到相反的極端氣候。

澳洲在1月初遭逢到超過攝氏46度的破紀錄高溫,不僅高速公路上的柏油融化,據當地新聞報導,前往海灘避暑的人們也急遽增加,藉此降低熱中暑與熱衰竭的風險。

而澳洲的野生動物也難逃這波熱浪。

根據雪梨南部的保育團體「幫助拯救坎貝爾敦野生動物與灌木林」(Help Save the Wildlife and Bushlands in Campbelltown)表示,當地發現超過400隻可能死於熱浪的狐蝠。照片上一排排的是從樹上或地上蒐集而來的狐蝠屍體。

澳洲共計有六種狐蝠這類的大型蝙蝠,在官方表列中,除了一種屬於極度瀕危、兩種屬於易危等級,餘下幾種數量還算多,甚至一度造成人們困擾。

↑↑↑↑↑世界最怪奇──狐蝠

狐蝠是澳洲最活躍的授粉動物之一,這有助於維持生態系的健康。而此次的死亡事件是否會對牠們整個族群有所影響不得而知,不過據澳洲天空新聞台(Sky News)報導,坎貝爾敦 (Campbelltown)保育團體發言人預測在今夏結束前,將會有上千隻狐蝠死於酷暑。

坎貝爾敦的狐蝠群管理員凱特.萊恩(Kate Ryan)在當地媒體《麥克阿瑟廣告人報》(Macarthur Advertiser)的採訪中表示,高溫對狐蝠大腦有致命影響。她形容那些吊在樹上的狐蝠:「就好像站在毫無遮蔭的沙坑中一般。」

根據狐蝠保育基金會(Flying Fox Conservation Fund)的負責人史考特.海因里希(Scott Heinrich)說明,脫水是導致許多狐蝠從樹上掉下來的成因。而據估計,在有著類似炎熱天氣的2014年,澳洲便有超過4萬5000隻狐蝠死於高溫。

海因里希說:「在這種酷熱的情況下他們身體無法散熱,彷彿身體正沸騰一般。」

不過,這些會飛的哺乳類還不是澳洲唯一為炎夏所苦的動物。

野生動物團體正積極為棲息在樹上的無尾熊灑水降溫。但因為無尾熊相當容易受到人們驚嚇,所以墨爾本的「無尾熊克蘭西基金會」(Koala Clancy Foundation)也在推廣一種搭配靜音水管,從遠距離為無尾熊灑水的技術。

↑↑↑↑↑無尾熊突然行為異常?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有無尾熊死於這波熱浪中,不過澳洲日益炎熱、乾旱的夏季確實讓動物們的處境越來越艱難,而許多專家們擔心,氣候變遷還會讓這情況更加惡化。

無尾熊原本透過取食飽含汁液的尤加利樹葉滿足水分所需,這些樹就分布在幾個無尾熊最重要的棲地之中。然而雪梨大學(University of Sydney)的學者推測,去年3月迎來更熱、更乾的夏季,使得樹葉中所含的水分不足,迫使無尾熊不得不離開樹上另覓水源。

雪梨大學的博士後研究員瓦倫蒂娜.梅拉(Valentina Mella)在採訪時表示:「高溫與乾燥的情況越是頻繁,無尾熊的棲地越是受到乾旱與酷暑的考驗。」

2013年,《國家地理》曾思量澳洲所處的窘境,是否正是氣候變遷對全人類影響的前車之鑑?自此之後的研究發現這項預測確有可能。

根據澳洲在2016發布的《氣候現況》(State of the Climate)報告書指出,自1910年以來,澳洲的平均氣溫與海平面平均溫度,上升了約攝氏1度;而自1970年迄今,降雨也減少了19%,反倒是極端熱浪在頻率與強度上均有所增長。

去年10月,坎培拉(Canberra)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發表的報告預測,澳洲恐怕在2040夏季迎來攝氏50度的高溫。

除了官方照料的野生動物之外,澳洲居民也回應了動物救援團體更新的貼文,宣稱他們目擊笑翠鳥(Kokaburra)與袋貂(Pygmy possum )在飲用住家後院鳥浴盆裡的水,或者躲在房屋的陰影下避暑。同時動物們也苦於走在滾燙的柏油路上,腳爪非常容易燒傷。

而野生動物救援團體「野生資訊、救援與教育服務」( Wildlife Information, Rescue and Education Service)則條列了一張清單,協助人們如何判定不同物種的熱衰竭症狀。

 

撰文:Sarah Gibbens

編譯:曾柏諺

延伸閱讀>>惡名昭彰的蝙蝠殺手有個弱點/ 在巴西發現蝙蝠連體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