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Aug. 08 2019

野貓氾濫成災,我們應該做什麼?

1
  • 人類唯一馴化的貓科動物──家貓(Felis catus

  • 在美國本土,每年大約有13-40億隻鳥類和63-223億隻哺乳類被野貓捕食殺害| 圖片來源:Lifeonwhite

  • 貓類捕食行為對不同大小環境的影響不盡相同| 圖片來源:pixabay

  • 不惜一切手段消除野貓的撲殺計畫也並非完全有效| 圖片來源:pexels

  • 每個人在考慮野貓問題時,不要把它看做人類與野貓的鬥爭| 圖片來源:pexels

趕盡殺絕和放任不管可能都是不是良策。

人類唯一馴化的貓科動物──家貓(Felis catus),不僅僅生活在人類家庭中,也大量生活在無人管轄的城市和野外。在我們養貓與吸貓的同時,一場針對野外「家貓」的戰爭,正在悄悄拉開序幕。

人類唯一馴化的貓科動物──家貓(Felis catus)

人類唯一馴化的貓科動物──家貓(Felis catus

沒有什麼動物比家貓(Felis Catus)的風評更兩極分化了。作為伴侶動物,家貓幾乎是21世紀人類的精神寄託;但它們一旦逃離到野外,捕食活動對生物多樣性造成的破壞,令環境保護主義者深惡痛絕。

反對黑白貓二元論

在過去的幾年中,這場關於家貓危害的辯論愈演愈烈,遍布各個公共領域和媒介。作為生命保護領域內最具影響力的期刊,《保育生物學》(Conservation Biology)近期刊登了一篇名為《對貓的道德恐慌》(A Moral Panic Over Cats)的文章,為這場辯論再次添柴加火。這篇文章主要作者是克拉克大學(Clark University)的倫理學家比爾.林恩(Bill Lynn)和威廉與瑪麗學院(College of William & Mary)的人類學家芭芭拉.金(Barbara King)。文章指出,那些對野貓問題持溫和態度的人受到了持黑白二元論人群不公正的誹謗與中傷。野貓問題不是非黑即白的問題,而存在著大量的中間灰色地帶。

研究者指出:「一些環境保護主義者認為野貓對生態多樣性和公共健康安全都造成了巨大的威脅,因此我們應該不惜一切手段將野貓消除。這些環境保護主義者進一步聲稱,那些質疑他們論斷的人,都是不相信科學的。然而,儘管我們也有保護生態多樣性和野生自然環境的信念,我們依然認為那些極端的環境保護主義者提出的建議是錯誤的,並且這些建議激化了對貓的道德恐慌。」

 「從生態保護的角度來說,最佳策略顯然是:不惜一切手段將野貓中自然環境中消除。」源自《對貓宣戰》(Cat Wars: The Devastating Consequences of a Cuddly Killer),其作者彼得.瑪拉(Peter Marra)是美國史密森尼學會(Smithsonian Institution)的鳥類保護主義者。在2013年,瑪拉攜手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Oklahoma State University)的生態學家史考特.洛斯(Scott Loss)梳理了大量對野貓捕食行為的研究,嚴密地估算出:在美國本土,每年大約有13- 40億隻鳥類和63-223億隻哺乳類被野貓捕食殺害。

在美國本土,每年大約有13-40億隻鳥類和63-223億隻哺乳類被野貓捕食殺害| 圖片來源:Lifeonwhite

在美國本土,每年大約有13-40億隻鳥類和63-223億隻哺乳類被野貓捕食殺害| 圖片來源:Lifeonwhite

爭論的焦點:如何解讀生態影響

一些野貓保護組織,例如最著名的「野貓同盟」(Alley Cat Allies),批評了得出這些估算的研究方法。

而去年,瑪拉和洛斯在《生物入侵》(Biological Invasions) 期刊上對這些批評進行了逐一反駁,又進一步在《保育生物學》上發表了《野貓爭議中的懷疑捏造》(Merchants of Doubt in the Free‐Ranging Cat Conflict)一文。在該文中,瑪拉和洛斯認為「那些試圖懷疑野貓對生態影響的行為,已經入侵到了保育科學的研究中。這些野貓擁護者歪曲事實的本領,顯然是向香煙擁護者和氣候變化反對者學習的。」

在林恩和金以及其同事的最新研究中,他們承認野貓的確會損害生態多樣性,並且,野貓擁護者們的論調,不能掩蓋野貓在特定場合下造成危害的可能性。然而,林恩和金堅持認為指責野貓擁護者不相信科學是言過其實的,且這種極端的指責很容易抹殺合理的討論。關於野貓是否真的捕食了數十億的小動物,這點是毋庸置疑的;但需要更理性地討論這些捕食行為對生態的影響,並斟酌如何好好敘述這類問題。

妖魔化的後果: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瑪拉和洛斯認為野貓對於公共衛生安全的威脅迫在眉睫。例如,野貓可能會傳播弓形蟲病和狂犬病。然而,這種危險可能是過分誇大的。按照這種標準,許多其他的物種也具有相當的威脅。那些環境保護主義者主張通過消滅野貓以保護的其他物種,本身也可能攜帶類似的病原體。

林恩和金的團隊認為野貓對環境的影響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棲息地和生態環境,貓類捕食行為對不同大小環境的影響也不盡相同。另外,如果廣泛推行並嚴格執行野貓擁護者傾向接受的「捕捉-閹割-放歸」計畫,也可能逐漸減少野貓對環境的影響。

貓類捕食行為對不同大小環境的影響不盡相同| 圖片來源:pixabay

貓類捕食行為對不同大小環境的影響不盡相同| 圖片來源:pixabay

「撲殺計畫:一勞永逸還是事倍功半?

另一方面,這些「不惜一切手段消除野貓」的計畫也並非完全有效。它們並不能降低野貓的數量或者達到目標效果。即使那些對殺害野貓毫不心慈手軟的環境保護主義者,有時也會意識到這種剔除手段只是治標不治本:它阻礙了人們去處理那些更加迫切的問題。正如,在生態問題日益惡化的情況下,澳洲推出的捕殺200萬隻野貓的計畫就備受爭議。

撲殺計畫還帶來了滅貓的倫理困境。金和林恩以及一些其他新研究的作者被共同稱為「同情保護主義者」。他們認為殺害動物以保護環境要嘛是完全不可接受的,要嘛只能是無可奈何的下下策。一些學者甚至認為野貓應該被視為生態環境中合法的成員。並非每個人都接受這些觀點。但當一些極端的環境保護主義者在公共媒體得意地上傳死貓照片、被毒害的貓殘喘數小時的影片時,公共輿論實際上可能反彈,對環境保護主義者的支持也會削弱。

不惜一切手段消除野貓的撲殺計畫也並非完全有效| 圖片來源:pexels

不惜一切手段消除野貓的撲殺計畫也並非完全有效| 圖片來源:pexels

更包容的對話:人類與動物關係再思考

韋恩.林克萊特(Wayne Linklater)是一位來自紐西蘭威靈頓維多利亞大學(Victoria University of Wellington)的生態學家,他認為需要建立「貓黨」和環境保護主義者之間的聯繫。瑪拉和洛斯也同樣呼籲更多具有包容性的討論。

金和林恩的團隊也是如此,他們呼籲每個人在考慮野貓問題時,不要把它看做人類與野貓的鬥爭。這樣,愛貓人士與環境保護主義者或許能夠找到談話的契機。(編譯:狗蛋;編輯:悲催的鉈寶寶;審校:Yuki)

每個人在考慮野貓問題時,不要把它看做人類與野貓的鬥爭| 圖片來源:pexels

每個人在考慮野貓問題時,不要把它看做人類與野貓的鬥爭| 圖片來源:pexels

文章來源:https://howwegettonext.com/if-what-you-eat-can-change-the-world-why-wont-americans-give-up-beef-837e0e0ca1a9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這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泛科技主題網站,提供負責任、有智趣的科技主題內容,歡迎關注他們。如需轉載請直接聯繫sns@guokr.com。

AUG. 2020

終結瘟疫

我們從歷史上的全球流行病學到了什麼?

終結瘟疫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