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Sep. 07 2020

有種會走路的怪魚滅絕了,牠的近親也會步上後塵嗎?

1
  • 生活在塔斯馬尼亞州荷伯特市德文特河(Derwent River)河口的粗體臂鉤躄魚(Brachionichthys hirsutus),因水質暖化與汙染而極度瀕危。牠的近緣物種──單翼合鰭躄魚(Sympterichthys unipennis),才在5月被宣告滅絕。PHOTOGRAPH BY ALEX MUSTARD, MINDEN PICTURES

  • 目前在野外僅存兩個小族群的紅疣躄魚(Thymichthys politus,又稱红合鳍躄鱼),也如同其他臂鉤躄魚一樣,有著特化的胸鰭能在海底「行走」。PHOTOGRAPH BY FRED BAVENDAM, MINDEN PICTURES

  • 生物學家弗朗索瓦.佩隆於1802年採集並帶回法國的單翼合鰭躄魚,是該物種已知唯一的一份標本。IMAGE BY CSIRO AUSTRALIAN NATIONAL FISH COLLECTION

單翼合鰭躄魚是第一種被宣告滅絕的海洋魚類,其他臂鉤躄魚也很可能會步上後塵。

生活在塔斯馬尼亞州荷伯特市德文特河(Derwent River)河口的粗體臂鉤躄魚(Brachionichthys hirsutus),因水質暖化與汙染而極度瀕危。牠的近緣物種──單翼合鰭躄魚(Sympterichthys unipennis),才在5月被宣告滅絕。PHOTOGRAPH BY ALEX MUSTARD, MINDEN PICTURES

生活在塔斯馬尼亞州荷伯特市德文特河(Derwent River)河口的粗體臂鉤躄魚(Brachionichthys hirsutus),因水質暖化與汙染而極度瀕危。牠的近緣物種──單翼合鰭躄魚(Sympterichthys unipennis),才在5月被宣告滅絕。PHOTOGRAPH BY ALEX MUSTARD, MINDEN PICTURES

牠,是近代歷史上第一種被宣布滅絕的海洋魚類。單翼合鰭躄魚(Sympterichthys unipennis)的鰭帶著硬棘、前額有著鉤子狀的突起,這是種棲息在淺水域的底棲魚類。自從1802年法國生物學家弗朗索瓦.佩隆(Francois Peron)在塔斯馬尼亞海岸撈到一隻個體,並將其帶回巴黎自然史博物館(Paris’s Natural History Museum)後,就再也沒有人看過其他單翼合鰭躄魚。

儘管經過數年的廣泛搜索,但再也沒人見到過單翼合鰭躄魚。今年5月,負責確認物種保育現況的科學家聯盟──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正式將其列入滅絕物種。

臂鉤躄魚的英文俗名「手魚」(handfish),緣自於牠們用來在海底停棲、如腳一般行走的鰭,外觀就像隻小手。除了單翼合鰭躄魚外,在周遭海域還有另外13種臂鉤躄魚(Brachionichthyidae),不過其中也有七種自2000年或更早以來,就再沒人看到過。而這13種臂鉤躄魚僅有一種不在「瀕危」、「極度瀕危」或「缺乏資料」的狀態裡,也就是說,我們甚至沒有充足的資料來判斷牠們的現況。

正因為人們幾乎可以確定在200年前,科學家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記錄到單翼合鰭躄魚時,牠們仍非常常見,因此單翼合鰭躄魚的消失,凸顯了臂鉤躄魚們對氣候變遷、棲地損毀,以及汙染等環境破壞有多麼敏感。科學家們表示,這起滅絕事件足以視為一座里程碑,警告著人們他種臂鉤躄魚,以及如塔斯馬尼亞等地脆弱的地方物種,將迎來什麼樣的命運。

塔斯馬尼亞海洋與南極研究所(Institute for Marine and Antarctic Studies)的魚類學家內維爾.巴雷特(Neville Barrett)說:「牠們就是礦坑中的金絲雀。」

目前在野外僅存兩個小族群的紅疣躄魚(Thymichthys politus,又稱红合鳍躄鱼),也如同其他臂鉤躄魚一樣,有著特化的胸鰭能在海底「行走」。PHOTOGRAPH BY FRED BAVENDAM, MINDEN PICTURES

目前在野外僅存兩個小族群的紅疣躄魚(Thymichthys politus,又稱红合鳍躄鱼),也如同其他臂鉤躄魚一樣,有著特化的胸鰭能在海底「行走」。PHOTOGRAPH BY FRED BAVENDAM, MINDEN PICTURES

繽紛的「宅魚」

由澳洲政府與學術機構的研究人員所主導的「臂鉤躄魚保育計畫」(Handfish Conversation Project),致力於保育臂鉤躄魚,他們曾描述到「如果您從未見過臂鉤躄魚,可以想像一下將蟾蜍在鮮豔的油漆裡浸一浸、告訴牠一個悲傷的故事,並強迫牠穿上大一號的手套。」

塔斯馬尼亞大學海洋與南極研究所和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ommonwealth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 Organization)的海洋生態學家傑米娜.斯圖爾特.史密斯(Jemina Stuart-Smith)說,雖然這段關於臂鉤躄魚的敘述不知典出何處,但很讓人印象深刻。

一般認為,這些身長通常不超過15公分的臂鉤躄魚,只生活在塔斯馬尼亞周遭的海域,而且即便在當地水域中,每一種物種也只在寥寥幾處可見。

臂鉤躄魚也是「宅魚」的一員,牠們普遍不會播遷得太遠,仔稚魚也不像其他魚類會有一段遠距離的浮游期。巴雷特說:「這種策略在穩定的環境中相當有用。」

屋漏偏逢連夜雨

雖然目前切確是那些因素導致單翼合鰭躄魚滅絕不得而知,但臂鉤躄魚的宅屬性、有限的地理分布,以及對低水溫的偏好,都讓牠們特別容易受到環境破壞影響。

海洋與南極研究所的海洋生物學家格雷厄姆.埃德加(Graham Edgar)表示,以塔斯馬尼亞荷伯特市為例,各行各業的重金屬與汙水導致沿岸河口的水質劣化,而這恰好是粗體臂鉤躄魚與其他臂鉤躄魚的主要棲息地:「如果牠們從某地消失,很可能再也不會回來。」

塔斯馬尼亞海域曾經的扇貝拖網漁業、牡蠣礁的破壞,以及外來種的引入,都可能嚴重影響了臂鉤躄魚的數量。

生物學家弗朗索瓦.佩隆於1802年採集並帶回法國的單翼合鰭躄魚,是該物種已知唯一的一份標本。IMAGE BY CSIRO AUSTRALIAN NATIONAL FISH COLLECTION

生物學家弗朗索瓦.佩隆於1802年採集並帶回法國的單翼合鰭躄魚,是該物種已知唯一的一份標本。IMAGE BY CSIRO AUSTRALIAN NATIONAL FISH COLLECTION

不過最大的威脅可能還是海水暖化。巴雷特表示,在氣候暖化以前,臂鉤躄魚的活動範圍比今天要來的廣,如今海水溫度上升迫使包含臂鉤躄魚在內的許多物種,諸如甲殼類、海藻及許多性喜低溫的海洋生物,生活空間更加壅擠。塔斯馬尼亞之所以是臂鉤躄魚的棲息熱點,正是因為這兒的海水即使變暖了些,也還是較北方的海水來得冷涼。

但這種情況正在改變,巴雷特說道,東澳洋流沿著海岸一路從布里斯本流向雪梨,將溫暖的海水不斷送往南方。根據英國氣象局哈德利中心提供的氣象科學與服務數據顯示,自1900年以來,塔斯馬尼亞的海水溫度已經攀升了近攝氏兩度。

埃德加坦言:「這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啊。」人們面臨的不僅是單翼合鰭躄魚的滅絕,更是塔斯馬尼亞生物多樣性災難級的損失,各種魚類、貝類、甲殼類、海藻與其他海洋生物的族群及分布範圍都大幅下滑。

埃德加表示,一如單翼合鰭躄魚的例子,人們注意到這個衰敗趨勢的時候可能為時已晚,因為這些海洋生物棲息在人們視線所不及的水下,並且也缺乏相關族群的數據。

資料不足

目前只有三種臂鉤躄魚有統一的保育計畫:極度瀕危的紅疣躄魚、粗體臂鉤躄魚以及齊氏裸臂躄魚(Brachiopsilus ziebelli)。斯圖爾特.史密斯提及,由於紅疣躄魚目前只剩下荷伯特市附近有兩個已知的族群,且據信成魚的數量不到100隻,因而格外受到關注。

這些物種的保育計畫聚焦在收集更多數據、防止棲地破壞,以及在某些情況下提供人造基座取代當地被外來種海星及海膽摧毀的海帶及海鞘(管狀的濾食動物),好讓臂鉤躄魚產卵。

↑↑↑↑↑罕見畫面:澳洲發現極危「紅色手魚」新群體 估計數量最多增至……80條

斯圖爾特.史密斯說:「至於其他物種,我們缺乏執行保育計畫所需的資訊和資源。」

許多種臂鉤躄魚因為數量稀少、難以尋找,從而很難進行研究。儘管如此,研究人員仍鍥而不捨地利用各種新方法尋找牠們,比如在海水中搜尋牠們的DNA片段。巴雷特說道,人為圈養繁殖的研究也在同步持續,但目前還沒有人能成功達到完全養殖的階段。

斯圖爾特.史密斯說:「儘管牠們是這樣又有魅力又古怪的小魚,我們對牠們知道的還是太少。」

 

延伸閱讀:因疫情而安靜的海洋可望讓鯨魚「紓壓」並改善健康 / 首度拍到的照片顯示:這條鯊魚曾大戰深海巨型烏賊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