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涼山女人的一天/陳紫晴

「就像川劇變臉,她們從勞動者、洗衣婦、農民、搬運工、母親、織布工人、依時間的齒輪,按時轉換角色,為的就是能將下一代的血脈能繼續傳承下去。」

 

000

大涼州地處中國四川省涼山彞族自治州,因境內高山阻隔,造成交通不便,在地方建設上與城市相較,相對未開發。因境內地勢高峻,人民多住高山上,物質供應不若城市便利。此地百姓,依地形而興建土房,因冬日嚴寒,土房幾乎沒有窗戶,以樹枝為柴火在房裡燃燒,為寒冷的冬天取暖。

來到大涼山,放眼望去全是辛勤工作的民眾,其中女性的工作者,佔了不小比例。大涼山女人的一天,看到的是涼山女人堅忍不拔的一面;在大涼山山上,女兒一生下來,就被訓練成為家庭的好幫手,從幫助父母帶領弟妹、扮演小母親的角色;平時也需要幫忙洗全家的衣服,山上沒有自來水,需要將整簍的衣服搬到河邊,用河水清洗衣服。洗完衣服,要分擔照顧弟妹的工作,在大涼山,襁褓中的嬰兒,沒有睡在搖籃裡,清一色都是由家裡的小姐姐用布帶揹在身上,她們像小母親,對弟妹呵護備至,從小大涼山女人就被訓練成全能的女人,一人扮演著清潔婦、褓母及農民等角色。當馬鈴薯田收成時,她們也順理成章在農田裡採收及搬運馬鈴薯。

嫁為人婦的大涼山女人,除了農忙,回到家裡,要忙著為家裡嗷嗷待哺的嬰兒及全家準備晚餐。因沒有天然瓦斯或現代廚房的設備,她們就地以柴火生柴煮飯,空氣中迷漫煙霧及夾雜嬰兒的饑餓啼哭聲,忙完全家人的晚餐,哄著嬰兒入睡才有自己時間。除了農忙及平時的工作空檔,她們還會搬著傳統的織布機在戶外,一線一線地縱橫織起全家要穿的衣服的布料,當衣服有了破洞,她們也捨不得丟棄,一針一針地補洞。

在大涼山裡,女人的一天就像川劇變臉,她們從勞動者、洗衣婦、農民、搬運工、母親、織布工人、依時間的齒輪,按時轉換角色,為的就是能將下一代的血脈能繼續傳承下去。

撰文:陳紫晴

A0006257-3A0006257-5

006007

A0006257-8

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