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古代器物的新分析也顯示人類離開非洲的時間遠比先前認知地早。

↑↑↑↑↑人類比我們以為的還要早1萬8千年抵達澳洲

我們早就知道現代人,或說智人(Homo sapiens),早在20萬年前就生活在非洲。原先認為早期人類在4萬7千年前抵達澳洲,標誌著人類遷徙旅途中較晚的停泊站之一,且需要長途航海才能抵達。

最近在《自然》(Nature)期刊上發表的一篇新發現挑戰了這項認知,將人類抵達澳洲的時間定年在6萬5千年前,使澳洲原住民社群比先前以為的還要老了1萬8千年(雖然另一處岩棚遺址尚未完成的研究可能將數字下修為1萬年,如果順利取得成果的話)。

一隊昆士蘭大學的考古學家在2012至2015年間於澳洲北部瑪傑貝貝(Madjedbebe)地區的岩棚遺址進行發掘,由此提出研究結論。此區發現的遺物包含石器與手斧,顯示對武器製作已有進階了解。該研究的作者群宣稱相似的手斧直到2萬年後才開始出現於其他文化中。

「這些斧頭保存完好,塞在岩棚的後牆裡,我們於是越挖越深,」研究作者之一,克里斯.克拉克森(Chris Clarkson)告訴澳洲的費爾法克斯傳媒(Fairfax Media)。

過去為遺物定年仰賴一種叫作放射性碳定年法(radiocarbon dating)的技術。然而這項技術準確定年的極限只能到4萬5千年前。

在取得人類6萬5千年前抵達澳洲這個結論的過程中,研究者另外使用一種稱為光螢光定年法(optically stimulated luminescence,OSL)的技術。這種技術使用在礦物晶體上,判斷晶體上一次何時曝曬在光線之下,由此告訴研究者這項遺物埋藏了多久。

考古團隊發現的遺物一開始定年為1萬年前左右。隨著他們在岩棚上越挖越深,挖出的石器測出3萬5千年、4萬年,以及6萬5千年前。

為了來到澳洲,澳洲原住民必須從周圍地區划過將近100公里遠的航程。克拉克森也告訴《雪梨晨鋒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早期澳洲人有可能趁海平面特別低的時期從巴布亞新幾內亞走到澳洲北部。

克里斯.史金格(Chris Stringer)是《人種起源》(The Origin of Our Species)一書的作者,也是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研究員,他提醒,人類抵達澳洲標示著人類演化的一個轉捩點。

在寫給國家地理的電子郵件中,史金格陳述航抵澳洲必經的旅程「清楚地展示出最早達成此事的人類擁有高度能力。」

史金格也說,將人類遷徙的時段前推,表示早期人類和其他人族與動物發生直接衝突的程度可能不如先前預想地高。較早的研究認為人類出現在澳洲與數個物種的滅絕有關。人類遷徙也可能導致尼安德塔人衰亡。

為了讓讀者想像這1萬8千年的時間延展對於了解澳洲原住民社群的歷史有多麼重要,《雪梨晨鋒報》寫道,如果原住民文化有24小時這麼老,那麼白人來到澳洲大陸只有5分鐘。

昆士蘭大學考古學團隊已經向岡傑伊米原住民合作社(The Gundjeihmi Aboriginal Corporation)取得挖掘該區域的許可。原住民米拉族人(Mirrar)保有全面監督在他們土地上進行作業的權力以及否決權。

 

撰文:Sarah Gibbens

編譯:石頤珊

延伸閱讀>>這個酋長家族在四千年前下葬於珠飾堆中,現在重獲新生 / 這些早期人類生活在30萬年前——但卻有著現代臉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