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常有人問我:為何如此熱愛登山,它到底有什麼樣的魅力吸引著妳?獨自揹著那麼重的裝備、走那麼陡峭的山徑,有時碰上天候不佳,還搞得全身狼狽樣,為何妳仍能樂在其中?

對於這類疑問,我的答案從來都沒變過:「因為深藏在山裡的美景,只要看過一眼,所歷經的疲憊瞬間消失殆盡!而且這樣的經歷一輩子回味無窮。」

L1340112
雪山東峰往三六九山莊。照片由江秀真提供。

生命中的第一座臺灣百岳

我對山最初的喜愛,其實是來自童年時期看的卡通影片「小天使」──啦啦啦啦啦嘟嘟、嘟嘟~啦啦啦啦啦嘟嘟、嘟嘟~高山上的小木屋,住著一個小女孩,每天都在……這部卡通生動描述阿爾卑斯山春夏時節的綠草如茵,冬季飄雪紛飛時,宛如將森林、溪谷覆蓋上一件銀白雪衣──這對於從小生長在亞熱帶、頂多寒流來襲才偶有機會看到一點點雪景的人們來說,都是十足的震撼!當時小小年紀的我,便由此對雪景產生美好憧憬,夢想著有朝一日一定要到山上賞雪!

後來國中畢業、進入育達高職夜間部就讀的我,白天在不鏽鋼公司擔任工讀生,負責跑銀行兼總務工作。有一天,同課室的大姊姊要去爬玉山,當時我也想參加,卻因年紀還太小而無法成行。直到高二的寒假,我透過班代爭取參加救國團活動;當時救國團的寒暑假活動可是很夯的,一個班級只有五個名額,而我就在這一年參加了青年救國團的活動──雪山登峰隊,就此成為我人生中第一座攀登的臺灣百岳。

我想,當時我不僅圓了賞雪的美夢,更從此義無反顧地愛上雪白山峰!還記得首次攀登雪山,我們順利進駐三六九山莊,但天公一直不作美,連續下了三天大雪,整個登山隊伍足足被關了三天三夜,有些學員吵著要去登頂,救國團魯拉拉領隊和值星教官為了安撫血氣方剛的青少年,便輪流帶活動撐場面,透過講故事讓大家靜下心來,學習如何按捺住脾氣、如何用欣賞的角度去領略周遭美景,來平撫壞天氣所引發的暴躁感。直到現在,我仍記得那時教官說的一席話:「山,像老婆,心情(天氣)不好就離她遠一點,心情好就多靠近一些!若強行去登頂,既沒有絕佳的視野,也會讓生命陷入危險!凡事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尤其是登山這件事。」


適合初學,四季美不勝收

臺灣海拔3,000公尺以上的高山約有268座,登山前輩們從山脈、地形、視野、方位等不同角度,選出其中具有特色的一百座,也就是一般所稱的臺灣百岳。其中,雪山海拔3,884公尺,是臺灣第二高峰,它的地形地貌、登山步道、山屋位置等,都非常平易近人,可做為想登玉山或嚮往其他高山者的「適足」之處。

L1340217
黑森林之美。照片由江秀真提供。

如果將步道分成三段,第一段從登山口一路爬升到指標約兩公里處有一座七卡山莊,繼續上升至指標五公里處就能抵達雪山東峰,海拔約3,100公尺,總共五公里路;第二段由雪山東峰緩緩下坡到指標七公里處,便是三六九山莊;第三段則由三六九山莊緩坡上到圈谷,然後前往登頂折回。這樣的路線很適合國人做親近山林的深度之旅,就算在途中萌生退意,至少都有安全的庇護點,而且武陵農場也在登山口附近。不過,初次接觸雪山的登山客,最好還是要有經驗的領隊帶領,尤其是黑森林紛亂路徑與午後雲霧籠罩的情況,很容易讓人迷路山林,陷入險境。

雪山的四季景致相當豐富──春天有杜鵑花海盛宴,若有機會走一趟,你會發現,原來自家的天然花園遠遠勝過外國的人工花園!特別是穿梭在雪山著名的黑森林裡,倘若你能放慢腳步,讓徐徐涼風親吻臉頰,將能迅速解除夏季平地的炎熱燜燒之苦,堪稱是都市熱島效應的最佳救贖地。此外,秋天的雪山並非只有楓紅,3,000公尺的高山上早已有其他紅葉植物偷偷擴展勢力範圍,巒大花楸成為秋季主角,經常隨風舞動人心,紅透半邊天,映藍天襯白雲,搶下山友們最佳快門次數大獎;尤其在三六九山莊附近,大家總為此美景駐留不走。冬季白雪皚皚,彷彿世界耶誕節到來,銀白山稜美不勝收。領略過雪山的一年四季,你將發現:臺灣高山環境與生態物種的豐富度真是世界少有。

L1340407
巒大花楸。照片由江秀真提供。

重回雪山,思登山教育之路

和一般人相較,我算是滿早接觸登山活動。而這一路走來,也結識許多登山前輩和山友,並藉由各方經驗和想法,帶領我走進一座座臺灣山林之美。回想至今的種種登山歷程,以及每次看到國外登山學校將高山氣象與登山安全緊密結合在一起,甚至列入基礎課程講授時,總讓我重新思考:臺灣也有許多美妙、不輸人的山水奇景,我們該如何建立完善的登山教育學程,除了培養國內的登山專業人才,更能吸引外國登山客來臺灣探險攬勝。

L1530457
圈谷氣象測站。照片由江秀真提供。

若要提升國人的登山知能,「教育」將是最重要的基礎建立,也是達到目標的最佳途徑。為了學習高山(登山)氣象專業知識,我目前正在臺灣大學大氣科學系碩士班研讀,希望藉由自己的學習和認識,讓更多山友共同正視與關注山區氣象預報的重要。而這幾年來,也因為臺大大氣科學系受雪霸國家公園委託高山氣象監測與測站維護,每兩個月必須進入雪山收集氣象資料,但礙於山區的氣象資訊收集不易,我們深切期盼透過產官學合作,能將氣象資訊自動化,一方面增進登山安全、降低山難事故發生,一方面建立高山生態氣象監測網。我相信,未來也能將此學程落實於臺灣的登山教育之中。


撰文:江秀真
江秀真為2013年國家地理台灣探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