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地理》雜誌致力於宣導環境與動物保育宣導已久,本次藉著野生動物路跑的機會來介紹大家了解甚少的臺灣猛禽 - 黑鳶。《國家地理》雜誌特別採訪了鳥繪專家 ErA,從她的角度來談談黑鳶,或許能夠揭開更多猛禽的另一面。(以下問答,《國家地理》雜誌簡稱為「國」)

_

國:一般來說,猛禽給人的印象都是外觀凶猛、打獵高手等等。此次替《國家地理》野生動物路跑繪製黑鳶時,是如何取捨細節?好讓黑鳶保留特色又令牠有平易近人的感覺呢?

ErA:是嘴角,加了微笑的嘴角!還有眼框微徵上揚的眼神!在偏寫實風格裡的作畫裡,這兩個是我會加重擬人化成份的地方,因為我不管看哪一種鳥類,牠們每隻就像在對我微笑,作畫時也不知不覺跟著畫進去了。老實說我還滿不擅長畫寫實風格的鳥類,因為自己對鳥類實在是有太多想法及個人感情了,如果要我畫圖鑑等級的寫實需求而需壓低作畫者感情的的鳥圖,會畫得不順利,因此把鳥半 Q 版化是自己最擅長的風格。

國:身為鳥繪專家的您繪製過許多鳥類,不曉得 ErA 自己對於猛禽鳥類有什麼特殊的回憶嗎?

ErA:以前還住在台北時,有一次台北鳥會救傷中心的職員打電話來,說有民眾送來一隻剛死不久的鳳頭蒼鷹,問我要不要來看看?特愛猛禽的我當然不能錯過難得的近身觀察機會!便飛車奔過去。

到救傷中心後當然拿起相機拼命拍猛拍,拍了一堆很難得能就近觀察的鳥體構造。尤其是翅膀羽毛的部份,是非常重要難得可見的作畫資料!拍完後看著鳥會職員把遺體放進夾鍊袋準備冷凍起來時,突然一個念頭閃過:(還…還沒聞過鳳頭蒼鷹的鳥味啊!)於是請職員解開夾鍊袋,讓我好好聞一聞鳳頭的猛禽味吧!

把遺體捧起來,鼻子埋進鳳頭蒼鷹的胸毛裡用力一聞……咦?怎麼沒味道?沒有可以形容的味道?我家玄鳳鸚鵡身上就有很濃的飼料穀味,吃肉的猛禽身上怎麼可能沒腥味??有聽說過猛禽的巢很臭,但猛禽自己本身是沒什麼體味的嗎?還是只有鳳頭蒼鷹是這樣?(心中有無限的疑問)如果下次有機會還會想聞一聞其他猛禽的鳥味…不曉得會有什麼樣的味道。

國:ErA 可否推薦書籍、繪本、電影等,來協助大眾更了解黑鳶這類的猛禽嗎?

ErA:雖不是書籍,但想推由梁皆得導演所執導的紀錄片「老鷹想飛」。本片側拍「老鷹先生」沈振中老師追索黑鳶生態 20 多年的歷程,完整呈現了黑鳶生態保育狀況。

我想大家對「猛禽」的刻版印象是能撕開骨肉的尖嘴,以及有孔武有力的利爪,好不威風!但是看過黑鳶抓起樹枝飛上天,在空中丟樹枝又接起來玩耍,以及跟同伴偷搶腐食吃的影片,黑鳶突然跳脫了我腦海中對「猛禽」的刻版印象,反而覺得黑鳶的動物性,在喜愛玩耍的那一面跟貓還有點像呢!

本記錄片能幫助大家跳脫對「猛禽」的刻板印象,極力推薦!

國:想請問身為「鳥控達人」的 ErA,鳥類最令您著迷的部分是?

ErA:很想說「全部!」,但是太籠統了。

雖然有時自己被叫鳥控達人,但老實說自己認得出、叫得出來的鳥意外地不多,觀察力全部投注在「鳥」本身的身體上了。一根根豎起的羽毛、細長的鳥腳趾、蓋在毛下的強健鳥腿、拍翅有力的翅膀、澎澎的毛肚、可以轉 270 度的毛脖子、圓滾滾的大眼睛,鳥的一舉一動甚至是本身的存在感都是能令我著迷的地方!

國:最後請跟本屆參加野生動物路跑的讀者們,加油打氣一下吧!

ErA:我要用畫圖來表達!

點我了解更多有關2018國家地理野生動物路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