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號雜誌
馬里蘭大學巴爾的摩分校的安慰劑專家魯安娜.柯拉卡和其他研究人員發現另一個引發這種神祕效應的因素:我們認為他人如何感受痛苦。在這個實驗中,受試者被制約為看到痛苦的人臉圖像,就會覺得受到的熱刺激比較強,儘管接收的熱刺激只有中等強度。功能性核磁共振造影儀器捕捉了大腦對這種雙重刺激的反應。Photograph by Erika Larsen
2016年12月號雜誌
祕魯治療師安利奎.佛羅瑞斯.奧古斯丁身上長袍的圖案代表他在治療儀式中吟唱的曲子。Photograph by Erika Larsen
2016年12月號雜誌
麥可.波勒提克參加史丹佛大學的試驗時,相信他做的手術會緩解他的帕金森氏症症狀。事實上他接受的是假手術,但他仍覺得症狀舒緩多了。他說:「是因為安慰劑效應還是某種藥效,對我來說不重要。」Photograph by Erika Larsen
2016年12月號雜誌
帕金森氏症患者羅素.普萊斯在佛羅里達大學接受微電極植入手術,微電極會在他腦部的運動控制區塊施予腦深層刺激。不過醫師並不確定術後若有正面結果,有多少會是治療的成果,有多少是因為安慰劑效應。「治療結果和安慰劑效應之間的界線比以往還更模糊。」神經科專科醫師麥可.歐肯說。Photographed at McKnight Brain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Florida
2016年12月號雜誌
醫師在羅素.普萊斯仍清醒時把微電極插入他的頭顱 (可見於右頁電腦斷層掃描圖中),準備對腦部某些區塊施予腦深層刺激。這些區塊因為帕金森氏症而會引起震顫、僵硬、失去平衡感,以及行動變慢等失能症狀。普萊斯的妻子說他的說話能力有所改善,震顫情況也減少了,感覺就像是變了一個人。Photographed at McKnight Brain Institute

回到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