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Sep. 29 2016

醫生眼中的《屍速列車》:在傳染病面前,還能維持人性嗎?

1
  • 醫生眼中的《屍速列車》:在傳染病面前,還能維持人性嗎?

喪屍這種恐怖的設定,只是人類尚未走出被傳染病蹂躪的歷史重現;而所有關於人性的討論,也都是真實的瘟疫時代人類行為的縮影罷了。

討論《屍速列車》,時不時就會落到「人性」上來。寫影評的人一旦在文章中寫下「反思人性,批判社會」這種貌似有深度的話,往往會使觀影者也產生一種美好的錯覺:這部電影不只是一種娛樂,還是反思人性的好題材;影片的生產方也會宣稱它不僅是販賣娛樂,還在批判社會。

不過這部片子畢竟是一部娛樂片,賦予其過多的社會功能,既無必要,也超出了本片的承載能力。真要反思的話,你把結尾重寫,改成一個完全反應社會黑暗面的試試看?不可能的,作為商業電影,喪屍類型片是沒有餘地的,必須按照現在的方式結尾。

但要想討論人性,也不必捨近求遠。作為一名醫生,片中的虛構場景其實對我而言再熟悉不過:喪屍這種恐怖的設定,只是人類尚未走出被傳染病蹂躪的歷史重現;而所有關於人性的討論,也都是真實的瘟疫時代,人類行為的縮影罷了。

AD

ads-parallax

《屍速列車》劇照。 / 圖片來源:GaragePlay車庫娛樂

在人類沒有認識傳染病的本質也沒有掌握有效的控制手段之前,每當瘟疫襲來,倉皇失措的人們唯有在本能的驅使下盲目地四散奔逃,奔逃的過程中又將造成新的傳染和死亡,直到人類死到一定數量,剩餘人口密度已不足以助病原完成進一步的傳播才算終結,而後人類數量再次增長,傳染病再來收割生命,再度開啟另一個循環。

可是人類竟然發現了傳染病的奧祕,提出了控制其傳播的有效手段,電影的設定是一群在開往釜山列車上的現代人遭到了突如其來的喪屍事件,他們在列車上關閉了車廂之間的隔斷門,不就是相當於試圖控制傳染源並切斷傳播途徑嗎?(可惜「保護易感人群」無從談起,所有人都可能成為喪屍的攻擊目標。)可以想像的是,在這一隔離過程中,必然會有部分尚未被喪屍襲擊的人被隔離在安全區之外,他們的命運只有死路一條。我們有理由認為,這樣的事件,在人類控制烈性傳染病的歷史上,是必然會一再地發生,想想那些被置之於死地、隔離於危險區之內的人,該是怎樣的絕望與恐懼啊。

電影中的反派角色,把人性醜陋面展露出來。 /《屍速列車》劇照。/ 圖片來源:GaragePlay車庫娛樂

容錫是電影中的反派,當主角徐碩宇、相華幾個穿過喪屍區試圖進入安全區車廂時,他提議不予開門。顯然,他做出這個決定是出於自保的考慮,這個決定激怒了安全車廂之外的幾個人,可能也激怒了觀眾。反派的設定本來就是要達成這個任務,電影這種藝術形式就是能抓住人心,讓觀眾緊隨主角的命運情緒起伏,並自動代入主角的視角;可是別忘了,這個安全區車廂裡的人才是大多數,如果這位反派的建議得到了嚴格執行,在故事的最後,倖存者就不會那麼少了。那麼,相比於幾位正面主角,誰比誰的人性更高尚了呢?

尤其可貴的是,當幾位主角終於闖了進來,容錫更是提出誰也不能確認他們幾個感染了沒有,應該讓他們去後面一節車廂。這不就是對疑似感染者的隔離嗎?

在影片中,容錫無疑是個討厭的人,但我們必須清楚,他在這個時刻做出的決定,其實最符合大多數人的利益。然而,因為目睹自己親人被喪屍襲擊而受了刺激,老太太做出了一個損人不利己的愚蠢決定,打開了隔斷門……人類世界中總會有這樣的行為,這不太好用人性來解釋,即使在並非極端的環境下,也會有人做出這種自毀毀人的行徑,這其實遠比容錫那種理性的「壞人」更可怕,因為你完全無法預測他們下一步要做什麼,連協商和談判的機會都沒有;在強烈刺激的驅使下,這些行為是不講算計、沒有邏輯的。

而在面臨傳染病的時候,唯一能拯救我們的恰恰是邏輯。

主角碩宇和摔跤手相華。 /《屍速列車》劇照。/ 圖片來源:GaragePlay車庫娛樂

相比於冷血自私的容錫,身為摔跤手的相華則是一位令人欽佩的大叔: 他勇敢機智,對弱小富於同情心,關鍵時刻為保護懷孕妻子而犧牲了自己。而主角碩宇在明確自己被喪屍襲擊後,同樣為保護女兒,在自己瞳孔變灰之前的一瞬間,決定離開了高速行進的列車。

相華的犧牲和碩宇的自殺無疑是感人至深的,和容錫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然而,在一個至關重要的層面上,他們站在了一起:他們的行為是符合邏輯的,所做的選擇在當時是唯一正確的。在自己已經必死無疑的情況下,剩餘的選項只有連帶女兒一起死和自己單獨赴死,只要尚存一絲理性,做出這樣的選擇並不難。相華的選擇何嘗不是如此:自我犧牲是一個困難的選擇,但是只要最終選擇變成讓懷孕的妻子順利逃脫,否則就讓夫妻雙雙連同未出世的孩子一起同歸於盡,下決定變得不那麼困難。

而如果這樣的舉動依然是人之常情,為了讓自己基因存留而不得不如此,是極端情況下別無選擇的話,那麼另外一些人的選擇,就超越了常情的局限。在女孩珍熙變成喪屍之後,暗戀她的棒球運動員閔英國放棄逃命的機會也放棄了反抗,任由「珍熙」撕咬自己而殉情;而跛腳的流浪漢儘管與小女孩秀安(碩宇之女)和孕婦成景(相華之妻)沒有任何親緣關係,仍然選擇為了她們犧牲了自己。

那麼整部電影中,到底誰才演出了真正的人性呢?極端情況下,人類的舉動能成為庸常歲月中普遍人性的代表嗎?哪種情況反應出的才是所謂的人性本質呢?

《屍速列車》劇照。/ 圖片來源:GaragePlay車庫娛樂

和地球上生命演化史的長度相比,人類的文明史年輕得一塌糊塗。我們自詡萬物的靈長,但我們是不是比其他生命形式更高級卻很難說。很多人對演化的普遍誤解之一是,認為生物演化是有方向的,即由簡單到複雜由低級到高級,其實現存所有的生命形式無非都是適應環境的結果,一旦環境發生驟變,也許人類就會面臨徹底滅絕命運,而其他生命形式則可能繼續存活。就如白堊紀的恐龍滅絕之後,哺乳動物才吐氣揚眉。甚至當地球走向毀滅,也可能會有某種堅韌的生命形式熬過重重考驗,借助飛濺的地球殘骸,經過漫長的太空旅行抵達遙遠的星球開始新一輪的生命演化傳奇,想想這種種極端的情形,隨時可能灰飛煙滅的人類又怎能稱得上「高級」呢?

唯一能談得上高級的一點,也許就是人類創造了一個自己的環境。雖然人類這種生命形式當然也是自然選擇的結果,但文明發展至今,我們已不再是被動地適應環境,而是能在某種程度上改變環境從而使環境更適於人類生存,例如我們發展出了醫學,使人類寶貴的生命大大延長了在地球上的存在時間,我們發明了避孕手段使人類可以縱慾又不至於生出太多我們養不起的人口……

與傳染病的對抗,也許是我們做過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在自然生態中,傳染病是一種極為典型的「密度依賴」因素:人口密度愈大,傳染病爆發的可能性也就愈大,帶來的殺傷力就愈大。喪屍電影中,最危險的地方永遠是人口集中的大城市;現實與之沒有任何差異,每一場瘟疫都是給大城市帶來最慘痛的打擊。不誇張地說,每一座大城市都站在「喪屍」爆發的邊緣,沒有醫療衛生的努力,根本不可能維持這樣的人口密度;沒有無數先輩用血換來的防疫教訓,我們所知的人類文明絕不會是今天這樣的面貌。

這脆弱的平衡成了人性的舞台,也就順理成章了。人類是如此多樣,就算有一個本質的人性潛藏在裡面,具體的表現依然因所處的生存環境而千差萬別。當衛生防疫的冰冷邏輯遭受傳染病的衝擊而浮出水面,日常的自由生存突然跌落懸崖,這一瞬間永遠是最富戲劇性的;所有這些人表現出來的都不是人性的本質,卻也都是人性的本質。

而就算不把這麼重的負擔交給娛樂片來擔負,我們至少也能在看過之後,想一想離我們近在咫尺的那座真正的懸崖。

撰文:李清晨

編輯:Ent

本文來源於果殼網(微信公眾號:Guokr42),這是一個開放、多元的泛科技主題網站,提供負責任、有智趣的科技主題內容,歡迎關注他們。如需轉載請直接聯繫media@guokr.co

OCT. 2020

顛覆恐龍世界

全球新種恐龍化石快速大量出土,翻轉你對古代野獸的五大認識:牠們的樣貌、如何孵化、成長、移動、社交

顛覆恐龍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