驢皮用於傳統藥物的需求很高,早已成為黑市裡的熱門商品。

1.中國將驢皮用於製作傳統藥物,但因為該國的驢子數量不足,所以提高從國外進口驢皮的數量。這裡是肯亞一間已獲許可的驢子屠宰場,一名工人拖著一張將要處理的驢皮。 2. 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中國將驢皮用於製作傳統藥物,但因為該國的驢子數量不足,所以提高從國外進口驢皮的數量。這裡是肯亞一間已獲許可的驢子屠宰場,一名工人拖著一張將要處理的驢皮。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在南非防止虐待動物協會督察員萊妮.邁爾(Reinet Meyer)的27年動物救援生涯中,這是她遇過最糟的案例。

在南非乾燥內陸的布隆泉(Bloemfontein)外,有70頭驢子圈養在一小塊地裡。牠們埋頭在垃圾堆裡尋找食物,或是因為太虛弱而臥倒於塵土中。管理這塊地的農場工人說,這些驢子已經有一週沒進食了,老闆只在乎驢皮,甚至也不給這些驢子水喝。其中有十頭驢子已經死了。

在這座鐵皮屋頂的低矮平房後面,驢皮放在太陽底下曬乾。當天早上有兩頭驢子被剝皮了。

有一種稱為「阿膠」的傳統中藥以驢皮做為主要成分,阿膠用於治療各種血液疾病,也有越來越多人將阿膠當作一般的保健產品。過去十年來,因為中國的驢子數量減少,所以驢皮價值激增,每張皮價格可達400美金,使驢皮買賣成為前所未有的全球貿易,大部分是非法交易。

邁爾在2016年6月檢查那群驢子時,還不知道驢皮產業。當時馬匹福利組織Highveld Horse Care Unit的成員告訴邁爾驢皮產業的消息。

六個非洲國家已關閉屠宰場,試圖遏止驢皮出口,但其他國家仍維持大規模的驢皮出口,如本照片所攝。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六個非洲國家已關閉屠宰場,試圖遏止驢皮出口,但其他國家仍維持大規模的驢皮出口,如本照片所攝。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這些驢子「已經絕望地開始吃硬紙板與樹皮」,邁爾說。「許多驢子的蹄變形了,還感染皰疹病毒。好幾頭母驢因為緊迫而流產了,我們至少發現19個死胎,但很難計算數量,牠們很小,而且已經開始腐爛了。」

當獸醫宣布那些驢子太虛弱而無法救治之後,隔天牠們就接受安樂死了。由於調查人員在農場的附屬建築內發現瓦斯爐及巨大的罐子,所以目前這宗動物虐待案已經變成一項野生動物偷渡調查。邁爾原本猜測這些設備的作用是烹煮驢肉,但後來發現是加工鮑魚。鮑魚是一種海洋貝類,每年有上噸的鮑魚從南非走私到中國。

「我們之前沒想到布隆泉有鮑魚盜獵。」她說。「那種事通常發生在海岸地區。」

但由於黑市的利潤很高,使非法供應鏈成為跨國貿易,並涉及各種產品。中國對於驢皮的需求急遽升高,野生動物走私犯已經開始參與這項貿易。

中國阿膠製造商集中於最東邊的省份山東,每年消耗超過四百萬張驢皮,根據2,500年前的配方萃取出驢皮膠。阿膠在傳統上被視為一種補血劑,可治療貧血等疾病,並在1990年代重新包裝為一種消費品,提高售價與銷售量。如今以阿膠製作的產品包括面霜、利口酒、甜點。

在肯亞一間已獲許可的屠宰場裡,工人抓著尚未處理的驢皮。近年來,非洲開始輸送更多驢皮去中國。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在肯亞一間已獲許可的屠宰場裡,工人抓著尚未處理的驢皮。近年來,非洲開始輸送更多驢皮去中國。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同時,中國的驢子數量從1100萬銳減至600萬以下。因為驢子數量減少,阿膠製造商更為依賴國外進口的驢皮。

大量進口驢皮來自開發中國家,當地的驢子自古以來就很便宜,如今驢子已經成為令人覬覦的農產品。在2012年到2016年之間,尼日一頭驢子的均價從34美元攀升到145美元。自2017年2月起,肯亞的驢子價格已經升高超過兩倍了。

有些農民將驢子作為駝畜,在某些地方也將驢子作為食物來源,但驢子價格驟增,使他們無力購買驢子。同時,大量驢皮出售(例如去年尼日在僅僅九個月內就售出8萬張驢皮)也令人擔憂驢子會在當地滅絕。

為了預防驢子滅絕,自2016年起,非洲有六個國家政府已經禁止驢皮出口,另外六個國家政府也已經關閉驢子屠宰場。但這些措施大多無法遏止驢皮流通,反而使大量交易轉為地下化。

「反對驢皮交易的這些國家仍然面臨大量非法或未管制的驢皮出口貿易。」驢子庇護所(Donkey Sanctuary)的亞歷克斯.梅爾斯(Alex Mayers)說。驢子庇護所是總部位於英國的動物福利組織,今年稍早曾報導驢皮交易的問題。「驢皮的來源千奇百怪。」

野生動物走私犯的新目標

雖然驢皮會輸送到不同市場,但驢皮運輸的籌畫調配與其他走私貨品很相似,由野生動物走私犯與其他慣於規避法律的團體負責處理並運送至亞洲。

在肯亞一間已獲許可的屠宰場裡,工人準備處理一張驢皮。因為其他國家關閉屠宰場,加上驢皮需求增加,所以地下交易更為活躍。 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在肯亞一間已獲許可的屠宰場裡,工人準備處理一張驢皮。因為其他國家關閉屠宰場,加上驢皮需求增加,所以地下交易更為活躍。
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我們一直密切觀察野生動物犯罪的部分。」梅爾斯說。「謠言非常多,但我們很難證實其中的關聯。」

像在布隆泉搜檢的案例有助於找出各部分的關聯。乾鮑魚是一種象徵地位的食物,在中國每磅售價可達90美元以上,形成一種每年價值數百萬美金的南非犯罪經濟核心,而且與洗錢、毒品交易都有關聯。

警方在布隆泉那座農場沒收了不到兩打的乾鮑魚,這只是冰山一小角,因為南非非法出口的鮑魚每年超過2,000噸,大約等於50萬個鮑魚。這項發現支持「驢皮已經轉入黑市」的猜測。

2017年5月警方在約翰尼斯堡城外的一座農場發現超過800張驢皮,進一步佐證這項猜測。他們發現在一捆捆的驢皮之中,還存放了七張虎皮,而虎皮在中國是地位象徵。「這些毛皮都還血淋淋的,似乎是幾天前處理的。」防止虐待動物協會督察員葛蕾絲.德.蘭格(Grace de Lange)說。雖然南非圈養了數百頭老虎,卻沒有原生老虎,而老虎身體部位的交易在南非的管制非常薄弱。

在肯亞一間已獲許可的屠宰場裡,驢皮在太陽下曬乾,同時有一頭驢子在樹蔭下望著這些驢皮。另一方面,南非大部分的驢皮交易都轉為地下活動,野生動物走私犯購買驢皮,然後走私出口。 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在肯亞一間已獲許可的屠宰場裡,驢皮在太陽下曬乾,同時有一頭驢子在樹蔭下望著這些驢皮。另一方面,南非大部分的驢皮交易都轉為地下活動,野生動物走私犯購買驢皮,然後走私出口。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目前南非每年可合法出口7,300張以下的驢皮。肉品安全規範規定,驢子必須在已認證的馬匹屠宰場宰殺,但目前只有一間這樣的屠宰場在營業中,每天依規定可處理20頭驢子。(政府當局最近關閉其他兩間屠宰場,因為它們並未遵守規範。)

但今年約翰尼斯堡警方調查發現,光是一間稱為「Anatic Trading」的出口公司就在八個月內(2016年7月到2017年5月)出口超過1萬5,000張驢皮,超過全國每年合法的出口上限:5000張驢皮。

南非警察署牲畜盜竊小組警監奧奇.福瑞(Ockie Fourie)說:「除了動物虐待問題,我們也擔心這些驢皮可能用於藏匿其他貨品。」

其他國家已經有這項問題的紀錄:玻利維亞及哥倫比亞的警方最近逮捕了利用驢皮偷渡古柯鹼的偷渡犯,而且一般認為塔利班組織也曾在阿富汗使用驢皮隱藏地雷。

在一間已獲許可的屠宰場裡,驢皮被打包好準備出口。這些驢皮會經過熬煮,產生一種動物膠,是阿膠的主要成分之一,而阿膠是一種治療血液疾病的傳統中藥。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在一間已獲許可的屠宰場裡,驢皮被打包好準備出口。這些驢皮會經過熬煮,產生一種動物膠,是阿膠的主要成分之一,而阿膠是一種治療血液疾病的傳統中藥。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阿膠產業帶來豐厚利潤,加上利用驢皮掩蓋非法貨品運輸,都吸引了非洲的野生動物走私犯,尤其是目前多國政府縮減合法的驢子交易,使這種吸引力更大。

透過WhatsApp通訊軟體訪問一位在肯亞的匿名出口商時,他說中國買家以每張驢皮48美元的價格購買,這等於以大約13萬美元購買一箱滿載驢皮的40英尺長(12.19公尺)標準型貨櫃,不含運費。

「2015年引介我進入驢皮貿易的中國合作夥伴告訴我,驢皮非常暢銷。」那位出口商說。他是住在中國六年的剛果人。「驢皮生意非常好。」

驢子庇護所已經發現,有幾間位於奈及利亞、查德、卡麥隆的公司宣傳驢皮與瀕臨絕種的穿山甲,而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已經禁止穿山甲的國際交易。

「你需要社交與貿易網絡才能運送非法產品。」開普敦大學安全治理與犯罪學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安妮特.修伯舒勒(Annette Hübschle)說。「走私犯必須與供應鏈牽涉的人或隱瞞產品非法狀態的人建立互信關係。」

阿膠在1990年代經過重新包裝,成為一種消費品與美容產品,使驢皮銷售與需求都飛速增長。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阿膠在1990年代經過重新包裝,成為一種消費品與美容產品,使驢皮銷售與需求都飛速增長。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修伯舒勒補充:「由於我們依賴犯罪報告與有限的逮捕資料,我們很難獲得野生動物交易之間真正的集中程度。與合法市場的流通交會處往往也一樣重要。」她的意思是走私犯常常利用紙上公司與其他合法渠道運輸非法產品。

非洲幾間驢皮公司已被發現與驢子盜竊及非法屠宰有關聯。最近有人告發一間總部設在辛巴威的公司,理由是該公司在波札那購買數千張驢皮,並經由莫三比克運送至中國。最近一項調查顯示,肯亞屠宰場利用層出不窮的跨國走私,從鄰近幾個國家獲得驢子。

走私犯會注意這些報告,這代表阿膠產業內有尚未開發的獲利機會。一位南非的中國黑幫前成員說:「我認識的一位鮑魚買家去年也開始購買驢皮。」南非的中國黑幫是控制非法鮑魚交易的地下組織。「他參與過各種非法交易──從賣淫到販賣豹皮與獅掌。但驢皮基本上是合法的,驢皮交易真的是很容易賺錢的產業。」

 

本報導接受南非金山大學新聞學院管理的中非報導計畫資助。

奇蒙.德.格里夫(Kimon de Greef)是一位南非開普敦的自由記者。他經常報導非法交易,目前正在撰寫一本關於南非鮑魚盜獵的書。在推特上關注他。

 

撰文:Kimon de Greef

編譯:涂瑋瑛

延伸閱讀>>中國年輕人對動物的態度正在轉變 / 中亞神秘巨型箭頭陣 原來是動物死亡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