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毛猩猩寶寶在寵物黑市上的要價很高,只有殺死護子心切的母親才抓得到牠們。這些紅毛猩猩孤兒目前都由國際動物救援組織撫養。Photograph by Tim Laman
紅毛猩猩寶寶在寵物黑市上的要價很高,只有殺死護子心切的母親才抓得到牠們。這些紅毛猩猩孤兒目前都由國際動物救援組織撫養。Photograph by Tim Laman
救援人員戴著口罩以防止他們負責照顧的紅毛猩猩孤兒受到人類病原感染。他們正在進行每日的「森林學校」課程,教導紅毛猩猩孤兒練習自主求生所需的技能與自然行為。Photograph by Tim Laman
救援人員戴著口罩以防止他們負責照顧的紅毛猩猩孤兒受到人類病原感染。他們正在進行每日的「森林學校」課程,教導紅毛猩猩孤兒練習自主求生所需的技能與自然行為。Photograph by Tim Laman
這隻雄性蘇門答臘紅毛猩猩正齜牙咧嘴、搖動樹枝,向對手示威。現今公認是獨立物種的蘇門答臘紅毛猩猩,野外的數量大約是1萬4000隻。Photograph by Tim Laman
這隻雄性蘇門答臘紅毛猩猩正齜牙咧嘴、搖動樹枝,向對手示威。現今公認是獨立物種的蘇門答臘紅毛猩猩,野外的數量大約是1萬4000隻。Photograph by Tim Laman
這隻雄性婆羅洲紅毛猩猩用一根葉片繁茂的樹枝充當雨傘。這種習得的行為,是紅毛猩猩的「文化」會代代相傳的一個例子。Photograph by Tim Laman
這隻雄性婆羅洲紅毛猩猩用一根葉片繁茂的樹枝充當雨傘。這種習得的行為,是紅毛猩猩的「文化」會代代相傳的一個例子。Photograph by Tim Laman

回到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