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荒野基金會副執行長段世同,隨著李家華先生,沿著高麗貢山東側,也就是循著怒江,由南往北行去。我們要去一個神祕的山谷,去探訪大陸最晚被發現的少數民族:獨龍族。

13072920_988460111231050_3843690613577200328_o

首先,我們趕到貢山縣城過夜。第二天一早先去遊覽了有「小香格里拉」之稱的柄中洛。這是個好美的山城,四周高山環抱,雲霧繚繞,怒江沿邊流過。難怪有小香格里拉之稱,壯麗的怒江第一彎就離縣城不遠。可惜是許多新建的高樓破壞了山城的和諧之美,其實高樓要設計的與環境相融,才不會大煞風景。
我們的老爺車在路上出了些狀況,立刻趕回縣城修理。午後,我們終於出發,循盤旋而上的公路,我們將翻越高黎貢山脊樑到山脈的南側去。

公路漸升,也漸離乾熱的怒江河谷,稀疏的森林開始出現,越往上升,森林也越來越高大茂密。這高山上的原始森林非常讓我感動,多姿的鐵杉是高大的盆景造型,如有神靈。直穿雲霧的高聳雲杉,少數民族相信是神祇的天梯通道。包裹厚厚青苔的大闊葉樹,是小矮人居住的地方…

13071906_988460117897716_6291086767547625831_o

近三千公尺時,公路已完全蜿蜒在原始森林裡。這是真正的深山老林,千百年來未曾被砍伐過,每一棵樹的造型都極其特殊,樹上掛滿松羅,覆著青苔,林子幽深而神秘,偶而可見盛開的虎頭蘭點綴樹梢間。有時雲霧乍然散去,雪山眼前逞現,有時山嵐湧起,令林子一下生動起來。有時,金色的陽光穿雲隙照下,讓老樹風姿萬千,更讓雪山灼灼發亮。

1999年,首次打通這條公路,但因山高積雪深厚,每年冰封半年以上,再加上雨季路滑,通行困難。2015年底,六公里長穿越高黎貢山脊樑的隧道終於打通,再加上派駐鏟雪車,現在不通的時間就少得多了。

公路穿過高黎貢山脊樑隧道之後,急速下降,從海拔三千四百公尺降至一千四百公尺左右。終於我們俯望到深谷中的綠色獨龍江,這裡就是獨龍族隱居的山谷。以前少為外人所知,唯一與外界聯繫是每年馬幫會在夏季,越過高山來到此與獨龍族人以物易物。

13040999_989231071153954_5482608329399945040_o

這是陶淵明寫的《桃花源記》現代真實版,他們不知有中華民國,也不知有二次世界大戰。當1999年,打通公路之後,人民政府帶著大量物質與技術人員進入,為族人建立新房舍,建公路,架橋樑,辦學校。他們從16世紀的生活一下子跳到21世紀…

他們的寨子十分乾淨,房子四周種著桃樹,現在正是桃花盛開,這是真正的世外桃源啊!獨龍江四周都是雪山與外界隔離,江的兩岸是峽谷絕壁,幾乎沒有平地。他們的小小寨子漸在江邊窄窄的緩坡,或崖壁上方的小小空地。我們走訪了好幾個寨子,我發現他們的相貌很特別,男的斯文而有俊氣,女生溫和又秀氣,似乎某種感覺有些些日本民族味。同行的段世同先生,突然想起他看過的資料說,有日本學者認為獨龍族是他們的祖先,因為日本人的胎記與獨龍族相同。獨龍族會不會是秦始皇派向西南尋找長生不老藥的另一隊伍佰童男童女?

13040877_989231197820608_4104623293129912553_o

25歲以上的獨龍族略懂漢語,但我們不易聽懂。以前他們是披髮,穿獸皮,現在年輕的有穿牛仔褲的,小孩子有穿皮爾卡敦的。變化快到老者無法適應的速度,有些年長的靠著酒來適應現代生活。

雖已三月中旬,但夜晚仍然冷涼,一早起來,四周略高的山頭都覆蓋著新雪,谷中雲霧繚繞,我望著稍遠處插著五星旗的新房舍,我有一種為獨龍族慶幸的喜悅,他們比起怒江兩岸峭壁上的傈僳族,怒族幸運多了!

我希望,這個新的一天能讓我有更多更深入的了解。

獨龍江正處於一年中最美麗舒服的仲春,山谷中各種野花盛開,空氣中洋溢著花香,充滿著芬多精。第三天早上原本要返回貢山,但老爺車一直出問題,而且當地的師傅修不好,最後電請貢山縣城的修車高手翻山過來。我想這是老天要我們多待些時候的意思。於是我們走路到附近的寨子去走走,不想在路上遇見一位走路傾斜,步履蹣跚的老婦人,等靠近時,更發現她臉上有紋面,也就是有刺青,而且圖案極其特別,我知道這就是老天要我留下來的目的。

13063169_990788220998239_5590323412661142953_o

她也樂於讓我拍照,雖然我們語言不通,但比手劃腳再加表情,還是八九不離十。最妙的是,拍照結束時,她伸出她的手對著段世同,用不太靈活的食指與拇指輕輕相互搓動,然後把指頭舉到唇邊。聰明的段世同立刻會意過來,掏出20元奉上,而她笑得像一朵盛開將謝的杜鵑花。這真是皆大歡喜啊!我問世同怎知她的意思,他說,全世界數鈔票的手勢都相同,連麥可 傑克遜跳舞時也會做這動作。果然是見多識廣的傢伙。

見過紋面的老婦人之後,我們到了寨子裡,開始注意所有老婦人的顏臉了,但沒有再見到有紋面的。後來我們遇見一位能說普通話的年輕人告訴我,差不多沒有了,我們可以去養老院看看,說不定還有。我們興沖沖快步趕到養老院,這是一棟四層樓的建築,好幾個老人家在那屋外曬太陽聊天,問了管理員,她說我們來遲了,最後兩個,上個月過世了。

走出養老院,感覺獨龍族好幸運,國家投入這麼多資源來照顧這最後的少數民族,讓他們可以順利的從16世紀接軌21世紀。

在回程的路上遇見了一頭奇怪的牛,是水牛與黃牛的混合體,李家華先生說這就是我們一直要找的獨龍牛:直而短的角,四肢下段為白色。這表示牠們尚未完全馴化。據說獨龍族人養牠是為吃牠們肉。因為還有野性,不准牛隻進入寨子,讓牠們在山上自由覓食,族人定期帶鹽巴上山巡視。我幫這頭逛馬路的獨龍牛拍了些照片,不想牛竟擋住我的去路,直到我把相機中牠英俊的照片秀給牠看過,牠才滿意的讓路!

13071944_990788224331572_306903663795090830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