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項廣泛調查貓基因的研究發現,在貓兒閒逛進人類生活之後,即使過了好幾千年,牠們的基因依舊大致維持原樣。

一項針對古代貓咪基因的研究指出,虎斑花紋是中世紀時期才出現的。/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一項針對古代貓咪基因的研究指出,虎斑花紋是中世紀時期才出現的。/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貓咪以牠的真面目,從容不迫地考慮是否要跳上人類的膝頭。

科學家針對家貓的擴散做了一項大範圍的新研究,分析貓咪DNA的結果指出,貓在馴化之前,早已在人類身邊生活了好幾千年。在那段時間裡,牠們的基因與野貓並沒有什麼不同,除了近代的一個小變化:虎斑貓獨特的條紋與斑點花紋。

學者調查了最近9000年來、超過200隻貓的DNA,包括古代羅馬尼亞的貓遺骸、埃及的貓木乃伊,還有現代的非洲野貓(Felis silvestris lybica)標本。如今我們所熟知的家貓,源自兩大支系。這份報告於2017年6月19日發表於線上期刊《自然生態與演化》(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

埃及的貓木乃伊。/PHOTOGRAPH BY RICHARD BARNE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埃及的貓木乃伊。/PHOTOGRAPH BY RICHARD BARNE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現代家貓較早的祖先,在公元前4400年左右就從亞洲西南部擴散到歐洲。很可能在8000年前,那些貓就開始在肥沃月彎一帶的人類農業聚落附近流連,並就地適應了一種互惠的關係,擔任人類的老鼠糾察隊。

人類文明的產物:農作物與其他農業副產品,吸引來大鼠和小鼠,貓很可能就是追著老鼠族群跑,結果也跟著常常靠近人類聚落。

「人和貓的第一次接觸,很可能就是這樣的。」這項研究的共同作者、魯汶大學的克勞迪奧‧奧特尼(Claudio Ottoni)這麼說。「並不是人類抓了幾隻貓、然後放進籠子裡養的那種狀況。」他說。相反的,人類多少容許了貓兒自己馴化。

↑↑↑↑↑↑天呀我的喵!耶路撒冷的街貓與默默守護牠們的人  過多的貓口威脅到了耶路撒冷古城內所有貓兒的身心健康,讓貓兒備受疾病、忽視和飢餓威脅。然而,有一位居民把照顧耶路撒冷的街貓視為己任,盡可能給牠們最好的生活。

第二個支系,則由叱吒埃及的非洲貓領軍,牠們約從公元前1500年開始擴散到地中海和大部分的舊世界。這種埃及貓可能具有人類喜歡的行為,像是會交際而且又溫馴。

研究結果提出,史前時代的人類族群,可能就已經開始帶著他們的貓踏上海洋與陸地的貿易路線,並靠貓兒來抓老鼠。

虎斑貓全面接管

這項研究比較了歷史上各時期的貓咪DNA,也終於讓我們窺見貓咪的各種變化,甚至包括人類開始帶著貓咪全球跑之前的時期,奧特尼說。

令人驚訝的是,野貓和家貓在遺傳組成上並沒有什麼重大差異,少數幾個能區別牠們的特徵之一,是虎斑毛色的遺傳標記。

這是一幅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畫作,畫中的女性抱著一隻被描述為「豹貓」的貓兒。/ILLUSTRATION BY FRANCESCO D'UBERTINO VERDI; PHOTOGRAPH BY PETER HORREE, ALAMY
這是一幅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畫作,畫中的女性抱著一隻被描述為「豹貓」的貓兒。/ILLUSTRATION BY FRANCESCO D’UBERTINO VERDI; PHOTOGRAPH BY PETER HORREE, ALAMY

 

這項研究說明,斑點及條紋毛色標記其實出現得很晚,直到中世紀才開始出現在馴化的虎斑貓身上。虎斑毛色的基因可追溯到位於亞洲西南部的鄂圖曼帝國,後來在歐洲和非洲都變得很常見。

然而,一直要到18世紀,這個標記才普遍到可以和家貓連結在一起。到了19世紀,貓的愛好者才開始篩選具有特定特徵的貓咪,培育出花俏的品系。

完美寵物

整體來說,貓並沒有改變多少就已經成為人類的馴養伴侶,演化遺傳學家、也是文章共同作者的伊娃-瑪麗亞‧蓋格爾(Eva-Maria Geigl)博士說。家貓和野貓看起來很像,但家貓不像野貓那樣是獨來獨往的動物,家貓能容忍人類、也能容忍別的貓。

這跟第一種被馴化的動物——狗——剛好相反,蓋格爾補充說。狗被選育來進行特定的任務,而貓從來就不是這樣。這種針對特定特徵所進行的選育,就是造成如今非常多樣化的狗兒品系的原因。

「我認為本來就不需要讓貓進行那樣的選育,因為根本沒必要改變牠們,」蓋格爾說。「牠們本來就很完美了。」

就算不是每個人都同意貓是完美的,但貓兒如今已躋身世界上最受歡迎的寵物行列,光是在美國,就有多達7400萬隻貓兒在美國家庭中安身立命。

「關於牠們從何而來、走了多遠,還有牠們對人類有什麼樣的影響,我們已經有了不可思議的發現,」奧特尼說。

「我認為,繼續深入研究這個物種,一定可以解開馴化過程中更多的奧祕。」

撰文:Casey Smith

編譯:鍾慧元

延伸閱讀:活在陰影下的貓喵星人的祕密生活