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研究顯示,巢中溫度變暖可能影響這些蜥蜴的蛋——讓牠們長大後更笨。

在較暖溫度中孵育的髭頰蜥(bearded dragon)成年後學習速度較慢。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當氣溫過度上升,包括人類在內的許多物種都得奮力求生。但是即便些微升溫也會影響動物,導致生理或行為出現細微變化,改變牠們的生存表現。

對某些蜥蜴而言,高溫的影響可能,如字面所陳,讓牠們腦袋變的不靈光。一篇在《皇家學會開放科學》(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期刊發表的新研究發現,氣溫以氣候變遷預測所得的尺度上升,會讓髭頰蜥變笨。

髭頰蜥是來自澳洲的蜥蜴,近年成為受歡迎的寵物,而且就像其他爬行類,牠們其實並不像外表看起來那麼呆。「爬行類長久以來被認為是遲緩又蠢笨的生物,」安娜.維金森(Anna Wilkinson)說,她是英國林肯大學(University of Lincoln)的動物認知科學家。但是這種說法已經改變了,研究顯示許多蜥蜴擁有複雜的認知技能,範圍從空間巡行到解決問題。

維金森和她的同事在近期研究中發現中部髭頰蜥(Pogona vitticeps)可以經由相互模仿表現出新行為——這代表一定程度的社會認知,不久前還被認為靈長類獨有。

「透過觀察其他個體的行為來學習,可能是解決問題的捷徑,而且可以讓動物解決牠們無法經由反覆嘗試習得解法的任務。」維金森告訴國家地理雜誌。爬行類需要掌握所有可及的學習方法,她補充,以適應周遭世界的變化。

半熟蛋

爬行類的大腦和那些毛茸茸或披羽毛的動物一樣,都是在發展中定型的。意思是蛋所暴露的環境可能帶來長期影響。

維金森和她的同事決定調查孵育溫度是否會影響髭頰蜥的智力。調查已經發現,就算爬行類媽媽盡了最大的努力,巢穴的溫度通常還是隨著氣候暖化上升。

研究者取單一蛋巢為樣本,將巢中13顆蛋分成兩組。七顆蛋以溫暖的攝氏30度(華氏86度)孵育,另外六顆則以較溫和的攝氏27度(華氏81度)孵育。公母幾乎平均混合。

兩組髭頰蜥被分開,但飼養在相同的條件下一年,直到成熟。然後牠們被送去做測試。每隻髭頰蜥都分別看了一段影片,拍攝一隻髭頰蜥打開滑門,拿到好吃的點心,然後每隻髭頰蜥有五分鐘的時間嘗試開門拿獎勵。

雖然滑開一扇門看似是個簡單的任務,維金森和她的同事在之前所有的髭頰蜥實驗中發現,牠們只有在看過別隻蜥蜴示範以後,才學得會這個把戲。所以如果有一隻成功,就能當作證據,顯示牠有從教學錄影中學習。每隻蜥蜴都做10次測試。

研究者發現,發展過程中暴露在較熱溫度的蜥蜴稍微較少成功。更重要的是,就算牠們成功打開門,花費時間也比在較涼溫度中孵育的髭頰蜥平均多出一分鐘半。對維金森而言,這顯示較溫暖的孵育會損傷髭頰蜥向其他個體學習的能力。

進一步的研究或將能辨識出髭頰蜥的大腦在發展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而導致這樣的認知差異,以及這會如何影響髭頰蜥的生存與繁衍能力。

有些喜歡升溫

維金森的結論和野地生態學家強納森.韋伯(Jonathan Webb)所得相似,他觀察巢穴溫度對瘤尾虎(Amalosia lesueurii)的空間學習能力的影響。在較暖溫度中孵育的壁虎不止稍微較遲鈍,也比較難在野外存活。

瘤尾虎也會在高溫中變遲鈍。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現職澳洲雪梨科技大學(University Technology Sydney)副教授的韋伯補充說明,先前與他類似的研究都只有測試孵化。「這篇論文帶來新的突破,顯示孵育過程導致的認知能力影響將會延續至成年以後,」他告訴國家地理雜誌。

「這篇研究唯一的弱點在於樣本規模太小,」他說——神經科學家喬許.阿米埃爾(Josh Amiel)也注意到這項限制。

阿米埃爾正在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研究者合作,他們發現相反的結果——高溫孵育激發大腦能力——表現在三線石龍子(Bassiana duperreyi)的非社會性學習能力。因為髭頰蜥和石龍子在蜥蜴系譜樹上距離有點遠,「所以高溫對髭頰蜥的影響和對我的研究中的石龍子影響不同,並不非常令人訝異,」阿米埃爾說。

爬行類的存活率已經因為氣候變遷而面臨嚴峻考驗——估計五分之一的蜥蜴品種會在2080年以前滅絕。心智遲緩會讓情況更不利。阿米埃爾懷疑可能會有一些贏家,例如他的石龍子——然後,就輪到髭頰蜥了。「牠們可能是輸家,使得其他動物入侵棲地並挑戰牠們,」他說。

 

撰文:Christie Wilcox

編譯:石頤珊

延伸閱讀:從眼睛射出血液的蜥蜴蜥蜴的斷尾求生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