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達爾文時代以來,鳥類就是研究演化奧妙的好對象,這項研究也不例外。

在荷蘭上艾瑟爾省觀察到的一隻白頰山雀。英國也有這種黑黃相間的鳴禽。
PHOTOGRAPH BY KARIN ROTHMAN, NIS/MINDEN PICTURES

想跟野生動物互動,裝個餵鳥器應該是其中一種最簡單的辦法了。但這種看來純真的消遣,是否會改變那些造訪人類後院的鳥兒外型呢?

路易斯.史柏金(Lewis Spurgin)表示,現在要回答還言之過早。他是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的演化生物學家。

不過,他和同事已經找到了一些非常吸引人的線索:有一種名叫白頰山雀(great tit,又名大山雀)的鳥類,可能為了要吃到餵鳥器裡的食物,而演化出了比較長的鳥喙。

「我們知道天擇驅動的演化,造就了孔雀的尾巴、長頸鹿的脖子等性狀。」史柏金說,他的發現於10月20日在《科學》期刊上發表。「但其實演化也會以更細緻的方式運作,這種就非常難觀察。」

物以類聚、鳥以群分

對於把鳥類當作研究對象、幫人類探索演化的大哉問,史柏金一直都很有興趣。正因如此,他和團隊才會開始分析兩個不同族群的白頰山雀DNA。白頰山雀是一種體色黃黑相間的鳴禽,英國和荷蘭都有分布。

在檢驗過幾千個DNA序列後,研究人員發現,兩群鳥類的基因密碼在與人類臉型相關的基因區域上有差異,也在與達爾文雀鳥喙形狀相關的基因區域上有差異。達爾文雀正是以前這類研究的主角。

這讓科學家不禁懷疑,這兩個族群的鳥喙長度,是否有可測量的差異。果不其然,還真的有。「我們發現有最近才發生、且演變得非常快速的長鳥喙天擇證據,尤其在英國族群身上。」史波金說。

為了探討較長的鳥喙是否讓這些鳥較有優勢,研究團隊也分析了還在進行的白頰山雀幼雛離巢成功率研究。在英國,平均起來,有較長鳥喙基因變異的山雀比短鳥喙變異者養大了更多雛鳥。

有意思的是,對荷蘭的白頰山雀來說,情況剛好相反,可能是因為英國人的餵鳥器比荷蘭人多很多吧。

↑↑↑↑↑(;゚Д゚)咦咦?!為什麼這隻鳥在餵魚呢??來猜猜原因吧!

 

另外,研究人員更進一步用無線射頻識別標籤標記長鳥喙和短鳥喙的鳥兒,然後在英國監測哪一類的鳥兒會去造訪自動餵鳥器。研究團隊發現,鳥喙長的鳥兒比鳥喙短的個體更喜歡利用免費食物。

「我們不能說一定是[餵鳥器]造成這兩個族群的差異,」史柏金說:「但這關聯性很有意思,這是確定的。」

達爾文做夢都想不到

艾克哈.阿札諾夫(Arkhat Abzhanov)是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及自然史博物館的演化發育遺傳學家,他說這項研究是結合了遺傳學與探討如鳥喙形狀等實體特徵傳統研究的「特別棒的例子」。

然而,他也和史柏金一樣,對於開香檳慶祝抱持謹慎態度。

「這裡缺乏的脈絡在於除了鳥喙形狀的變化以外,是否可能還有其他變化在進行?」阿札諾夫說:「是否也考慮了其他可能會同時迅速演化的特徵?這點並不清楚。」

舉例來說,如果鳥喙變長了,那牠們的顱骨應該也會有變化,包住鳥喙的角質鞘應該也是。換句話說,「鳥喙不會單獨改變。」阿札諾夫說,而這些改變可能模糊了分子層次的真正變化。

對史柏金來說,這也是樂趣的一部分。「我覺得,達爾文做夢都想不到真的會有這種事。」他說。

撰文:Jason Bittle

編譯:鍾慧元

延伸閱讀:動物一度演化成為寄生蟲?不,至少200次 / 鳥類適應缺氧環境,如何改變血紅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