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長青自然保護區楊家溝保護站的大門旁,也就是離培訓營區約一公里半,有一個自然形成的小沼塘。這是我常去拍照的地方,許多的蜻蜓豆娘,把這池子弄得生意盎然。

只要靜靜觀察一會兒,就能發現在池子的各角落都熱鬧演出各種蜻蜓豆娘的愛恨情仇連續劇:雄的各自防守著各自佔領的小小山寨,並且不斷驅趕侵犯邊界的鄰居,有時彼此又會放下小仇,一起追打陌生的入侵者。

雌蜻蜓通常是選地,而不管雄蜓帥不帥。因為好領地才是兒女成長的保證,而且能佔到好領地的總是身強力壯又勇敢的…。因此整個池子不是在打鬥追逐,就是把妹成功的雄蜓,勾著雌蜓比翼雙飛,或停在草間,用彼此的身體做出一個愛心來度牠們的洞房花燭夜。

灰蜻的婚姻就讓我有些不解,我幾次目睹配對的雄蜓剛放開雌蜓,好讓她去產卵。當她停在水上的草葉,把尾巴伸入水裡產卵時,新郎就在上空巡護。可是我發現,經常有其它雄蜓突然快速降下,很暴力的用尾巴端勾住正產卵的雌蜓,並奮力將雌蜓拖起、飛到空中。我以為雌蜓會加以反抗,結果出乎我的意料,就在牠們雙飛時,後面的雌蜓把尾屈前,把尾端搭在雄蜓腹部儲精的生殖孔上,於是勾搭成功,愛心又完成了。更不可思議的是,如此的搶婚戲竟然上演四次,也就是男主角換了四次。

有營員問我,雌灰蜻算不算是蕩婦?我回說,大自然經過千萬年的演化,牠們都是完美的。只有人類進化成人不過百萬年,還未臻完美,被教導了許多莫名其妙的價值觀,所以總會對人對事加以批判…於是產生各種糾紛,甚至戰爭。

豆娘的婚禮更是可觀,牠們比較少激烈的打鬥,尤其是魅影細蟌,數量眾多,且都雙雙對對,這表示牠們的雌雄比例平均,都有婚配。我還發現牠們最後會成群聚在一起集團婚禮,然後同時產卵。我在台灣的一個池子看過幾百對同時產卵的壯觀場面,我和野馬老師在楊家溝池子看到的也有好幾十對。

這沼塘真是生態豐饒而野趣橫生,讓我度過許多美好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