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號
穿西裝參加八年級學校舞會是雷.克雷格走向「跨性別男性」旅程的第一步,不過他決定等到從紐約州的中學畢業後才公開。現在大家都用男性代名詞稱呼他。雷的父親對於他認同自己是男孩並不驚訝,但「我不確定這會持續六週、四年或一輩子。」下一步:考慮用激素阻斷劑抑制青春期發育。Photograph by Lynn Johnson
2017年1月號
在薩摩亞,12歲的珊蒂(左)和她最好的朋友10歲的曼蒂(穿白色T恤)與親友一起跳即興舞蹈。他們自我認同為fa’afafine,這種性別不是男孩也不是女孩。Fa’afafine孩子在遊戲和家庭中通常扮演女孩角色,成年後同時有男性解剖構造和女性化的外表與習性。他們幫忙做家事、照顧小孩,並且選擇男性作為性伴侶。Photograph by Lynn Johnson
2017年1月號
崔尼提.沙維爾.斯凱耶在四歲時幾乎完全停止說話,開始咬自己的男孩衣物,並說想要割掉自己的陰莖。她驚恐的父母帶她去找治療師,治療師問他們:「你們想要一個快樂的小女孩還是死掉的小男孩?」崔尼提現在12歲了,擁有母親迪莎娜.尼爾的全力支持,也已經在使用青春期阻斷劑。崔尼提是美國德拉瓦州第一個由政府低收入醫療補助保險支付這種治療費用的未成年人。Photograph by Lynn Johnson
2017年1月號
美國麻州的雙胞胎卡勒布(左)和艾咪.史密斯(右)於1998年出生時,很難分辨他們。如今艾咪說:「我們12歲時,我就不覺得自己像男孩,但也不知道有可能變成女孩。」到了17歲,艾咪出櫃成為跨性別者,最近她進行性別確認手術,她淡化手術的重要性:「以前我沒有不像女性,如今也沒有更像女性。」Photograph by Lynn Johnson
2017年1月號
九歲的歐提出生時被歸為男性,但從來不覺得自己是男孩。她學會說話時,不是說「我覺得自己像女孩」,而是說「我是女孩」。歐提帶父母和三位哥哥姊姊進入跨性別行動主義者的社群。「那過程太棒了,」她的父親大衛說:「我們遇到很棒的人,他們經歷過無數的事。她打開了我的眼界。我是她爸爸,但是她引領我前進。」Photograph by Lynn Johnson

回到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