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Feb. 14 2019

1億年前慘案浮出水面,未成年受害者僅剩腳趾

1
  • 1億年前慘案浮出水面,未成年受害者僅剩腳趾

史前世界殘酷生存競技的一個縮影。

今天要講的,是一起真實的史前慘案──一隻不明身份的兇手謀害了一隻年輕小鳥,並在吃掉屍體後逃之夭夭。

時間悄悄流轉了近1億年,直到最近,由邢立達帶隊的科學家們發現了那個史前兇手作案留下的重要證據,這場兇案才得以浮出水面。

這殘忍的事實背後,到底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讓我們一起走進2019年1月30日的《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s)期刊,了解這場案件的詳細內容[1]

AD

ads-parallax

下面這張照片所展示的就是受害者的一小塊遺骸──一隻腳爪。它被包裹在一塊晶瑩剔透的琥珀中留存至今。

一隻不足7公厘的腳爪遺骸。拍攝者:邢立達

遺骸的主人是中生代反鳥類(Enantiornithes)的家族成員,這個可憐的小傢伙很可能尚未成年就變成捕獵者的盤中餐,被啃得只剩下腳爪。

那麼,兇手是誰?牠在作案時有沒有留下特殊線索呢?接下來,就讓我們來梳理一下這起案件的關鍵信息。

案件性質

謀殺

案發時間

0.99億年前的白堊紀時期

案發地點

緬甸北部克欽邦胡康河谷的琥珀森林

兇手信息

推測A:樹棲恐龍

推測B:翼龍

推測C:成年鳥類及其他能到達樹木高處的捕食者

「犯罪嫌疑龍」翼龍是中生代小動物的噩夢。圖片來源:Mark Witton|Wikimedia Commons

犯案方式

使用牙齒(或爪子)對未成年受害者發起攻擊,直至對方重傷或死亡,而後將其拔毛吃掉。(兇手吃飯前還很講究,會把獵物的毛先拔下來。)

琥珀中的飛羽可能預示著受害者死前被「拔毛」。攝影:邢立達

犯案動機

推測A:在飢餓的驅使下主動找到受害者並伺機下手

推測B:無意間路過,覺得受害者「看起來很好吃」,順路打個牙祭

遺骸保存情況

遺骸被樹木高處的琥珀封存。科學家們根據琥珀中沒有木質顆粒、枯落的植物或昆蟲碎片等細節推斷,受害者很可能被謀殺於琥珀森林高處,牠的殘骸被裹入樹木高處產生的樹脂,有幸保存至今。

骸骨的細節特徵

借助先進的顯微CT技術,科學家們獲得了這隻腳爪的3D立體全方位解剖結構圖,從中可以觀察到鋸齒狀的青枝型骨折──證明腳爪骨骼在被樹脂包裹之前就已經斷裂(可能被咬斷或扯斷了)。

科學家們重建了受害者腳爪的全方位3D模型。製作者:白明

受害者的奇特著裝

在這隻斷裂的腳爪上,還反映出了受害者一些與眾不同的著裝特徵──牠的趾骨外側及根部保留著廓羽(一種覆蓋體表的大型羽片),與我們今天常見的「光溜溜」鳥爪明顯不同。另外,牠的足部還保留了神祕的角質鱗絲狀羽,這種羽毛在現代鳥類的雛鳥中十分罕見,在化石標本中也是首次出現。

縱觀現代鳥類,類似的足羽一般都具有某些功能,如貓頭鷹和松雞的足羽就有助於雪地行走、保溫或捕獵。而受害者腳趾上的角質鱗絲狀羽很稀疏蓬鬆,科學家們推測它更有可能是發揮觸覺的功能,幫助牠捕抓昆蟲等小型獵物。

黑色箭頭所指的就是神秘的角質鱗絲狀羽。圖片來源:參考文獻[1]

案件總結

這次的案件,讓我們看到了史前世界殘酷生存競技的一個縮影──就算是住在高處,也得小心謹慎地過日子,不然難免會被捕食者盯上並打包帶走,來不及長大就變成別人嘴裡的點心。

不管怎麼說,還是要稍稍感謝一下這位不愛啃「鳳爪」的捕食者,正因為牠食物沒啃乾淨,才讓今天的我們得知1億年前還有這樣一種美麗的小鳥,曾經真真實實地來過這個世界。

我來過,我很乖。(本次兇案中受害小鳥的複原圖)繪圖:張宗達

最後,讓我們再來仔細看看這一隻「史前殘肢」高清圖。從上往下依次是原版殘肢、手繪版殘肢、以及3D掃描版殘肢。你最喜歡那一版?

圖片來源:邢立達

 

撰文:Yuki小柒

編輯:Kamin

參考資料:

  1. Lida Xing, Ryan C. McKellar, Jingmai K. O’Connor, Ming Bai, Kuowei Tseng & Luis M. Chiappe. A fully feathered enantiornithine foot and wing fragment preserved in mid-Cretaceous Burmese amber. Scientific Reports Volume 9, Article number: 927 (2019)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這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泛科技主題網站,提供負責任、有智趣的科技主題內容,歡迎關注他們。如需轉載請直接聯繫sns@guokr.com。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