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海瑟.普林格 Heather Pringle
攝影:羅伯特.克拉克、大衛.古騰菲爾德 Robert Clark and David Guttenfelder

天空下起冰冷的小雨,我們在街頭打著哆嗦,等待維京領主和他那幫海盜現身。這是在昔得蘭的老城勒威克,月的某個溼冷夜晚,但是空氣裡瀰漫著興高采烈的氣氛。

我身旁一位帶著兩個小孩的男人,在看到市政廳後方升起一股紅色煙霧時笑了起來。「看起來就像他們放火燒了整棟建築物似的。」他大聲說。畢竟,火就是大家聚在這裡的原因。這天是聖火節,人們以盛大的放火儀式慶祝昔得蘭的維京人歷史。我和其他人一樣,都是來看火燒維京船。當領主的小隊和其他數十個小隊湧入街頭時,幾百根火炬冒出熊熊烈火。看到海盜拉著流線型長船時,群眾爆出歡呼。維京人最初在大約1200年前從蘇格蘭本土北方的這些岩岸登陸,擊潰當地的反抗勢力並占領土地。挪威領主統治昔得蘭將近七個世紀,直到他們最後把這些島嶼典押給一位蘇格蘭國王為止。如今古諾爾斯方言――諾恩語――在昔得蘭幾乎被遺忘了,但島民仍對他們的維京人歷史深感驕傲。他們每年都會狂熱地籌備聖火節,用木板一塊塊地拼出一艘維京船複製品。

現在,隨著群眾放聲高唱關於航海國王與龍首之船的古老歌曲,火炬手也把大船拉進一個有圍牆的場地中。在領主示意下,大片火炬拋向大船、將它點燃。火焰快速竄升至船桅,餘燼飄入夜空中,孩子在人行道上跺腳跳舞。

當天稍晚,看到歡慶者在派對上盡情狂舞時,我驚訝於維京人在我們的想像中依然占據的分量。雖然這些中世紀的航海家與戰士已逝去好幾個世紀了,卻仍活在電影製片者、小說家和漫畫家的虛構世界裡。我們大多數人都能滔滔地說出關於這些維京人的生活細節,包括他們如何打鬥和舉行盛宴、住在哪裡、如何死去。不過我們對維京人真正了解的有多少?

現在隨著科技進步,從衛星影像到DNA研究和同位素分析,考古學家和其他科學家都發現許多令人驚奇的新答案。在愛沙尼亞,科學家正仔細研究兩艘被掩埋的船,船上滿是遭殺害的戰士,讓人對維京人的殘暴起源有了新認識。在瑞典,研究人員正在研究一名維京女指揮官的遺骸。另外在俄羅斯,考古學家和歷史學家正在追蹤維京人販賣奴隸的途徑,揭露了奴隸制度對維京人經濟的重要性。維京人的世界遠比原先想的還要複雜。「在維京人研究領域中,這是令人振奮的時刻。」勒威克的昔得蘭公益信託的歷史學家吉米.孟克里夫說。

全文未完,更多精彩內容都在《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7年3月號

欣賞更多照片



沒有評論

留下一個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